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七十一章 是你

第七十一章 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不要!”纪云禾一声怒斥,一把挥开长意的手,欲将腹中鲛珠吐出来。
   
    但下一瞬间,她便被长意捂住嘴,径直摁倒。
   
    动作再次被禁住,长意冰蓝色的眼瞳看似冰凉,但暗藏汹涌:“我没给你选择的权利。”
   
    “你不给她选择的权利,也不给我选择的权利?还不给北境这么多投靠而来的人选择的权利?”空明和尚气得指着长意的后背痛骂,“为了一个女人,耽误耽误时间便也罢了!鲛珠也给出去?到时候大国师若出其不意,领国师府弟子前来攻打,怎么?你还指望这北境的风雪替你挡一挡?”
   
    “顺德重伤未愈,大国师不会前来。”
   
    “那位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脾气远胜与你!你又如何这般确定!?”空明和尚又斥了两句,但见长意并无放开纪云禾的意思,连连说了三声“好”。他道,“你做了北境尊主,我怕是也辅佐不了你了!随你!”
   
    言罢,空明和尚一脚踢开地上的针袋,怒而拂袖而去。
   
    纪云禾但见唯一能帮她骂骂这个大尾巴鱼的人都走了,心里更是又急又气,拼命挣扎,几乎顾不得要弄伤自己,长意眉头一皱,这才松手。
   
    纪云禾急急坐起来,手在床榻上摸了一番,自然没找到任何武器,她气喘吁吁的缓了一会儿情绪,按捺住了动手的冲动,她盯着长意:“别的事便罢了,鲛珠一事,不能儿戏。拿回去。”
   
    “儿戏?”长意看着纪云禾,唇角倏尔自嘲一笑,末了,笑容又冷了下去,只冷声道,“便当我是儿戏,与你何干?你如此想将鲛珠还我,莫不是,与空明一样,也替我操心这北境之事?”
   
    纪云禾唇角一紧。冷静道:“长意,北境不是你的事。是家国事。”
   
    “是你们的家国事。”长意说着,一抬手,指尖触碰纪云禾的脸颊,“你们,把我拉入了这陆上的家国,我早已迷了来时路。”
   
    纪云禾目光一垂,顺着他银色的长发,看到他那双腿,他已经很习惯用这双腿走路了,以至于让纪云禾都险些忘了,他拥有那条巨大尾巴时的模样。
   
    她心头一痛。
   
    “当年,你该回去。”
   
    “呵。”长意冷笑,“回哪儿?”
   
    “大海。”纪云禾闭眼,不忍再看长意,“你不该执着那些仇恨的,也不该陷于仇恨。”
   
    长意默了很久,直到纪云禾以为他不会再回答……
   
    “我执着的,陷入的,从一开始就不是仇恨。”
   
    纪云禾闻言微微诧异,她抬眼,与长意四目相接。大海一样的眼瞳与深渊一样的目光相遇,他们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彼此。
   
    长意没开口,纪云禾却仿佛听到了他的藏匿的言语。
   
    我执着的,陷入的,不是仇恨……
   
    是你。
   
    纪云禾心头莫名一恸。她立即转开了目光,突兀的想要逃离那片汪洋大海。
   
    她选择回到现实。
   
    “你知道,即便是你的鲛珠,也不能真正的帮我续命。”
   
    长意这次是真的沉默了下来。
   
    “长意,来投靠北境的人,将生命、未来、一腔信任托付于你……”纪云禾顿了顿,“你知道被辜负的感受,所以……”
   
    似是不想再听下去了。长意站起了身来:“没有鲛珠,我也可安北境。”
   
    长意转身离去。
   
    徒留纪云禾一人独坐床榻之上,她捂住了脸,一声长长的叹息。
   
    京城,公主府。
   
    顺德公主脸上的绷带已经取下,只是她还不愿以全貌示人,她坐在竹帘后,面上还戴着一层面纱。朱凌一身重甲,也站在竹帘之后,守在顺德公主身侧。
   
    朱凌手上捧着几个娇嫩的鲜果子。
   
    冬日季节,能得如此鲜嫩的水果,十分不易,顺德公主拿了一颗,扔在地上,然后以赤脚踩上去,将那浆果踩得爆浆而出,方抬起脚,让下人以热水擦干净,复而她又拿一颗,丢在地上,再次踩上。
   
    浆果的汁水溅出,落在竹帘外的人鞋背之上。
   
    林昊青看了一眼自己的鞋背,躬身行礼:“公主。”
   
    “林谷主,怠慢了。”
   
    侍从再次将顺德公主的脚擦干净,顺德公主又拿了一颗浆果,丢到竹帘外。浆果滚到林昊青跟前。碰到他的鞋尖,停了下来。
   
    “这小果子,吃着与别的果子无甚不同,但踩着却甚是有趣,这外壳,看似坚硬,但一脚踩下,便脆生生的便裂开了,里面汁水爆出,感觉好不痛快,林谷主,不如也试着玩玩?”
   
    林昊青一脚将浆果踩碎:“公主诏令,千里迢迢唤臣前来京城,敢问有何要务?”
   
    “便是让你来踩果子的。”
   
    林昊青不动声色,静候下言。
   
    顺德公主在帘后站了起来,她将朱凌手上的果子尽数洒到地上,走一步踩一个,浆果碎裂之声不绝于耳,顺德公主越踩越是夸张,直至最后,恨不能踩碎之后,再将浆果碾成酱。
   
    直将所有的果子都踩完了,顺德公主这才喘着气,停了下来:“殿里的果子踩完了,殿外的还有。”她隔着竹帘,面纱晃动,额上的发丝微微凌乱的垂下来:“北境的纪云禾,我记得,你与她,是一起长大的吧?”
   
    林昊青恭敬道:“是。”
   
    “你如今,做了六年的驭妖谷主,将驭妖谷打理得很是妥当,在驭妖师中,你的声望也日益见长。”
   
    “职责所在。”
   
    “林谷主,管好驭妖谷,是你职责的一部分,为朝廷分忧,才是你真正该做的。”顺德公主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侍从又开始给她擦起了脚,“这些年,在与北境的战争当中,除了国师府的弟子们,你们这些个驭妖之地啊,看似是在帮朝廷,实则……实则如何,你心里清楚。”
   
    林昊青眉头微皱,立即单膝跪下:“公主……”
   
    顺德公主摆摆手:“罢了,今日你不用与我说那些虚言。我命你前来,也不是要听这些。”顺德公主道,“北境,成朝廷心病已有多年了,几方驭妖地,未尽全力剿灭叛军,本是过错,我本欲将那寒霜之毒,投入山川江河之中……”
   
    竹帘后,面纱里,顺德公主唇带笑意,眸色却如蛇般恶毒。
   
    林昊青袖中的手微微紧握成拳。
   
    “寒霜之毒,你是知道的,于人无害,于妖无害,但却独独能杀双脉者。”
   
    林昊青抬头,看向顺德公主:“公主,你亦身为双脉者,国师府众人,也皆乃双脉……”
   
    “皇城宫城,京师护城河,还护不住国师府与我吗?但你们其他的驭妖师那般多,我不求杀尽,杀一个,是一个……”
   
    林昊青眸色微冷:“公主……”
   
    “哎,不急。这只是我本来的想法,我叫你前来,其实,是想嘉奖你。”顺德公主道,“你这些年,做得很好,身受诸位驭妖师的信任,所以,我想让你,统领其余三方驭妖之地,共伐北境,我可以与你承诺,一旦拿下北境,朝廷,将不会再囚禁驭妖师们的自由。嗯,当然,如果你不要奖,那我便只好如先前所言,罚你了。”顺德公主笑笑:
   
    “林谷主,我看得出,你和我是一样的人,对权利都充满了渴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