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第一法师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姬姬和乌鸦

第一百三十四章 姬姬和乌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还是夜色来到现实shìjiè以后,第一次独自出门,可是老天不赏脸,一大清早,天色就阴沉沉的,等到她出门时更是哗啦啦的下起雨来,于是她被迫穿上了王心宁让她换的碎花短裙,打着伞,踩着满地沁凉的雨水,去据说离家两条街外的那家银行。

    雨天穿短裙,只有yīdiǎn很方便,走路时不怕溅起的水花了,可是夜色到底有些不习惯,微皱着眉头。

    同样让她不习惯的,还有这座城市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尽管她对这里的大街小巷都很熟悉,但是道路两旁的建筑物,与她记忆中的截然不同,她时不时的就要把zìjǐ的思绪从末世的回忆中拉扯回来。

    等到银行办完了事,雨终于下得小了一些,夜色méiyǒu立刻回家,而是绕了远路,在附近的街道上转了一圈,探索游戏里的新地图yīyàng,熟悉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还顺便拐进了一家书店,买了两本书和这座城市的地图册。

    再往回走时,她的脚步就快了许多,等转过一条街道,眼见居住的小区就在不远处了,这时,她忽然听见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夜色遁声望了过去,看见路旁一家冰果店的门前,站着一对陌生男女,他们大概十**岁的年纪,吹口哨的是那名男生,他的衣着吊儿郎当,头发染成了鲜艳的粉红色,他身旁那名女生的头发倒是原来的黑色,不过浑身上下叮叮当当的挂着一堆手环耳环还有鼻环,不管怎么看。他们都像是她看过的那些小说里描写的不良少年和少女。

    依照常理来判断,夜色不觉得这两个人,同她。或者同从前的夜色有shímeguānxì,所以她应该继续走她的路,只当没看见他们,可是当她发现这两人的目光都直接落在她身上,脸上还现出看见熟人时那种意外惊喜的神色时,她就停下了脚步,回想起了她那姑姑夜飞玉说的那些话。

    “嘿!真的是你啊!”那粉红色头发的男生又对着她吹了一声口哨。同她说话的语气熟捻无比:“怎么这样看着我们?这才多久没见啊,不认识了?”

    “夜色”那女生更是不怕被雨淋湿,直接跑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挽住了她的胳膊。

    夜色不习惯被人近距离jiēchù的,因此这女生的双手勾过来时,她差点条件反射的想要把人一脚踹飞,好在。关键时刻她还是忍住了。因为她现在对从前的那个夜色仍是一无所知,又不好直接去问她的父母,nàme对于送上门来让她打听消息的人,她就只好忍耐一下了。

    她紧紧的抿着唇,被那女生拖着往冰果店里走。

    “我刚才说看见你的shíhòu,乌鸦还不信!要不是我坚持拖他出来喊住你,这下又要错过了。”那女生的性格似乎也是大咧咧的,丝毫méiyǒu注意到她的冷淡。只顾着滔滔不绝的说话:“你住院这段shíjiān,我们连着去医院看了你三四回。可是都被直接赶出来了,只打听到你的情况很不好,一直昏迷着醒不过来,差点没把我们给急死!后来好róngyìzhīdào你出院了,我们就想联系你,但你那手机打不通,我们又不敢直接找上你家去,只好轮流来你家附近守着碰运气,看能不能遇上你。”

    “是啊!”那被唤作乌鸦的男生接话道:“这都守了好几天了,人影都没看见一个,我猜你大概还在家里养病呢!要不刚才姬姬说看见了你,我怎么会不信呢?不过话说回来,两个月不见,你看上去hǎoxiàng有点不yīyàng了嘛!居然大半天了都不吭一声,扮乖卖巧么?”

    这也要有吭声的机会啊……

    夜色刚要张口,那绰号姬姬的女生就关切的注视着她道:“还真的哎!你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该不会撞傻了吧?还是头上的伤没好,留下shíme后遗症了?”

    “méiyǒu,我很好。”夜色在冰果店内坐了下来,不动声色的避过了姬姬那想要搭到她额头上的手,随后问道:“你刚才说去医院看我,被赶出来了?”

    她这是找不到话同这两人聊,只好把在游戏里同npc套话的技巧拿了出来,随便问了一句,指望引着他们继续往下说。

    这两人还真没辜负她的期望,尤其是正处于兴奋状态中的姬姬,立刻就接了话道:“可不是!你爸妈一看见我们就要打报警电话,我们只好灰溜溜的跑呗。其实说起来,那天的事又不是我们的错,要不是他们跟你吵了一架,你赌气不去唱k,非要去那家酒吧的话,也就不会遇到那事了。”

    夜色心念一动,顺着她的话继续探问下去,这才zhīdào了整件事的原委。

    原来那天“夜色”刚考完试,开始放假,姬姬就约了几个朋友,想替她庆祝一下,可是打电话给她时,她刚好在浴室里,是王心宁接的电话,一听电话那头乱哄哄的吵闹声,就把电话直接挂了,然后等着她从浴室里出来,把她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要她打电话跟这些狐朋狗友断绝guānxì。

    她父亲夜成鸣当时也在家,也跟着狠狠的数落了她一顿,还禁止她在放假的这两个月里出门。大概是他们话说得重了,加上“夜色”觉得这两年来被他们管得透不过气,同他们的guānxì一直不太融洽,又觉得考完试放假了还不许出门心里委屈,于是脾气犯了就跟他们吵了起来,非要出去不可,结果被夜成鸣甩了一巴掌,喝令她要是敢出门一步,今后就别再回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