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七十三章 站在你这边

第七十三章 站在你这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话聊到此处,让长意放纪云禾出去似乎是再无可能了。纪云禾琢磨了片刻:
   
    “那让我见见带信来北境的人。”
   
    洛锦桑一愣:“这么晚了……”
   
    “现在不能耽误时间。”纪云禾后半句未说……时间太金贵了,不管是她自己的时间,还是大局的时间……
   
    长意沉吟片刻,终于对空明道:“带她过来。”
   
    在后塌见使者,终究太不像话,是以,这半个月以来,纪云禾第一次走到了那屏风之外。
   
    长意坐在书桌后面,纪云禾坐在左侧,空明与洛锦桑都站在纪云禾身后,像是监视,也是保护。
   
    烛火摇曳,不片刻,一个娉婷女子缓缓走来,到了屋中,先给长意行了个礼,随后看了一眼坐在左侧的纪云禾:“护法。”女子柔柔唤了一声,“久仰大名了。”
   
    眼前的女子一身妖气,想来是个被驭妖师驯服了的妖怪。而她模样看着面生,纪云禾从未在驭妖谷见过。但被林昊青派来做使者,想来林昊青是极信任她的。
   
    “你认识我?”纪云禾问。
   
    “谷主先前常与思语提及过护法,还曾作画像给思语看过,思语自然识得护法。”
   
    这话说得有点意思了。
   
    林昊青时常与她提起过纪云禾,还画过纪云禾的画像?这不知道的,听此言语,还以为是林昊青对纪云禾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思念。
   
    站在纪云禾身后的空明和尚眼神一抬,若有似无的瞄了书桌后的长意一眼,但见长意嘴角下垂,眸中神色不明。
   
    纪云禾笑道:“我竟不知,我与谷主的关系竟然这么好?”
   
    “自然是好的,当年护法与谷主共患难,同谋划,一起度过了大难关,他才能登上谷主的位置……”
   
    纪云禾一怔,眉头皱了起来,她打量着面前的柔弱女妖,这女妖说的……难道是她与林昊青杀了林沧澜,瞒过顺德公主一事……但这种事,纪云禾以为林昊青只会让它烂在肚子里,怎会与这外人道?
   
    或者……这并不是个外人?
   
    “你是林昊青的……?”
   
    “奴婢是谷主妖仆,名唤思语。”
   
    六年时间,林昊青还养了个自己的妖仆出来。
   
    “尊主。”思语转头,对长意道,“我谷主并无意与北境为敌,只要尊主愿将护法还给驭妖谷,驭妖一族的大军,自当退去。”
   
    还真是冲她来的。
   
    “还给驭妖谷?”长意开了口,他冷冷的看着思语,“是还给驭妖谷,还是还给朝廷?”思语待要开口,长意径直截断了她的话头,继续道,“都无所谓,没有谁可以从这里带走她。不管是你谷主,还是京城的公主,都带不走。”
   
    长意话落,屋中静了片刻。
   
    纪云禾看着长意,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处仿佛还有凉意,丝丝缠绕。
   
    思语再次开口:“尊主,何必徒添伤亡,您是明白人,而今局势,三方,没有谁想动手。”
   
    “是吗?”长意冰凉的眼瞳盯着来着,即便没有鲛珠,但他天生的气质,自然让站于他面前之人,显得低矮几分,
   
    “北境不是朝廷,亦不是你们四方驭妖地。来此处之人,本就一无所有,只为搏一线生机。国师府让他们活不下去,那便要灭了国师府,驭妖一族要掺和进来相帮国师府,那便也是北境的敌人。你与我北境谈顾虑?”
   
    长意顿了顿,继续道:
   
    “北境之人,一无所有,百无禁忌,无所顾虑。要战,便战。没有条件,无法妥协。交出纪云禾不行,交出空明也不行,交任何一个被北境庇护之人,都不行。”
   
    一席话落,屋中只闻窗外风声。
   
    纪云禾看着长意,只觉他如今担上这尊主的名称,并非虚号,而当真是,名副其实。
   
    他曾是潜龙在渊,而今,到底是应了后半句……
   
    潜龙在渊,腾必九天。
   
    良久,思语盈盈一拜:“尊主的意思奴婢明了,失礼了,告辞。”
   
    她走之后,空明与洛锦桑继续沉默的站了片刻。空明倒也没有此前那么大的敌意,许是为长意一番话所动,他只对长意道:“与驭妖一族之战,并非易事,哪怕是赢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国师府若携军队前来,又要如何应对,你且好好谋划吧。”
   
    言罢,他带着洛锦桑也离去了。
   
    长意提了笔,开始在桌上写着什么,柔和的烛光中,纪云禾走到长意身前:“长意。”
   
    长意抬头看她:“我知晓你要说什么,不想听,后面去。”
   
    这个人,今天几次三番用这话挡住她的话头,纪云禾又好气又好笑:“你又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长意一声冷笑:“无非是,你不是想被北境庇护之人,诸如此类的言语。”他将手中笔放下,“纪云禾,他人投奔北境而来,是去是留是他们的自由,你不是……”
   
    “你这话,我倒是猜对了,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纪云禾道,“你又猜错我了。”
   
    这个“又”字让长意一愣。他嘲讽一笑:“是,驭妖师想的什么,妖怪怎么看得清。”
   
    纪云禾没再接话,她只拿起他在桌上放下的毛笔,站在书桌的另一头,就着他未写完的那张纸,在上面划了一条线:“这边是驭妖台,这是驭妖师封锁北境的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