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七十四章 阵前擒主帅

第七十四章 阵前擒主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一大早,洛锦桑果真如她所言,将青姬诓了,让青姬答应她,带她飞去南边买酒喝,她们这方说定了时间,长意便要筹划着出发了。
   
    离开前,他得取回自己的鲛珠。
   
    纪云禾坐在小茶桌边上,太阳初升,她还没睡。阳光落在窗户纸上,将房间打出了一层妙曼的光影。
   
    长意一袭黑袍,站在她跟前,纪云禾仰头望着他。
   
    四目相接,静默无言。
   
    此时空气静谧,两人之间,眸光交织,呼吸相闻。
   
    长意微微俯下身子,纪云禾几乎是下意识的,身子微微往后仰了一下。
   
    她的动作虽小,但是在长意眼中,还是如此的明显,长意微微停顿了一瞬,冰蓝色的眼瞳里,清晰的描画了纪云禾的面容。下一刻,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他再没过多耽误,当即抬起手,指尖拂过纪云禾脸颊,穿过她的发丝,停在她的后脑勺上。
   
    他的掌心禁锢她的动作,强势的不允许她逃避、退缩。
   
    长意将眼睛闭上,那冰蓝色的眼瞳,消失在长长的睫毛之下,他俯身而来,带着特属于他的气息,将唇印在纪云禾的唇瓣上。
   
    他肌肤微凉,更衬得纪云禾这双唇的灼热。
   
    纪云禾没有闭眼,她呆滞又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个吻。不似此前的调戏与突然,也不似上次那般的激烈与对抗。一个轻柔的吻,绵长而细致。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让纪云禾感觉,他们好似就是一对令人称羡的情侣,在最私密的时刻,做着最亲密的事。
   
    长意的气息勾动她胸膛里的那颗鲛珠,丝丝凉意从纪云禾心口处升腾而起。唇上的凉意与胸膛中的气息连接,让纪云禾仿佛是饮了一口冰凉的酒,清冽的感觉直达心口,甚是迷醉人。
   
    蓝色的鲛珠离开她的胸膛,倏尔一转,便隐入长意的唇瓣之间。
   
    而这蓝光消失之后,长意却没有第一时间离开。
   
    窗外的日出在窗格子上又往上爬了一些,窗格子的阴影投在纪云禾侧脸上,时光流转,斑驳之间,纪云禾终是闭上了眼睛。
   
    他们是为了让长意拿回鲛珠,才亲吻的,现在,鲛珠已经拿回了,这触碰……毫无意义,但是纪云禾却没有立即喝止,她给了自己刹那的放纵,这一生,这一世,纪云禾常在隐忍,多在谋划,步步算计,不敢走错一步。
   
    但此一刻,她选择了放纵自己,感受这昙花开落间,短暂的欢娱与留恋……
   
    她的睫羽颤动,胸中情绪翻涌。在这短暂的黑暗,片刻的沉迷之后,纪云禾脑中仿似有一把剑,携着寒光刺过,刺破这温软的梦乡,同时也搅动纪云禾的五脏六腑。
   
    鲛珠离身,病痛再次席卷全身,且比之前来的更加汹涌。
   
    身体里的每一根血管,仿佛都有针在扎一般,让纪云禾瞬间痛得清醒起来——
   
    她是将死之人!
   
    纪云禾倏尔抬手,一把将长意推开。
   
    仅一个动作,便让她气喘吁吁,她立即转过身,捂住嘴,拼尽全力忍住疼痛,佯装自己只是对这个吻不敢置信而已。
   
    长意看着纪云禾的背影,默了片刻:“一个时辰,我便回来。”
   
    纪云禾依旧捂着嘴,点点头。
   
    长意黑袍一动,气息离开,身影消失在了房间之中。他离开的瞬间,纪云禾眼前一黑,“咚”的一声,摔倒在地,四肢绵软无力,皮肤针扎似疼痛。她额上虚汗直冒。
   
    纪云禾摸了摸耳朵,她犹记得,长意说过,他给她的这个印记,让他能看见她的所在,虽然不知道能看到什么程度,但若长意在前面抓人,分神往她这儿一看,见她在地上躺着吐血,那岂不是坏事了。
   
    纪云禾连忙撑着最后一口气,爬到床上,将被子裹上,这才安心的双眼一闭,昏睡过去。
   
    长空之上,青羽鸾鸟飞羽舞九天,洛锦桑坐在青鸾的背上,她转头,看着身后的一团蓝色的光华紧随其后,却在晃神间,那光华猛地一顿,瞬间落后青姬老远,隔了一会儿,又跟了上来,往地面去了。
   
    洛锦桑奇怪:“那鲛人怎么了?”
   
    “不知道呢。”青鸾懒懒的答了一句,又道,“小丫头,你去南边玩,那鲛人跟着干什么?”
   
    洛锦桑嘿嘿一笑:“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说话间,远处空中,倏尔传来一声“呀呀”的妖怪怪叫。
   
    青羽鸾鸟在空中一转,翅膀一收,飞羽尽散,她化为人形。洛锦桑“啊”的一声惊呼,青姬手一捞,将自由向下坠落的洛锦桑后领提住,踏在云端上问她:“小丫头,这是个什么鸟声啊?”
   
    “我想应该是妖怪鸟的叫声,约莫还是个被驭妖师操纵的妖怪,或许还要挡咱们南下的路呢。”洛锦桑被青姬提着,身体在空中晃荡着,但也不害怕,便努力抬着头,将青姬看着,“要不你看看去?要是顺手,帮我抓个驭妖师也行。”
   
    青姬一笑:“我就知道你这小丫头的话里有蹊跷。”
   
    青姬话音刚落,远方妖怪的啼叫越发清晰。青姬望着远方,轻轻一笑,倏尔眼中光华一闪,她没有张口,但是一声鸾鸟清啼响彻九天,随着声音一过,一股妖力径直荡开,横扫他们周边的云朵,万里白云,登时散开。
   
    远处,一只黑色的怪鸟在空中扇着翅膀。远远的,还能看见那鸟背上站着一个光着上半身的壮汉。
   
    洛锦桑指着他道:“就是那个驭妖师吧。”
   
    “小丫头,我只答应帮你一个忙,可没打算掺和到北境的这团乱事里来。”
   
    “哎呀,来都来了。”洛锦桑宛如是在劝青姬玩什么游戏一样,道,“你现在不掺和,他也不会放你走了。”
   
    青姬这才瞥了洛锦桑一眼:“你要利用我,也好歹利用个大点的事儿,就对面那只乌鸦妖还有那个驭妖师,你就让我跑这么一趟?”青姬道,“你是不是对我的传说,不太了解?”
   
    洛锦桑挣了两下,头仰得高高的:“你想怎么?”
   
    青姬一勾唇,魅惑一笑:“你说的,来都来了,那就干点实事儿,抓个大的。”
   
    “啊?”
   
    洛锦桑还在愣神,青姬提着她,便一俯身,径直向那驭妖师的地上大营,俯冲而去。
   
    空中,只留下洛锦桑因为突然下坠而发出的惊呼……
   
    ……
   
    纪云禾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又做梦了。
   
    还是那片虚无的天地。这一次,白衣女子无比清晰的出现在纪云禾面前,她看见了她的面容,也听见了她的声音:“我是不是离死又进了一步?”纪云禾道,“我想和你确认一些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