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职高手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暗与光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暗与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暗与光
  
      方锐具备的素质是什么?
  
      这要问一百个荣耀玩家,大概一百个的回答都是猥琐,而且不带丝毫犹豫的。
  
      这样回答当然不算错,但是所谓的专家分析当然不会这么笼统,他们会从很多技术细节上扣出方锐拥有哪些素质,总之得出的结论就是:这种打法,方锐正好合适,其他人可能就都不合适了。
  
      赞同如此说法的,甚至包括前气功师全明星选手赵杨。已退役的赵杨并没有就此告别对荣耀的关注,有和他相熟的记者轻松拿到了他对方锐气功师的看法,赵杨认为即便是他,也无法打出方锐这种特别风格的气功师,这确实是因人而出的独特打法。
  
      而这种打法的成果,到底会怎样呢?
  
      目前来看,兴欣最近一段时间的强势,方锐日渐娴熟的新打法绝对是无法忽略的因素之一。在被叶修的散人君莫笑折腾得手忙脚乱后,联盟的诸位现在面对兴欣时,又多了一种他们一时间还无法吃透的,同样会让他们手足无措的刁钻打法。
  
      输,不可怕;但是输都不知道是怎么输的,这就很可怕的。这意味着根本没办法汲取经验寻求进步。
  
      而兴欣带给联盟诸位的这种感受,实在是太强烈了。陌生的散人,发散思维的包子,现在,又多了一个新打法的方锐。
  
      这支新队,真的很新,人新,角色新,打法也有新。
  
      这些全新的元素怎么解决?各队都得花时间去研究,去揣摩。可是联盟中的对手是19位,不是只有一支兴欣。说到底,没有哪支战队会特别针对某一队做太多的研究练习,依然还得按照赛程的节奏,到哪队,就重点攻略哪队。于是兴欣趁势而起,在稳定了风格后开始疯狂掠分,到了这第十四轮,他们的脚步依然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虚空擂台赛上首位出战的葛兆蓝,三下五除二就被打下去了。方锐海无量的生命却才只消耗了37。
  
      相当漂亮的开局,现场的掌声,将垂头丧气的葛兆蓝送了下去。
  
      李轩叹息着摇了摇头,目光落到了他的身旁。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但是同时又是和他拥有“谁是第一鬼剑士”之争的吴羽策。
  
      “看你的了。”李轩说道。
  
      虚空战队接下来就是吴羽策和他轮番上阵守擂了,兴欣这边尚有个人,局面落后的可不少。
  
      吴羽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起身毅然朝场上走去。
  
      现场兴欣的支持者们为主队壮声势,难免要给虚空的选手来点嘘声干扰下。不过吴羽策看起来已经有了自动屏蔽的嘘声的功能,他和步伐很稳定,在和葛兆蓝途中相遇的时候,还停下来简单交流了两句,丝毫没有受到现场气氛的感染。
  
      吴羽策很快到了场上,进了比赛席,登录了他的角色。
  
      鬼剑士,鬼刻,近些年的全明星角色中,唯二的女性角色之一。
  
      “来吧,吴女士!”于是比赛开始后,方锐立即就这一点先垃圾话了一下。
  
      吴羽策未做回应,鬼刻在地图上移动着。方锐呢?似乎也没指望着吴羽策会有所回应,一边垃圾话了一下,一边也让海无量冲了出去。
  
      对吴羽策,事实上方锐并不太陌生,他们本就是同年生。不过虽然两人一开始都在各自战队斩露头脚,但是怎么也没法和那赛季他们的另一位同年生相比。
  
      周泽楷,就是在那一赛季光芒万丈的登上了职业舞台,首赛季,就将轮回这么一支一直平庸无为的酱油队送入了季后赛。
  
      这时候的方锐和吴羽策在干嘛呢?
  
      方锐到呼啸,最初定位是林敬言唐三打的接替人,结果就在这初赛季,方锐显露出了盗贼方面的才华,结果最终定位成了盗贼选手,随后踏上了全明星之路。
  
      而吴羽策呢?初到虚空,事实上当时战队也是想给他重塑职业的,不想吴羽策却不肯服从,他坚持就要鬼剑士这一职业。可当时的虚空战队已经拥有李轩这位黄金一代的鬼剑士选手,吴羽策的行为,做视为了了极大的不智和挑衅。最初,他一度遭到冷遇,直至机缘巧合,得到了上场机会,一战打响,战队才开始重新审视对他的定位,并觉得……两个鬼剑士,似乎不是不可行,双鬼组合,至此才开始慢慢竖立。
  
      两人的起步,都没有周泽楷那样的光芒万丈,都有着各自的曲折,只是反应出来的,却是两人皆然不同的态度。
  
      方锐很随性,从在蓝雨时的气功师身份,再到被呼啸挖来往流氓上培养,结果等真成职业选手时,又发现盗贼挺适合,于是定位成了盗贼……这或许可以说方锐在不断的妥协,可是在当下的职业环境,一位未成名的选手,想得到战队重用,恐怕绝大多数都会选手这样服从和妥协。而方锐呢,他的服从和妥协也着实多了些,只在训练营到成为职业选手的途上就这么多波折,但是最后,他终于是成功了,但这家伙,成功之后,他又转型了,但以他现实的身份和地位,转型,还会被人看作是服从和妥协吗?可在方锐看来,却没觉得和当初有多大不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