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六十八章 雪原往事

第六十八章 雪原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纪云禾让两人在小茶桌边上坐下了。
   
    青羽鸾鸟好奇的打量着她桌上的蜡烛,洛锦桑的言语则如同倾盆大雨倒进了满缸里,溢得到处都是。
   
    她拉着纪云禾的手如老母亲般心疼了一番,好不容易被纪云禾安慰下去了,她又开始倒起了苦水,拽着纪云禾哭诉,自己这一路走来要见纪云禾一面有多不容易。
   
    “自打知道你被关在这里我就想来见你……”洛锦桑抽抽噎噎的哭了两句,又转头往那屏风处瞅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凑到纪云禾耳边道:
   
    “我花了好多钱去买通人,还硬着头皮闯过,但都没有成功。后来空明大秃驴又和我说,让我不要费尽心机去找你,他说你快死了。我气得不行,将他打了一通,又跑去求她……”洛锦桑没好气的指着还在打量蜡烛的青姬,“她也没用得很!还什么青羽鸾鸟呢!哼!一点不顶用!”
   
    青姬好笑的扭头看她:“你这小丫头,还敢埋汰起我来了。”她眉宇间与雪三月有些相似,恍惚间,让纪云禾以为,是她们三人在这湖心小院阴差阳错的重逢了,但再看仔细一些,她眼眸之间的媚态却是雪三月不曾有的。
   
    青姬盯着洛锦桑道:“我前几日不是也帮你求了吗,人家鲛人心肝宝贝的看着,不答应别人来见,我有什么办法。”
   
    纪云禾抽了抽嘴角,默默嘀咕:“心肝宝贝……”而纪云禾的嘀咕掩盖在了洛锦桑的怒斥之中。
   
    “你打他呀!你这身妖力,都干什么吃了!”洛锦桑怒道,“你看这哪有心肝宝贝的看着,要是心肝宝贝,能瘦成这样吗!”洛锦桑拉着纪云禾的手臂晃了晃,“你看看这手!啊?再看看这脸!啊?还有这头发!谁家心肝宝贝能养成这样?”
   
    纪云禾笑了笑,将洛锦桑拉住:“我一个阶下囚,在你们嘴里,倒成了座上宾了。”
   
    洛锦桑看着纪云禾,嘴角动了动,默了半天,才盯着纪云禾问:“云禾,我从来不相信你会是个坏人。”
   
    纪云禾从来不为自己六年前做过的事感到后悔或者委屈,这是她想做的事,所以她愿意承担这个后果。她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是看得极开的。及至此时此刻,听洛锦桑说出此言,纪云禾倏尔心头一动。
   
    但她扫了一眼屏风,又垂下眼眸,到最后,也只是望着洛锦桑露出一个微笑,并不对她的话做任何回应:“光聊我有什么劲儿,我这六年一眼看穿,你呢,这六年,你都在做什么?吃了多少苦,又学会了多少本事?”
   
    “我……”洛锦桑瞥了一眼屏风之外,“这是一段说来话长的事……”
   
    适时,屋中的侍女将房间清扫干净了,尽数退了出去,屏风外的人倏尔也开了口:“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该走了。”
   
    长意下了逐客令。
   
    “哎,等等,青姬你来都来了,快给我家云禾看看。”洛锦桑道,“你虽然不是大夫,但好歹活了这么多年,万一有法子呢。”
   
    此言一出,长意果然沉默。
   
    青姬撇撇嘴:“那就看看呗。”她握住纪云禾的手腕,随即眉梢一挑。
   
    洛锦桑紧张的看着青姬:“怎么样?”
   
    “你的空明和尚说她还能活多久?”
   
    “月余。”
   
    青姬故作严肃的点点头:“依我看啊,就一个法子能救。”
   
    三双眼睛齐刷刷的落在青姬身上,青姬站起了身来,左右看看,目光落在洛锦桑身上,随即电光火石间,青姬从洛锦桑腰间将她的匕首拔出直指纪云禾的咽喉。
   
    洛锦桑连声惊呼:“哎!作甚!?”
   
    长意也立即行至纪云禾身侧。
   
    “她这身体,死了最是解脱。”
   
    洛锦桑气得大叫:“我让你来治人,你怎么回事!”
   
    “出去。”长意也叱道。
   
    唯有纪云禾事不关己的坐在椅子上,笑弯了眼,连连点头:“正合我意正合我意。”
   
    洛锦桑更气:“云禾你说什么呢!好歹还有一个月啊!”
   
    长意又恶狠狠瞪向洛锦桑:“都出去!”
   
    一声呵斥,俩个人都被撵了出去。
   
    纪云禾在椅子上独自乐呵,将脸都笑得有些泛红:“洛锦桑这丫头,哪儿有她哪儿就有欢乐。也不知道是怎么和青羽鸾鸟都成了朋友……”
   
    长意撵走了两人,脸色又臭又硬,转头看见笑眯眯的纪云禾,那脸色方微微缓了些许。
   
    纪云禾望向长意,“长意,你以后,就允许她们来看我好不好?”
   
    听闻纪云禾提请求,长意眼瞳神色又稍冷了下来,他默了片刻,随即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纪云禾以为他没同意,他向来是对她的要求视若无睹的。纪云禾习惯了,便也没有放在心上,本来,她也就是随口提一嘴而已。
   
    但纪云禾没想到,快到第二天早上,朝阳未生,外面寒露尚存,楼下便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脚步轻快,踢踢踏踏,将人心神都唤精神了起来。
   
    那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但却没有人走进来。没片刻,那门又自己小心翼翼的关了上去。
   
    一个人的脚步轻轻的踩在地上,但是还是在阁楼的地板上踩出了吱吱吱的声音。
   
    适时,长意刚走不久,说是去外面处理事务了。纪云禾倚在床上正准备睡觉,忽觉身边光影一暗,隐身的洛锦桑慢慢显出了身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