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1994之足坛风云 > 第三卷 1996 第一百三十八章 暴露了

第三卷 1996 第一百三十八章 暴露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成三比四,但是这个进球仅仅只是让最后的比分更好看些而已,并没有能够改变最后的结果。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场皆大欢喜的比赛,球迷们看到了一场精彩的比赛;云嘉天宇几乎所有的球员都得到了出场的机会;温格对球员们的状态有了一定的了解;新加盟的几名球员都在球场上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市委很高兴云嘉天宇用一场胜利来为全市人民送上了新春贺礼;民族队虽然输了球,但是十万美元的出场费让他们的收获也不小,同时也没有输得太难看;至于云嘉天宇……
  
      “球票收入九十七万,附属商品收入大约十万,广告收入五十万,再加上这场比赛的独立转播费用五万,扣除一百多万的开支(其中民族队的出场费就有八十多万),差不多收入五十万上下……”
  
      拿着会计送上来的这场比赛的财务报表,裴炜眯着眼睛笑了,这还是他入主云嘉天宇以来,第一次在一场比赛中实现了盈利,虽然对于他来说这五十万不算什么,但是最少证明了一点,他对俱乐部的开发是成功的,毕竟他不能总是靠自身的资产来投入到俱乐部里面去。
  
      这是一个好的开端,也是裴炜逐渐摸索的一条如何让俱乐部具有自身造血功能地道路。
  
      在进入21世纪之后。足球俱乐部的亏损在逐渐增多,就算是欧洲五大联赛的俱乐部也基本上都在负债经营,只不过那些豪门是靠财团的注入资金,中小俱乐部除了一部分能够通过不断出售球员来获得利润之外,其他的基本上都是负债累累。
  
      就连生活水平比中国要高的欧洲俱乐部也很难通过球票、商品和转播权收入来维持俱乐部的正常运转,老百姓收入水平相对来说比较低的中国,俱乐部要如何找到生财之道也是一个很现实地问题。
  
      以一个俱乐部平均每个主场都能够有三万球迷买票观看比赛来计算——实际上这已经是很高的了,就算是在职业联赛最红火的前几年。也有很大一部分俱乐部的球票收入达不到这一点——象云嘉天宇这样,分成四十、二十和十块这三个档次的球票价格,一场比赛在球票的收入上不过七十万,十一个主场加起来也不到八百万,胸前背后再加上场地边广告牌地收入算是一千五百万,再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收入。满打满算一个俱乐部一年的收入能够达到三千万就已经是经营得相当不错的例子了。
  
      但是在96年以后,一个俱乐部一年的投入就算有五千万,也只能是算中等投入水平,甚至还远远不够。
  
      光是这个巨大的差别就足以让所有的俱乐部都只能够依靠挂靠集团的资金投入,否则是不可能生存下去的。
  
      之所以支出这么大,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球员的收入增加得太多了。
  
      职业联赛开始之前,就算是国脚级地球员,每月能够拿到二千元钱的收入就已经是相当不错地了,但是在职业联赛开始之后,98彭卫国从广州转会到重庆。他的身价是二百多万元,但是根据传闻。重庆队为了能够将这名国家队地中场发动机招至麾下,光是在他一人身上的花费就不下五百万。多余的钱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还不是进了球员和经纪人的腰包?
  
      就算是一个甲b球队坐板凳的,可想而知俱乐部在这方面的开支是多么的大,对俱乐部地经济上造成的负担是多么地沉重。
  
      增加梯队建设,让球队可供选择的余地增多,在有了竞争之后,俱乐部之间自然不会用恶意的攀比来满足球员和经纪人那无限膨胀的胃口,也能够节省下相当的一笔开支。可笑一些俱乐部还对此十分不理解,只是在足协的强硬态度之下才勉强按照规定执行。简直是短视得令人发笑。
  
      不过裴炜也清楚这并不光是俱乐部的负责人短视的问题,很简单,俱乐部并不是这些老板的私人财产,他们基本上都是为集团打工的,需要的是短时间内出成绩,而不是如何将俱乐部的财政平衡,反正没钱伸手要就是了,反正钱来得也容易。
  
      那些身为集团老板同时又在管理俱乐部的老总也并不是什么对足球很感兴趣的人,他们更感兴趣的是足球这个载体能够为他们的集团带来多大的广告效益,想想今年山东的某个企业为了获得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广告位置而抛出了上亿元广告费的天价,显然还不如花同样的钱投资在足球上获得的广告效果更多。
  
      但是在将来,当恶性循环下的联赛给这些集团带来的再不是正面影响,而是逐渐开始成为了一种无谓的投资的时候,这些集团自然会对俱乐部的兴趣锐减,在习惯了伸手要钱现在又要不到了,自身又缺乏造血功能俱乐部就只能集聚萎缩,就象泡脉经济一样的刹那间消亡。
  
      裴炜知道自己的想法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在未来,他亲身经历过这样的年代,看到过无数因为欠球员的薪水而迅速衰败下来的俱乐部。
  
      裴炜只希望自己俱乐部的成功能够带给其他俱乐部一些获得收入的路子,不至于在“断奶”之后立即就会饿死。
  
      正当裴炜在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这个电话裴炜不想接,但是又不得不接,因为电话上清楚的显示,这个电话是苏眉苏大小姐打过来的。
  
      并不是怕得罪这位大小姐,实际上,以裴炜现在的财力和人望,就算苏眉的家里势力再大,想动他也得掂量掂量——毕竟现在是个法制社会,裴炜在云嘉这一块也算是个地头蛇,黑的白的势力都不算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苏眉,裴炜好象总提不起脾气来。
  
      对这点,裴炜坚持认为是因为自己对苏眉有那么点愧疚之心——怎么说也是自己占了便宜,人家姑娘却独自给扛了下来,有什么能够帮助的地方自己怎么着也要尽全力去帮吧。
  
      想到这里,裴炜接通了电话。
  
      电话刚刚一通,苏大小姐那熟悉的声音就从话筒里面传了过来:“裴维,你这家伙,从欧洲回来了居然也不找我?什么意思啊,当我这个朋友不存在啊?”
  
      裴炜苦笑:“哪能啊,苏大小姐,我哪敢当您不存在啊……这不是忙吗,又来了两个新外援,我这几天忙着为他们找翻译呢,谁要这一块的事都是我管的啊。再说今天刚刚打完和民族队的比赛,我才来得及喘口气呢。”
  
      “嘿,看不出来啊,你这个小翻译在俱乐部里还是挺重要的嘛?”苏眉揶揄着说。
  
      “哪里哪里……”裴炜笑着说:“一般一般,天宇第三……对了,前几天我听天华集团的朋友说,你又辞职了,是吗?”
  
      “哟,你消息还满灵通的嘛,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人物啊。”苏眉也笑起来。
  
      “为什么不干了啊?”裴炜奇怪的问:“天华集团后勤部分管红利的一把手可不是想当就能当的啊,多少人眼红这个位置你不知道吗?而且在那位置待着,多的是人赶着上拍您的马屁,真是又有面子又有里子……你怎么说不干就不干了呢?”
  
      “你燕雀安知我鸿鹄之志?”苏大小姐豪气十足的说:“那位置是不错,收入又高,工作又轻松,其他人又不敢得罪我……可是太没劲了你知道吗?我地长处根本就没能完全的发挥出来。所以前天我就辞职了!反正快过年了嘛,正好休息几天,这段时间收入还不错,我这就把那五千块钱还你吧。”
  
      “这倒不着急……那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裴炜可没将这五千块钱放在心上,随口问。
  
      “这不是要过年了嘛,我一个人怪无聊的,在云嘉又没什么朋友……你好象也是一个人吧?干脆我们两个一起过这个年吧,人多也热闹些。”苏眉倒是没什么掩饰。直接就把来意说了出来。
  
      “这个啊……”裴炜犹豫了一下:“可是我已经打算和别人一起过年了啊。”
  
      电话里平静了一下,然后苏眉问:“和谁?”声音不大,但是饶是隔着电话,裴炜也感受到了苏眉传来的那股刀锋一般的杀气!
  
      “好多人啊,大概……有十来个吧。”裴炜在心里计算了一下。
  
      “哼哼哼哼。”苏眉一阵冷笑:“你的狐朋狗友还真不少啊……都是男的是吗?”
  
      “也有女的啊。”裴炜浑然不觉地说:“我算算啊……一、二、三,一共三个女的。九个男的。”
  
      “是~~吗~~”苏眉拖长了声音:“那三女的都是什么年龄段的啊?”
  
      “年龄段?”裴炜皱起了眉头:“我想想啊,达尼埃拉十八岁,罗茜尔达好象是三十岁出头吧……”
  
      “等等,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好象是外国人的名字?”苏眉愣了一下,纳闷地问。
  
      “达尼埃拉是意大利人啊,就我们那外援马特拉奇的未婚妻!罗茜尔达是三线队一个巴西小伙子的妈妈啊。”裴炜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解释说:“我不是主翻译嘛,我们俱乐部里面现在外国人也不少,春节他们没地方去,反正我是一个人。就负责和他们在一起了……给予他们家庭的温暖嘛!”
  
      苏眉的声音突然变了,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哦。你是和你们俱乐部的外援以及他们的家人一起过啊?太好了,我能参加吗?托尼、巴拉克还有马特拉奇都是很帅的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