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玄幻模拟器 > 第一百六十章 回归 第一章

第一百六十章 回归 第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有个好师父......”
  
  脑海中,徐山的声音缓缓响起,这一刻听上去显得有些冷漠,却也带着些叹息。
  
  “在这个世界,如你师父这般的人,已经不多了。”
  
  话音落下,刘历没有说话,只是两只手臂握紧,浑身都在颤抖。
  
  不知不觉间,他脸上已然满是泪水,顺着他的脸庞流淌而出,交织成两道泪痕。
  
  他就这么哭着,无声的发出阵阵声音。
  
  望着他这幅模样,徐山张了张口,正想训斥,只是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无声的哭了片刻,刘历随后转过身,望见了一样东西。
  
  在床头之前,此刻一枚黑色玉石在那里摆着,就躺在陈恒此前所躺着的位置。
  
  在此刻,这枚玉石之上散发出淡淡的黑色光辉,吸引了刘历的注视。
  
  而这枚玉石也不是别的,正是此前刘历交给陈恒的那块。
  
  望着这块玉石,刘历咬了咬嘴唇,随后伸出手,拿起了那块玉石。
  
  当他将那块玉石拿起之时,一股讯息也随之流入了他的脑海。
  
  那是吞天经的经意,也是刘历十分熟悉的东西,此刻再次过了一遍,无声中加深了记忆。
  
  而随后,一阵熟悉的声音开始响起。
  
  “吾徒亲启。”
  
  在刘历的脑海中,陈恒的声音再次响起,那股声音格外的熟悉,亲切。
  
  在身前,一道影像自动流转,在身前浮现。
  
  陈恒的模样再次出现,就这么出现在刘历身前,仍然是那么年轻,风华正茂,显得格外不凡。
  
  一眼望上去,就好像他还活着,仍然还存在一般。
  
  只是不论是刘历还是徐山都清楚,此刻出现在身前的陈恒,并非是他的本体,仅仅只是他此前所留的一道影响罢了。
  
  只是在此刻,他就站在那里,眉宇之间带着独特风采,望之格外不凡。
  
  “吞天经,这份经文的确不错,其创立之人,必为盖世之人,为师不能及。”
  
  “只是此法之弊端也过于明显。”
  
  在身前,陈恒脸色平静,按照此前所铭刻好的场景,仅仅开口:“依此法而行,夺人精血本源,为增强自身不惜对血亲举起屠刀,此等举动,实为魔道。”
  
  “我本不欲将此留下,而准备将其封藏,不然他人所知。”
  
  他低下头,视线似乎能够穿过层层隔绝,正在望着身前的刘历:“我不欲你获取此等法门,是我不欲你走上此等道路,沦入魔道。”
  
  “只是,若以我一己之念,做出此等判断,到底也有所不妥。”
  
  “你的未来,当由你自己决定。”
  
  “这篇法门,为师最终留下,至于未来究竟如何,由你自己而决。”
  
  他望着刘历,眸光温和,轻声开口,仿佛当年那个人还在:“你的未来,当由你自己决定。”
  
  “除了你自己外,任何人代替,包括为师也是一样。”
  
  “为师也相信你,不会沦落至那种地步。”
  
  原地,望着刘历,陈恒继续开口,说了许多许多,最后却是一笑。
  
  “果然,聚散有期,终有一别。”
  
  “到了如今,为师也该离开。”
  
  “只可惜.......”
  
  他发出一声叹息:“到最后,我还是,没办法看见你们未来的模样了。”
  
  轻声的叹息发出,他的脸上露出些复杂,看上去对此颇为遗憾。
  
  阵阵话音落下,身前,陈恒的身影缓缓虚化,最后渐渐消散,至此消失不见。
  
  原地,刘历早已泣不成声。
  
  “师父.....”
  
  他低声啜泣着,愣愣望着身前陈恒最后留下的影像消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身为穿越者,经历十几年冷寒苦暖,他本以为,自己的意志已然十分坚强,再也不会因为什么东西而哭泣了。
  
  只是今日,他终究还是如此了.......
  
  在他身上,黑色的吊坠一闪一闪,正在散发微光。
  
  在其内,望着方才的场景略过,徐山的脸色有些复杂,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终,他只能深深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别哭了。”
  
  他的脸色逐渐恢复平静,淡淡开口说道:“你的师父离开没有多久.....”
  
  “你现在出去的话,或许还能帮你师父收尸。”
  
  “不然的话,等过一阵,你师父的尸体,恐怕就要被外面的野狼啃掉了。”
  
  “什么?”
  
  听着这话,刘历愣了愣,随后很快反应过来。
  
  没有丝毫犹豫,他直接起身,顺着徐山所指出的方向,向外快速跑着。
  
  在此刻,与此前相比,他的速度快了许多。
  
  这是正式筑基所带来的变化。
  
  在此前,陈恒为他们所进行的洗礼,不仅帮他将修行的阻碍彻底打穿,还连带着为他筑下了修行之基,让他正式成为了一位修士。
  
  与此前相比,他此刻的实力自然也要更加强大,速度快上了许多。
  
  顺着徐山的指引,刘历快速在路上行走着。
  
  他的速度很快很快,很快顺着徐山的指引,找到了自己是要找的目标。
  
  只是当他找到陈恒的陨落之地时,那里已经没有陈恒的身影了。
  
  原地仅仅只有陈恒的几件衣物残留,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怎么会?”
  
  望着地上熟悉的几件衣物,刘历再次愣住。
  
  “看来,他应该是将自己的尸体化道了。”
  
  脑海中,徐山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个地方有化道的痕迹,日后或许会成为一片小型的灵地,给这片地方带来新的灵机也不一定。”
  
  一位真君化道,所带来的变化还是十分明显的。
  
  在徐山的感应中,这片地方的灵机明显浓郁了许多,相对于过去而言有了一定程度上的增强。
  
  尽管相比起其他地方来说,仍然十分薄弱,但在荒域之中,已经算是极为不错的了。
  
  听着徐山的话,刘历回过神,只能默默点头,随后低下头,小心将陈恒所遗留下来的衣物收起,抱了回去。
  
  没过多久,他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在房间内,经过了这段时间,刘依此刻已经醒过来了。
  
  她望着自己的哥哥,这时候像是刚睡醒一般,还显得有些迷糊:“哥哥.....刚刚,我好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
  
  她的眼睛有些红润,看上去似乎有些伤心与难过:“在梦里,师父他死了......”
  
  “然后我刚刚醒过来,师父就不见了....”
  
  “哥哥,师父他......”
  
  “没事。”
  
  望着柳依,刘历沉默了片刻,随后才开口:“师父他.....没出什么事。”
  
  “他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要很久之后才会回来.....”
  
  “真的么?”
  
  小女孩刘依有些半信半疑:“那他为什么.....不跟依依说?”
  
  “是依依做错了什么事,惹师傅不高兴了么?”
  
  她眼睛红红的,显得有些难过。
  
  “没有。”
  
  刘历强自笑了笑,低下身,耐心安慰。
  
  连骗带哄过了好一会,刘依才有些疲倦的继续睡下了。
  
  而刘历则转过身,走到一旁,找了个隐秘之所。
  
  他没有找到陈恒的尸体,只能给陈恒立下一个衣冠冢。
  
  只是,他却不敢立墓碑。
  
  在荒域这种地方,若是立下墓碑,那是极其危险的事。
  
  有许多人为了赚取一点灵石,获取那些死人的陪葬,而大肆的挖掘坟墓。
  
  刘历若是给陈恒立下墓碑,只是白白给那些人目标,让陈恒死后蒙尘。
  
  “师父......”
  
  将一切做完,刘历跪在地上,深深磕头:“您放心。”
  
  “你的意思,我都明白。”
  
  “往后,我会秉承你过往的教导,绝不会沦为你所厌恶的魔道。”
  
  “未来,我必会继承你的衣钵,将羽经发扬光大。”
  
  “还有当初将你打伤,令你陨落的家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