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第一法师 > 新年快乐+《财迷仙窍》实体番外

新年快乐+《财迷仙窍》实体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话正揭中桃宝心里的暗伤,让她羞极恼极,待见桃掌柜气得狂咳,她又忧心之极,各种说不出的憋屈情绪一股脑儿涌上心头,她再也站不住身,捂住脸就哭着奔出门去,一心想要跳井死了干脆。

    可是要死哪有这么容易,真要跳井时,她想起娘死得早,爹含辛茹苦将她养大,平素里极疼爱她,有两个钱就省给她买花粉做衣裳,有口好吃的也要留给她,她眼下寻死倒是轻便,不过心一横眼一闭的事,可是丢下她爹孤伶伶一个,是跟她一起死了好,还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欲绝的苦熬下半辈子?

    这么一想,她就死不成了,茫茫然的淋着细雨信步走去,不知不觉就出了镇子,走到了怀玉山上。

    她原要在山上找个僻静无人的地方,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不想看见前面树与树的间隙里隐着抹白色,她心里砰然一跳,悄悄的走上前,绕过树去——

    再没想到,让她魂牵梦萦的人真的赫然眼前,而且正转过眼来,同她对望个正着!

    心里的烦恼顿时无踪,桃宝欢喜得魂都要飘了,然而她也仅仅只是欢喜了那么一瞬,就发现对方望了她一眼后又挪回了目光,眼里平静得不带任何情绪,就像清寒的潭,微澜不起。

    桃宝回过神来,苦涩泛上心头。

    是了,他们只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他可能都不记得刚从她手里买过一坛酒。

    尽管心里无比的失落痛苦,可是想到不久后她也许就已嫁作他人妇,再没有机会怀着单纯甜蜜的情思梦想他一年,桃宝还是压着难过,多看了他两眼。

    这一看,才发现他竟是坐在一座坟旁,坟上无碑,可是才培过新土,杂草也除得干干净净,坟前没有香烛祭供,但摆着一张棋盘,上面黑白两色落子分明,他就仿佛在与人对棋一般,沉吟着落子,偶尔提坛饮上一口酒,又将醇香的酒液洒落坟前。

    荒野静林,凄凉孤坟。

    这般情形其实是有些诡异的,然而不知为何,桃宝不但不怕,还从中体味出了一种浓得化都化不开的忧伤哀思,尽管,他的神情平静淡然,一如天上那悠远的云,她却忽然懂得,云是可以化成雨的,点点滴滴,连绵不尽。

    她痴痴的看着,喉头不知不觉的就哽咽住了,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

    也许是怔立太久,惊扰到了他,他又转过眼来,仿佛迷梦未醒一般,目光里带上了一点淡淡的困惑,这种似望而非望,根本没有认真把她的身影印入眼帘的神情,将桃宝心里最后一点侥幸和勇气都击溃了,她生怕再待一会她会失控做出什么颜面尽失的事情来,连忙转身离去,先是静静悄悄,等走得远了,她就飞奔起来,像是要把所有想说却说不出口的言语都远远的甩在身后一样,尽力的飞奔起来。

    夜里躺在床上,听着帘外桃掌柜那熟悉的呼噜声,桃宝的情绪终于稍稍平复了一些,不由自主的回想起白日里所见的一切,这才恍然,原来他每年四月到万安镇来,就为了上坟祭拜。

    那坟她也见过,似乎六七年前就在的,那时她尚未及笄,她爹也尚未盘下这家酒肆,这么算来,她岂不是错过了他好些年?她又好奇,那坟里葬的究竟是谁,为何无碑,又为何教他数年如一日的哀念如初,无法淡忘。

    桃宝猜测起来——

    坟里葬的,该不会是他心爱的妻妾吧?

    不对不对!他瞧上去才弱冠年纪,同她差不多大,哪有这么早就娶妻纳妾的道理。

    也许,葬的是他爹娘?

    似乎也不太对,他应该出身世族,爹娘岂能草草落葬,坟上还连块字碑都没有。

    再不然,葬的是知己。

    可是年纪也对不上的样子,六七年前,小孩子家家的,顶多有几个玩伴,不至于这么多年都长记不忘吧。

    ……

    那坟主的身份太神秘了,桃宝猜不着了,不过话说回来,她喜欢的少年也很神秘的样子,长年都是一袭如雪的白衣,瞧着明明文秀俊雅像个书生,随身却携着一把长剑,神情也清寒如剑,而且每回见他都是孤身一人,没有前呼后拥的奴仆,甚至连随从也无……

    次日,桃宝还是穿着她那身蔷薇色衫裙,早早的就守在酒肆的柜台后面,等着那少年再来买酒。尽管已经很绝望了,但她还是忍不住要抱最后一分渺茫的念想,挣扎着试探一次,看看昨日的偶遇,究竟能不能让她在少年的心里,留下一抹蔷薇色的影子。

    等了很久,少年终于从长街那头徐步行来,他神色淡然,眼里却藏着点微不可见的哀伤,像是踏着坟下那人的足迹而来。

    桃宝心想,有一点她兴许猜着了,葬在坟里那人,生前应该在万安镇里居住过吧,死后落叶归根,才会被葬在镇外的怀玉山里,而他,显然不是这里的人,她也早就悄悄的打听过了,镇里的确没有他这样的人物,他只有每年四月才来。

    “一坛石冻春。”

    少年搁了块碎银子在柜台上,像往常一样,也不要找回的零头,接了酒坛就要走,根本没有半点认出桃宝的样子,甚至都没有认真在看她。

    桃宝心里一阵紧张一阵苦,不过她还是鼓起了最后的勇气,意外的打破了惯常的沉默,喊住那少年道:“我……我还没有找你钱……”

    少年抱着酒坛转身:“不用了。”

    “抱……抱歉……”桃宝越发结巴起来,逼着自己没话找话:“昨日不知道你在山上……不小心打扰了你……”

    少年侧着脸,她看不清他的神情,但想来还是无波的平静吧,他轻轻一颔首,跟着渐行渐远,依旧留给她一道可望而不可即的挺拔背影。

    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了,只是一直不愿意面对,所以整整三年了,她才同他搭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话,让自己彻底死了心。

    桃宝怔怔的立在那里,紧咬着唇,咬到舌尖上泛起血腥味儿,才脱力一般滑坐到椅子里,将脸埋在臂弯里无声的哭泣起来。

    她身后,正抹着桌子的桃掌柜早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摇了摇头,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三日后,守在柜台后头的人换成了桃掌柜,而桃宝则在房里静静的绣着她的嫁衣。

    绵长阴郁的,让人心里跟着生苔的梅雨季节终于过去了,日头一天比一天更长。

    尽管慢慢的裁,细细的绣,桃宝的嫁衣还是在四月末的最后一天做完了,她在房里心情苦涩的试穿嫁衣时,她心里爱慕的那名少年,也正徐徐的经过酒肆,走出了万安镇。

    日月如流,寒来暑往,转眼又是三年过去。

    桃掌柜生了一场大病,再也无力照管生意,便唤了桃宝两口子去商议,在替他养老送终的前提下,将酒肆的生意接管了去。

    桃宝又重新坐回了临街的柜台,只是昔日这怀着青涩情愫的少女,如今已盘起了发髻嫁为人妇。

    这日又是霪雨霏霏,梅子黄熟时节。

    桃宝一边记着帐,一边哄逗着摇篮里咿呀学语的孩子,忽然面前遮下一道阴影,她还来不及抬头,就听见了那久违却又依然熟悉的声音——

    “一坛石冻春。”

    是他!

    桃宝的心紧缩了一下,砰砰的跳个不停。

    她不由自主的偷偷望了他一眼,发现时光竟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还是三年前那弱冠模样,穿着一袭素白的衣,携着一把湛然的剑,神色清寒,卓然而立。

    甘酸苦涩……

    往昔的岁月好像一下子就奔流回来了,桃宝措手不及的陷入了那纷至沓来的复杂情绪里,直到他已接了酒坛离去,她还怔在那里回不过神来。

    雨,滴滴嗒嗒落得更急。

    又有人从街上冒雨而来,这次却是她那外出背柴的丈夫,一进门就对着她大声说笑:“你听说没有?街头的那家酒楼里又新来了两个卖唱的,小的那个才六七岁,面黄肌瘦的还没桌椅高,真是天可怜见的,讨口饭吃不容易啊!”

    桃宝这才转回了现实里,张了张口,竟不知要回说些什么,可巧的摇篮里的孩子遭了冷落,不甘的大哭起来,她就忙忙的抱起了孩子,脸贴着脸的呢喃哄慰。

    哄着哄着,她抱着孩子踱到了外头屋檐下,依稀听见雨里传来嗓音稚嫩的清唱声——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

    *——*——*——*

    过年事情多,走亲戚拜年什么的耽搁了不少时间,更新还没写完,所以先放一章《财迷仙窍》的实体番外致歉一下,顺便给大家拜个年!~

    大家新年好^-^

    祝所有读者在新的一年里,都鸿运高照,心想事成,大吉大利,平安喜乐~

    顺便也祝自己新的一年里能恢复原有的速度,快快更新,再也不要让大家苦等^-^

    i954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