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七十五章 劝降

第七十五章 劝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纪云禾本来还有一丝担心,若她与长意一同见了林昊青,林昊青要是说出点什么当年的事情,那她该如何圆场……
   
    可没等她的担心落到实处,尚未来得及见林昊青,前线忽然传来消息,林昊青被青羽鸾鸟所擒,阵前所有驭妖师顿时群情激奋,在几位驭妖地领主的率领下,怒而大破北境前方阵法,挥大军而来。
   
    青羽鸾鸟与洛锦桑阵前擒主帅此举,竟是将压抑多年的驭妖一族,逼出了最后的血性。
   
    纪云禾初闻此消息,有些哭笑不得,与自己同有隐脉的族人,隐忍多年,忽然这么振作一次,实属难得,而尴尬的是,她却站在这群振奋的族人对立面……
   
    这个消息传来时,洛锦桑与空明也在房间里。这下洛锦桑傻眼了:“明明是我们阵前抓了他们的主帅,怎么还让他们变厉害了……”
   
    空明一声冷哼,还在气头上的他对洛锦桑的疑惑并不搭理。
   
    纪云禾道:“兔子急了也咬人,你们此举,太欺负人了些。”
   
    洛锦桑挠头:“那咱们只有硬着头皮去打仗了?”
   
    “不能打。”长意声色不大,只淡淡的说了三个字,却无比坚定。
   
    纪云禾点头,附和他的话道:“若论单枪匹马,没谁斗得过青姬,但两方交战,必有损伤,加之驭妖一族,而今战意高昂,不可与之正面相斗。此战若是硬拼,赢了或可多让北境喘息两月,两月之后,京师来北境的路途,冰雪消融,朝廷大军挥师北上,北境无力与之再战。而若是输了……就什么都没了。”
   
    “那怎么办……”洛锦桑急得抠头,“我再悄悄把林昊青给他们塞回去?”
   
    空明和尚又是一声冷哼,终于出声嘲讽:“你还想干什么?侮辱他们第二次?洛锦桑,你有几条命够你折腾?”
   
    “那……那……”
   
    房间里,沉默片刻。纪云禾在沉思半晌之后,倏尔抬头,看向长意:“和谈吧。”她道,“我去劝降他们。”
   
    此言一出,房间陡然默了下来。
   
    洛锦桑呆呆的看着纪云禾:“啊?和谈?劝降?你去?”
   
    纪云禾没有看洛锦桑,只目光不转的盯着长意:“对,我去。”
   
    长意沉默片刻,依旧是那句话:“我和你一起去。”
   
    ……
   
    天正夜,驭妖台之外,风雪连天,面前是一片茫茫雪原,风雪背后,一片黑压压的大军压在天地交际之处,将这风雪景色更添厚重与压抑。
   
    驭妖台前,巨大的城门之下,两匹马载着两人,走向远方那千人万骑。
   
    越往前走,来自前方的压力更甚。
   
    纪云禾与长意,一人只有一个凭鲛珠称起来的空架子,一人没有身为妖怪力量代表的内丹。他们走过风雪,停在了雪原之上。两人马头并齐,对方人马未到,纪云禾望向身边的长意。
   
    “你当真不将鲛珠拿回去?”
   
    长意瞥了纪云禾一眼,银发飞舞,与雪同色:“不拿。”
   
    纪云禾笑着看他:“他们要是动手将你抓了,怎么办?”
   
    “没有鲛珠,他们依然抓不了我。”
   
    这个鲛人,对自己很是自信。纪云禾回过头,望向远方,道:“你是个不说大话的人,我信你。”
   
    长意回头,瞥了纪云禾一眼,只见纪云禾瘦弱的身形裹在那藏青色的斗篷之下,她那么瘦弱,好似这风雪再大一点,就能将她吹走,她拉着马缰,控制着座下因前方妖气而有些不安的坐骑:“长意,这景色真美。”她眯眼看着面前的风雪与远方的辽阔,“我已许久没有身处这般景色之中了。”
   
    她说着这话,好像此一行,并不是赌上性命来与地方对谈,而只是出来吹吹风,看看景,活动活动筋骨。
   
    长意看着她,应道:“对,很久没有了。”
   
    他也很久没有,在这般辽阔的景色下,看过纪云禾了。上一次,还是六年前,在去驭妖谷的路上,她站在他的对面,背后是一片追兵,长意如今犹记,她手中长剑带给他冰冷的刺痛感,那么清晰……
   
    而如今,她却在他身边。
   
    长意本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不会再将纪云禾从那个房间里放出来,他本是打算关她一辈子的,直到她真正的停止呼吸,再不让她有背叛他的机会。
   
    但现在他在做什么?
   
    他带着她出来了,若是纪云禾想要再次背叛他,她带着他的鲛珠,只要在对方来的时候,站在他的对立面,她便可轻而易举的,再取他性命。
   
    但他还是这样做了,给她鲛珠,放她出来,与她离开驭妖台。
   
    “这或许也是我此生最后一次了……”
   
    她遥望着长空,风雪呼啸间,那神色萧索。让长意见之一痛,随之理解了她的言语意思之后,又是一痛。
   
    纪云禾濒死之色,长意见过,也为之痛过。
   
    他骗过自己,也忽视过自己的情绪,但及至此刻,看着纪云禾微微凹陷的眼睛,还有那被他吻过的,干裂苍白的唇,长意胸中情绪倏尔涌动,推上他的喉间,压住他的唇舌,让他几乎是无法控制的开口道:“纪云禾。”
   
    纪云禾转头看他,幽深漆黑的眼瞳,映着漫天飞雪与他的银发。
   
    “若你愿发誓,以后再无背叛,我便也愿……再信你一次。”
   
    风雪还在乱舞,然而天地间所有的声音仿佛都静止了。
   
    纪云禾愣愣的看着长意。在长意眼中,她杀过他,背叛过他,利用过他,而今,他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
   
    纪云禾唇角动了动,终是压住心头情意,硬着心肠,笑道:“大尾巴鱼,你怎么还那么天真呐,这么多年了,人类的誓言,你还敢当真啊?”
   
    纪云禾的言语,字字如针,但长意还是看着她道:“你今日若说,我便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