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五十四章 赌约

第五十四章 赌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凌是假的刑罚对纪云禾来说,并不算可怕。
   
    再如何,他也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公子,并未真正上得战场,加之姬成羽的唠叨劝解,纪云禾并未吃多少苦头。
   
    但自打那天起,顺德公主变成如她所说,只要是她在,纪云禾所承受的刑罚,便生不如死。
   
    而纪云禾一直在忍耐,她静静等待,等待着一个可以一举杀掉顺德公主的机会。
   
    但是大国师总是在顺德公主来的时候,静静的在旁边观望着。他似乎已经洞察了纪云禾的心思。没有点破,也没有告诫,在绝对的力量差距之前,他对纪云禾并不在意。他只是一如始终的好奇着纪云禾身体的变化。
   
    纪云禾的身体,却再没什么变化。
   
    三月后,顺德公主再来囚牢,携带着比之前更加汹涌的滔天怒火。
   
    未听姬成羽阻止,也没有等到大国师来,径直拉开了牢房的门:“你们这些背叛者……”她怒红着眼,咬牙切齿的瞪着纪云禾,拿了仿制的赤尾鞭,以一双赤足,便踏进了牢中,“通通都该死!”她说着,狠狠一鞭子劈头盖脸的对着纪云禾打下。
   
    而纪云禾自打她走进视野的那一刻便一直运着气。
   
    她知道,她等待多时的时机,已经来了。
   
    待得鞭子抽下的一瞬,纪云禾手中黑气暴涨,裹住鞭子,就势一拉,一把将握住鞭子另一头的顺德公主抓了过来。
   
    顺德公主猝不及防间便被纪云禾掐住了脖子,她怔愕的瞪大眼,纪云禾当即目光一凛,五指用力,便要将顺德公主掐死,而在此时,顺德公主的身体猛地被一股更大的力量吸走。
   
    纪云禾的五指只在她脖子上留下了深深的几道血痕。
   
    转瞬便被另一股力量击退,力道击打在她身上,却没有退去,犹如蛛网一般,覆在她身上,将她粘在墙上,令她动弹不得。
   
    而另一边被解救的顺德公主登时一摸自己的脖子,看到满手血迹,她顿时大惊失色,立即奔到了牢笼之外,利用刑具处的一把大剑,借着犹如镜面一般的精钢剑身,照着自己的伤口。她仔细探看,反反复复,又在自己脸颊上看来看去,在确定并未损伤容颜之后,顺德公主眸光如冰,将精钢大剑拔出刑具架来。
   
    她阴沉着脸,混着血迹,宛如地狱来的夜叉,要将纪云禾碎尸万段。
   
    然而在她没有第二次踏进牢中之前,牢门却猛地关上。
   
    “好了。”大国师这才姗姗来迟,看了顺德公主一眼,“汝菱,不可杀她。”
   
    “师父。并非我想杀她。”顺德公主勾着金丝花的指甲紧紧的扣在剑柄上,五指关节用力得泛白,她近乎咬牙切齿的说,“这贱奴,想杀我。”
   
    “我说,不能杀。”
   
    大国师轻飘飘的五个字落地,顺德公主呼吸陡然重了一瞬,似乎是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随即她将手中大剑狠狠一扔,剑掷与地,砸出铿锵之声。
   
    “好,我不杀她可以,但师父,北方反叛者坐拥驭妖台,日渐做大,我想让您出手干预。”
   
    纪云禾闻言,虽被制衡在墙上,却是一声轻笑,“原来公主这般气急败坏,是没有压下北方起义,想拿我出气呢。结果出气不成,便开始找长辈,哭鼻子要糖吃吗?”
   
    “纪云禾!”顺德公主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呵斥出她的名字,“你休要猖狂!待得本宫拿下驭妖台,本宫便要让天下人亲眼看见,本宫是如何一寸一寸揭了你的皮!”
   
    “两月已过。”纪云禾逗弄顺德公主一般,又笑道,“公主这是要与我再赌两年后,再看结果了?或者,我换个点数。”纪云禾收敛了脸上笑意,“我赌你,平不了这乱,杀不尽这天下逆鳞者。”
   
    “好!”顺德公主恨道,“本宫便与你来赌,就赌你的筋骨血肉,你要是输了,本宫,便一日剁你一寸肉,将你削为人彘!”
   
    “既然是赌注,公主便要拿出同等筹码,你若输了,亦是如此。”
   
    “等着瞧。”
   
    “当然等着瞧,不然,我该如何?”
   
    面对带着几分自嘲嬉笑的纪云禾,顺德公主不再理她,再次望向大国师,却见大国师打量着牢中的纪云禾,他挥了挥手,一直被力量摁在墙上的纪云禾终于掉了下来。
   
    “师父。”顺德公主唤回大国师的注意,道,“事至如今,你为何迟迟不愿出手?”
   
    “宵小之辈,不足为惧,青羽鸾鸟才是大敌,找到她除掉,我方可北上。”
   
    但闻此言,顺德公主终于沉默下来,她又看了牢中纪云禾一眼,这才不忿离去。待顺德公主走后,纪云禾往牢边一坐,看着没有离开的大国师,道:“传说中的青羽鸾鸟便如此厉害,值得令大国师这般忌惮?”
   
    “对,她值得。”
   
    简短的回答,让纪云禾眉梢一挑:“你们这百年前走过来的驭妖师和妖怪,还曾有过故事?”
   
    “不是什么好故事。”大国师转头看向纪云禾,“被囚牢中,还敢对汝菱动手,你当真以为,你这新奇之物的身份,是免死金牌?”
   
    纪云禾一笑:“至少目前是。”她打量着大国师,“若我真杀了这公主,我的免死金牌就无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