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二十二章 殿前激辩

第二十二章 殿前激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顺德公主其愿有三,一愿此妖口吐人言,二愿此妖化尾为腿,三愿其心永无叛逆。
   
    而今,顺德公主的第一个愿望,实现了。
   
    是纪云禾帮她实现的。虽然在这个比赛的开始,纪云禾是决定要这样做,并且有十成信心,她可以在林昊青之前让鲛人开口说话。
   
    但……
   
    却不是以如今的方式。
   
    纪云禾走进厉风堂,在青羽鸾鸟作乱之后,厉风堂塌了一半,尚未来得及修缮,天光自破败的一边照了进来,却正好停在主座前一尺处。
   
    林沧澜坐在阴影之中,因为有了日光的对比,他的眼神显得更加阴鸷,脸上遍布的皱纹也似山间沟壑一般深。
   
    卿舒站在他的身后,比他的影子还要隐蔽。林昊青立于大殿右侧,他倒是站在了日光里,恍然一瞥,他长身玉立,面容沉静,仿佛还是纪云禾当年初识的那个温柔大哥哥。
   
    其他驭妖师分散在两旁站着。
   
    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纪云禾一步一步走向主座,终于,在林沧澜面前三尺,她停住了脚步:“谷主万福。”她跪地行礼,似一切都与往常一样。
   
    林沧澜笑了笑,脸上的褶子又挤压得更多了一些:“起来吧。你现在可是驭妖谷的功臣。”
   
    “谢谷主。”纪云禾起身,依旧站在主殿正中。
   
    林沧澜继续说着:“青羽鸾鸟大乱驭妖谷,带走雪三月,至谷中多名驭妖师死亡受伤,或失踪……咳咳”他咳了两声,似无比痛心,“……朝廷震怒,已遣大国师天下追捕雪三月与青羽鸾鸟。”
   
    纪云禾闻言,面上无任何表情,但心里却为雪三月松了一口气。
   
    还在通缉,就代表没有抓住。
   
    好歹,这短暂时间里,雪三月是自由的,也是安全的。
   
    这一场混乱,哪怕能换一人自由,也还算有点价值。
   
    “朝廷本欲降罪我驭妖谷,不过,好在你……”林沧澜指了指纪云禾,“你达成了顺德公主的第一个愿望,顺德公主甚为开心,于今上求情,今上开恩,未责怪我等。云禾,你立了大功。”
   
    驭妖谷无能,放跑青羽鸾鸟是国事,顺德公主要鲛人说话是私事,今上因私事而改国事……纪云禾心头冷笑,只道这小皇帝真是无能得被人握在手里拿捏。
   
    这个皇帝的同胞姐姐,权势已然遮天。
   
    虽然心里想着这些,但纪云禾面上一分也未走漏,只垂头道:“云禾侥幸。”
   
    “谷主。”旁边一驭妖师走出,对着林沧澜行了个礼,道,“护法令那顽固鲛人口吐人言,实乃驭妖谷之幸,但属下有几点疑惑不明,还想请护法解答。”
   
    纪云禾微微侧头,瞥了一眼那驭妖师,心下明了——这是林昊青的人,是林昊青在向她发难呢。
   
    纪云禾回过头来,继续垂头观心,不做任何表态。
   
    林昊青的发难,林沧澜岂会不知。林沧澜不允,便没有人可以为难她。而林沧澜允了,便是林沧澜在向她发难。
   
    在这个大殿之中,她要应付的不是别人,她要应付的只有林沧澜而已。
   
    林沧澜盯了那驭妖师片刻,咳嗽了两声:“问吧。”
   
    纪云禾微微吸了一口气,这个老狐狸,果然就是见不得人安生。
   
    “是。属下想知,我等与青羽鸾鸟大战之时,未见护法踪影,护法能力高强,却未与我等共扛强敌,请问护法此时在何处行何事?这是第一点疑惑。
   
    “其次,这鲛人冥顽不灵,诸位皆有所知。护法与鲛人一同消失,到底是去了何地,经历何事?为何最后又会出现在厉风堂后院?此为第二点疑惑。第三,护法与鲛人出现之后,护法昏迷之际,鲛人拼死守护护法……”
   
    拼死守护……
   
    长意这条傻鱼,有这么拼吗……
   
    纪云禾心绪微动,但却只得忍住所有情绪,不敢有丝毫表露。继续听那驭妖师道:
   
    “被擒之后,鲛人也道出一句言语,此言便只关心护法安危,属下想知,护法与这鲛人,而今到底是什么关系?”
   
    驭妖师停了下来,纪云禾转头,望向驭妖师:“问完了?”
   
    纪云禾眸光冰冷,看得发问之人微微一个胆战。
   
    他强作镇定道:“还请护法解答。”
   
    “这些疑惑,不过是在质疑我,这段时间到底干什么去了。没什么不可说的。”
   
    纪云禾环视众人一眼,“与青羽鸾鸟一战,我未参与,是因为猫妖离殊破开十方阵之后,我观地面裂缝,直向鲛人囚牢而去。忧心鲛人逃脱,便前去一观。与青羽鸾鸟战对我驭妖谷来说极为重要,保证鲛人不逃走,难道不重要吗?诸位皆舍身与青羽鸾鸟一斗,是为护驭妖谷声誉,保住鲛人,亦是我驭妖谷的任务。”
   
    “而今看来,要留下青羽鸾鸟,即便多我一个,也不太可能,但留下鲛人,只我一个,便可以了。”
   
    纪云禾说话,沉稳有力,不徐不疾,道完这一通,驭妖师们左右相顾,却也没有人站出来反驳她。
   
    “我寻到鲛人之时,鲛人牢笼陷落,嵌于裂缝山石之间,我正思索该如何处置他时,十方阵再次启动。诸位应当尚有印象。”
   
    众人纷纷点头。
   
    “我与鲛人消失,便是被再次启动的十方阵,拉了进去。”
   
    殿中一时哗然。
   
    发难的驭妖师大声质疑:“十方阵已被破,谷主用阵法残余之力对付青羽鸾鸟,你如何会被十方阵拉进去?”
   
    “我何必骗你。十方阵阵眼有十个,一个或许便是鲛人那牢笼地底之下,另一个便在厉风堂后院池塘之中。是以我和鲛人才会忽然从池塘出现。你若不信,那你倒说说,我要怎么带着这么一个浑身闪光的鲛人,避过众人耳目,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厉风堂后院,我又为何要这样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