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1994之足坛风云 > 第四卷 1997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们出线了!

第四卷 1997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们出线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何专门针对中国队的阴谋出现——西亚兄弟自己之间打了个淅沥哗啦,伊朗赢卡塔尔,卡塔尔赢科威特,科威特赢沙特,沙特赢伊朗,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打算,并没有考虑什么“兄弟情谊”。而且所有的比赛主裁判都基本上很公正,至少这么多场比赛下来并没有什么有巨大争议的判罚,就算有些判罚值得商榷,但是那都是可以允许的范围之内,算得上是一届异常公正的世界杯预选赛。
  
      这从历史上中国队被淘汰出世界杯后中国足协找的理由就可以看出来:最后给出的理由是咱们本来就是“亚洲二流”,不出线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可以想象得出当时足协的尴尬——任何外部的理由都没办法找出来,最后只能把屎盆子扣到国家队队员的头上——“亚洲二流”自然没资格到世界杯上去走一趟,不是我们工作不努力。
  
      从评价上来看,这个“亚洲二流”的帽子似乎也很正确,中国队没有输在幕后交易下,没有输在裁判的黑手下,而是输在了自己身上。
  
      一流的球员,二流的外部环境,三流的心理素质,不入流的足协——直接造成了历史上最强一届国家队的悲剧。
  
      从十强赛开始前喊出的“七胜一平出线”。到一负一平后悲观地说出“已经没戏了”,中国国家队上至足协官员,下至记者媒体,整天计算来计算去,疑神疑鬼的以为别人会算计自己,结果最后把自己给计算进去了。
  
      不过这一切都不会再发生了,国家队不需要再受到“亚洲二流”这个评价的侮辱,球迷也不需要痛苦得彻夜无眠的连夜写出《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这篇经典文章——相信所有的球迷。包括写出《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的那位作者都宁愿这篇经典不要出现。
  
      “点球!下半场第二十一分钟,中国队获得了一个点球!”黄大仙兴奋的喊着,不顾旁边演播席上沙特同行那几乎要杀人的眼神:“打进这个点球,把比分保持到终场,我们提前一轮杀入世界杯!主裁判向代亚耶亚出示了一张黄牌,在我看来黄牌这个惩罚太轻了!他是在高枫有进球机会下犯地规!给张红牌都不为过!现在让我们看看中国队主罚点球的人是谁……不是队长范将军!而是今年刚满二十岁的聂飞!他站在了罚球点上。范将军根本就没上前!聂飞是云嘉天宇的定位球第一主罚手,队内的点球也全部是由他主罚的,还没有罚失地记录!可是这毕竟是十强赛的比赛,不是联赛,年轻的聂飞能够承担得起这份压力吗?”
  
      裴炜充满着信心看着站在球前的聂飞,对这个自己一手从二队中提拔出来的中场核心,裴炜有着再强不过的信心,这名球员似乎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紧张,第一次代表云嘉天宇打比赛的时候他就没有任何紧张的情绪,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出场的时候也表现得就象在国家队打了一辈子比赛一样——他甚至比孙承海更少年老成。对这样的球员,裴炜还有什么不放心地?
  
      不过裴炜不知道的是。飞并不是不知道什么叫做紧张,而是他认为根本不需要紧张——对于聂飞来说。足球是工作,是乐趣,是消磨时间,他完全是抱着一种玩耍地心态在比赛——你什么时候看到过连玩都玩得紧张的人?如果有地话,只能说明这个人不怎么正常。
  
      让飞去主罚这个点球也是裴炜的主意,在历史上范将军就是没打进这个点球,葬送了中国队最后一丝希望,虽然现在中国队就算和历史一样打平也能直接进军世界杯。但是裴炜更希望能够更早的解决战斗。
  
      中国球迷等得太长了,就算早六天。也让他们多高兴六天。
  
      但是就算他现在在国家队说话非常管用——就连足协带队的团长万骏声也不如他说话管用——但是想说动范将军,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以前让范将军成为主罚点球的人选,前任主教练戚大帅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在“点球专家”麦超退出国家队之后,中国队就再也找不出一个稳定可靠的点球主罚手,技术好的球员本来就不多,心理素质上佳地更是比熊猫还少,93年冲击世界杯的时候郝栋就曾经罚失过:里面拔将军,范将军算是心理素质最好地一个了,不用他用谁?而且第一轮打伊朗的时候范将军也进过点球,现在无缘无故的被换掉范将军又怎么能服气呢,难道要裴炜告诉范将军:“你这场比赛肯定是要罚丢点球的……”那火上来的范将军不揍裴炜一顿才怪。
  
      所以裴炜是这样说服范将军的,他直接找到了范将军:“老范,下一场如果有点球的话,让聂飞主罚怎么样?”
  
      范将军自然不干:“为什么,以前点球就是我主罚的,凭什么换掉我?”
  
      裴炜微微一笑,范将军这个反应他早就料到了,所以他也不生气:“我认为聂飞的点球比你更厉害,怎么样,打个赌吧,你赢了点球继续让你主罚,同时在十强赛结束后我在上海摆上二十桌向你陪罪,熟了的话我也不要求什么,把点球主罚权交出来就行了……怎么样,这你不算吃亏吧?”
  
      “行,这么赌?”范将军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打赌的方式很公平,每人主罚十个点球,同时主罚,前五个点球聂飞面对国家队第一门将区初良,范将军面对第二门将江海,五个罚完之后换守门员,聂飞面对江海,范将军面对区初良,最后进球多者为胜。
  
      范将军对这个方式很满意,然后他又提出了一个问题:“那要是打平怎么样呢?难道打加时赛?”
  
      “不用,打平也算你赢。”裴炜慷慨的又让了一步。
  
      这个别开生面的打赌吸引了所有人的兴趣,全体国脚集体到齐,饶有兴趣的看着双方比赛,高枫甚至还充当了赌场上的荷官:“来来来,下注了,压聂飞赢的到左边,压范将军赢的到右边!”
  
      几乎所有人都压范将军——对范将军的心理素质他们还是有信心的,但是也并不是没有人压聂飞,压聂飞的有三个人,郝栋、孙承海、杨天,都
  
      在云嘉天宇的队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