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职高手 > 第九百三十五章 让你费心了

第九百三十五章 让你费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来吧!”唐柔微笑着,迈步走上前去。
  
      “嗯?”吕少看到过来的居然不是那个叶修,略意外,站在那未动。
  
      “我来不行吗?”唐柔说。
  
      “你也是职业选手?”吕少说。
  
      “比职业选手还要糟糕,我现在才只是以职业选手为目标。”唐柔说。
  
      刚刚不错的发挥让吕少充满了自信,于是这次在美女身前也就表现出了一些风度,没有再多说什么,让到一旁,给了一个请的手势。
  
      唐柔四下点头算是和大家招呼了一下,落座。
  
      双手抚上琴键,瞬时,琴声飞扬。
  
      快!
  
      唐柔的弹奏一样很快。但却又不像叶修那样一味求快,快得密集,快得几乎没了间断。唐柔的快,快得有节奏,快得有章法。在这样快节奏下,每个音却都走得很实,走得很稳,这就显露出了极其深厚的功底。
  
      “啊,好耳熟。”陈果听着唐柔的曲子,突然惊喜地叫道。
  
      “呃,这个就是我会的另一首曲子了。”叶修说道。
  
      贝多芬《悲怆》奏鸣曲,第三乐章。
  
      “想不到我居然听过?”陈果意外。
  
      “其实很多名曲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只是不知道名字罢了。”叶修说道。
  
      “这么说来你弹的那个不是名曲!”陈果说。
  
      “也许换个人弹你就耳熟了……”叶修说。
  
      “小唐弹得比那家伙要好吧!”陈果说。
  
      “看大家的反应,不就知道了?”叶修笑道。
  
      叶修的弹奏,带给大家的是震惊,显然没人想到弹奏可以快到如此地步;而吕少的弹奏,大家所表现出的就是欣赏了,那首小夜曲,吕少演绎的确实不错;而眼下唐柔的弹奏,众人所表现出的那就是震惊加欣赏了,这是出乎意料地觉得好。
  
      至于吕少,此时脸上的表情就更为精彩了。叶修的弹奏,他虽然也一样震惊,但却不会觉得尴尬。因为他明白那样的演奏,即使自己做到了,也不过是个笑话,哪有这样瞎弹的?但现在,唐柔的弹奏,让他心生的就是一种无力感了。音乐这种东西,能明显地品较出二者的高下时,那两方的差距恐怕就不是一般的大了。不是吕少高看自己,能让他产生这种无力感的,怎么也得是非常专业的水准了。
  
      随着最后一个尾音的结束,现场一片掌声。唐柔同样向众人致礼表示感谢后,微笑地望向吕少。
  
      “有这样的琴艺,却要去当职业选手,我为你感到悲哀。”吕少说。
  
      “那还真是让你费心了。”唐柔说道。
  
      “这样的选择,你对得起你的家人吗?”吕少说。
  
      “他的家人,也让你费心了。”酒会场子正门,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所有人扭头望去,见到来人,顿时有不少人都变了神色。很显然,能认出这人的人,很多。而在这会所内,能令绝大多数人认识的人,显然更不是简单之辈。就连吕少,在扭头望向搭他的来人时,神色也不禁一变,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人是端着酒杯进来的,显然参与的不是楼冠宁这边的酒会,此时迈步朝钢琴这边走来,沿路上的人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道。
  
      “听这琴声,我就觉得是你。”来人径直走到钢琴这边,却看都没看吕少一眼,直接和唐柔说话。
  
      “嘻嘻。”唐柔啥也没说,只是顽皮地笑了一下。
  
      “怎么跑这来了?”来人问道。
  
      “和朋友一起来的。”唐柔说。
  
      “哦?”来人跟着唐柔,来到了叶修他们这边的小圈子。
  
      “我爸。”唐柔介绍。
  
      叶修几人面面相觑。唐柔吧,他们都觉得肯定不简单,叶修也一度怀疑会不会是和自己一样也是离家出走的。但看现在人家父女相见的情景,这也太普通了吧?说是离家出走什么的打死也不能相信啊!
  
      “这三位就是你现在一起的朋友吧?”唐父看着叶修三人笑道。
  
      “是啊!叶修,陈果,包子。”唐柔逐一介绍了一下。
  
      “是包荣兴,大叔你好。”包子反应比较积极。
  
      “你们好。”唐父却是一并打了招呼,而后随意聊了几句,说得无非也就是承蒙照顾一类的寻常话。而其他来客呢,此时却在排着队一样往这边凑,显然都试图借这机会上来攀谈几句。但唐父只是和叶修他们几个说了几句家常后,举杯向所有人示意了一下,就拉着唐柔到一边说话去了。
  
      唐父具体什么身份,叶修他们依然不清楚,只是看这架式,八成搜索一下姓唐的就能从中找出来了,唐柔的身份,千金大小姐那肯定是最起码的。
  
      “深藏不露,深藏不露。”陈果感叹。
  
      “哎,那个谁,还没完呢,你别跑!”这时候,楼冠宁突然跳出来了一句,众人一看,那吕少正准备开溜呢!
  
      “你这家伙,看够了戏,现在也来劲了?”陈果说。
  
      “看得我都快忘了这是我的酒会来着!”楼冠宁说。
  
      ==================================
  
      怎么越更越晚了,我很诧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