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七十章 鲛珠

第七十章 鲛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接下来的几天,洛锦桑总是在朝阳初升的时候偷摸来湖心小院探望纪云禾。
   
    洛锦桑一开始以为是她的本事大,隔了几天,她意识到,每次她过来的时候,长意都刻意避开,留出空间让她们叙旧。洛锦桑方才承认,是长意默许了她的这种行为。
   
    洛锦桑有些搞不懂,她问纪云禾:“云禾,你说这个鲛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他到底是希望你好呢,还是不希望你好呢?”
   
    纪云禾靠在床头,笑眯眯的看她:“你觉得呢?”
   
    “这个鲛人,没救出你之前啊,我每次提到你,他都黑着一张脸,可凶了,说着跟什么血海深仇一样。弄得我一度以为,他救出你就是为了亲手杀了你。但这现在看来,完全不是一回事嘛!”洛锦桑摸着下巴道,“我觉得啊,这前段时间,还是虐你虐得有模有样的,但自打你寻死之后啊,好像事情就不简单了。”
   
    纪云禾还是笑着看她,“怎么就不简单了?”
   
    “他这哪里像是关着一个犯人呀?简直就是金屋藏娇!特别是你身体不好,这关着你明明就是护着你,要是空明大秃驴愿意这样待我,那我心底肯定是欣喜的。”
   
    纪云禾闻言,摇摇头。
   
    心道,长意这还与她有仇呢,便是如此了。若她告诉了长意真相,坦诚的,用自己内心真实的状态去对待长意,那等她哪天死了,依着这鲛人的性子,这外面的仗还打不打了?
   
    那些流离失所的人,投奔而来的驭妖师与妖怪们,谁又对他们负责呢?
   
    他已经是北境的尊主了。不是她这个将死之人可以独占的鲛人。
   
    ……
   
    此后两天,洛锦桑得知长意默许了她。便得寸进尺的将青姬也拉了过来。
   
    纪云禾看着青羽鸾鸟与洛锦桑闲聊,恍惚间会觉得,自己其实只是这世上最平凡的一个女子,嫁过了人,在闺房之中,每日与闺中姐妹闲聊唠嗑。
   
    只是她们的话题,逃不开外面的乱世,还是时不时提醒着纪云禾,她的身份。
   
    但纪云禾是真的喜欢青姬,她的随性与洒脱,是源于内心与外在的强大力量,只有在拥有主导自己生命的权力时,才会有这般的自信。
   
    她被所爱之人用十方阵封印百年,等出阵之时,却得知爱人已死。她没有恨,也没有怨,坦然接受,接受自己爱过,也接受自己的求不得。
   
    洛锦桑每每提到宁若初,为青姬抱不平时,青姬却摆摆手,只道自己看错人,受过伤,过了也就过了。
   
    纪云禾很佩服青姬。
   
    有了洛锦桑与青姬,纪云禾的日子过得比之前舒坦了不少,但日子越过,她身体便是越懒,过了两日,是连床都不想下了。
   
    有时候听洛锦桑与青姬聊着聊着,她的神识便开始恍惚起来。纪云禾甚至觉得,就算长意现在放她自由,让她走,她怕是也走不了多远了。
   
    时日将近的感受越发明显,她每日睡觉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每次她一觉醒来,长意多半会守在她的床边,不忙碌不看书,只是看着她。
   
    直到纪云禾睁开眼,长意才挪开目光。
   
    纪云禾打趣长意:“你是不是怕我哪天,就不睁眼了?”
   
    长意唇角几乎不受控制的一动。将旁边的药碗端起来,递给纪云禾:“喝药。”
   
    纪云禾闻着这一日苦过一日的药,皱起了眉头:“日日喝夜夜喝,也没见有什么好转,长意,你要是对我还有点善意,便该帮我准备棺材了。”
   
    长意端着药,目光盯着纪云禾,直到将纪云禾也看得受不了了。
   
    她叹了声气:“大尾巴鱼,你脾气真是倔。”她将碗接过来,仰头喝了,却没有直接递给他,而是在手中转了转,看了看碗底的残渣:“你说,要是有一天,你这药把我喝死了,可不就正好成全我了?”
   
    纪云禾本是笑着打趣一句,却不想她一抬头,看见的却是长意未来及收敛的神情——呆怔,失神。宛如被突然扼住心尖血脉一样,被纪云禾“打”得心尖颤痛。
   
    纪云禾不曾想却会在如今的长意脸上看到这副神情。
   
    “我……说笑的。”纪云禾拉扯了一下唇角,“你让我活着,我才最是难过,你不会那么容易让我死的。”
   
    长意从纪云禾手中将碗拖了过去。
   
    他一眼不发的站起身来,转过身,银色的长发拂过纪云禾的指尖,那背影一时间没有挺直,失了平日里的坚毅。
   
    纪云禾有些不忍看,她低头,连忙转了话题:“今日我听锦桑丫头说,朝廷那边,好像把林昊青召入京城了。”她问,“朝廷与北境的争执这么多年了,期间虽然与四方驭妖地有所合作,但还是第一次将林昊青召入京中,他们可是要谋划什么?”
   
    通常,长意只会回答她,与你无关。
   
    但今日,长意似乎也想转开话题,他转身走出屏风前,道:“想谋划什么都无所谓。朝廷与国师府,人心尽失,林昊青也帮不了他们。”
   
    要走到屏风后时,长意终于才转过头,与纪云禾的目光对视。
   
    纪云禾冲他微笑:“你先忙吧,我再睡会儿。”
   
    言罢,纪云禾躺下了,盖上被子,阻断了长意的目光。
   
    她在被窝里闭上眼,心里只有庆幸。
   
    还好还好,还好她与长意,尚未有长情。
   
    谁知道她此时有多想与君终老,只是她却没有时间,与君朝与暮了……
   
    纪云禾闭眼睡着了,她感觉到自己似乎又开始做梦了。
   
    窗户微微歇开着,外面的风吹了进来,晃动她床边的帘子,她在梦里也感受到了这丝寒意,但她却没从梦中走出,那白衣女子像是被这寒风拉扯着,终于到了她的身边。
   
    白衣女子伸出手来,纪云禾不明所以,却也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
   
    纪云禾清晰的知道自己是在梦中,也清晰的知道自己这般做似乎有点危险,但她还是如此做了。
   
    她眼看着那女子将她的手掌握住。
   
    “你的时间不多了,我把眼睛借给你。”
   
    她的声音从未如此清楚的出现在纪云禾脑海之中。
   
    白衣女子的手贴着纪云禾的手掌一转,与纪云禾十指紧扣。
   
    “嘭”的一声,好似心跳之声撞出了胸膛,荡出几里之外,纪云禾陡觉浑身一颤,双眼倏尔猛地睁开。面前的白衣女子倏尔消失,一片白光自纪云禾眼前闪现,宛如直视了太阳,短时间内,她什么也看不见。
   
    待得白光稍弱,即将退去之时,纪云禾远远看见白光深处,倏尔出现了一个少年与一个女子,那少年,纪云禾只看到一个剪影,她不认识,但女子她却是识得的——那不就是……纪云禾在梦中见到的这个女子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