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九十七章 不恨了

第九十七章 不恨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春雨在京城淅淅沥沥的下了一整夜,顺德自国师府回公主府之后,便也在大殿的椅子上坐了一整夜,脸上的血,湿透的发,她什么都没有处理。
   
    直到朱凌入了殿来。他看见王座上狼狈的顺德公主,脚步微微一顿,随即慌张上前,一时未来得及顾上尊卑有别,两步踏上座前,他屈膝跪下,抬起的手放在顺德公主脸颊旁边,却又适时停住。
   
    他想要收回手来,顺德却将他的手一捧,将脸颊贴在了他已满布厚茧的掌心。
   
    顺德公主在他掌心磨蹭,将他的掌心也蹭得一片血肉模糊。
   
    “公主……”朱凌心惊,“您的伤……”
   
    “朱凌,我没能杀的了师父。”
   
    她的话让朱凌更是一惊:“大国师……”
   
    “他没罚我。只是将我的力量都抽走了。”她将脸把朱凌的掌心贴得更紧一点,“身份,尊位,力量,都是他给我的,命,也是他给我的,朱凌,除了这张脸,他对我一无所求,我现在也一无所有了……”她睁着眼,目光却有些空洞的看着空旷的大殿:
   
    “试了这么多药,脸上的疤也未尽除去,他的耐心还有多久?一月,两月?一年?两年?一旦他放弃了,我就是变成了被他随手抛弃的废物,与外面的那些人,有什么不同?”
   
    顺德公主眸中忽然闪过一丝疯狂的光芒,她转头望向朱凌:“不如,我以死来惩罚他吧,他要这张脸,我不给他。叫他也不能好过了去。”
   
    “公主……”朱凌看着神色有些癫狂的顺德,“公主莫要灰心,属下前来,便是想告知公主,林昊青回来了。”
   
    “林昊青?”顺德公主轻蔑一笑,“他还敢回来?朱凌,你为何没帮我将他杀掉?”
   
    “林昊青道,他有助公主之法。”
   
    “助我?他能助我何事?”
   
    “杀掉大国师。”
   
    顺德身体微微一僵,片刻的沉默之后,她转过头来,看向朱凌,眼瞳之中,怨毒再起:“让他来见本宫。”
   
    ……
   
    海床之上,长意以术法在幽深的海底撑出了一个空间,海水尽数被隔绝在术法之外。
   
    纪云禾在满是海灵芝的海床上躺了一宿,虽然对于深海来说,这里并没有白日夜晚之分。她悠悠转醒时,但见身侧的海床上也静静卧着一人。
   
    他黑色的衣袂与银色的发丝散在海床上,这一片海灵芝的蓝色光芒像极了他的眼睛。这色调让纪云禾感觉好似身处一个奇幻的空间,私密,安静,海底是不是冒出的气泡咕咚声更让她感觉神奇。
   
    她沉浸在这如梦似幻的光华中,看着面前这美得如梦似幻的人,一时间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在梦中还是现实。
   
    纪云禾以目光描摹他的眉眼轮廓,只觉世事奇妙的让人好笑。
   
    长意以为她死了,她也以为自己死了,她以为哪曾想,竟然还能有死而复生的机会,还能又再见一面的机会……
   
    她抬起手,指腹勾勒他鼻梁的弧度,而指尖在他鼻尖停止的时候,那蓝色的眼睛也睁开了来。
   
    海灵芝的光芒映在两人脸上,而他们彼此的身影,则都在对方的眼瞳里,清晰可见。
   
    “长意。”纪云禾先开了口,但唤了他的名字之后,却又沉默了下来。他们之间太多过往,太多情绪,复杂的缠绕,让她根本理不出头绪,也根本不知道该先开口说哪一件事。
   
    关于她的复生?她的遗忘?连她自己都一知半解。
   
    “身体怎么样?”纪云禾沉默了,长意却道,“可还觉热毒灼烧?”
   
    他提及此事,纪云禾才想起自己是为什么会被带到这冰封之海里面来。她摇摇头,摸了摸海床上的海灵芝:“这里很神奇,好像将我身体里的灼烧之热都吸走了一样。”
   
    “这一片海无风无雨,便是因为生了海灵芝,方常年冰封不解。”
   
    “为什么?”纪云禾笑道,“难道,这些灵芝是靠食热为生?”
   
    她眉眼一展,笑得自然,她未在意,长意却因为她的展颜而微微一愣。
   
    长意此前见阿纪,怀疑是她,但因为冰湖里纪云禾的存在,所有他又坚信不是她。到现在确认了,坐实了,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如此灵动的说话,谈笑,与以前别无二致,长意霎时却也有一种在梦中的恍惚感。
   
    这几月时间,恍如大梦一场。
   
    “怎么了?”见长意没答话,纪云禾问。
   
    长意回神,答的却是她先前的问题:“海灵芝可以算是食热为生。所以服用海灵芝,可解你热毒,但热毒复发,单单一株难以消解。”他说着,将自己的情绪与动容尽数隐忍,“你需得在此处海床修养几日。”
   
    提及此事,纪云禾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我记得你与我说这些日子不能动用功法,我确实也有注意,却是不知,在梦中……”言及至此,纪云禾倏尔愣了愣,脑海间,闪过些许梦里面的画面。
   
    她现在记起来了,也知道梦中与自己说话的便是大国师那传说中的师父,宁悉语。但是……
   
    她先前是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才让她在梦中动用了功法了来着?
   
    纪云禾皱了皱眉头:“……脑中太多事……我想不起来梦中为何要动用功法了。”她看着长意,“抱歉,又给你添麻烦了。”
   
    长意默了片刻,从海床上坐起身来:“不麻烦。”
   
    比起让他接受纪云禾连尸身都被岩浆摧毁这件事,如今的状态,再好不过。
   
    这听来淡然的三个字让纪云禾愣了片刻。若她没记错,在她“死亡”之前,她应当没有将当年的真相告诉长意。
   
    而她身死之后,知晓真相的人无非就是林昊青、顺德公主与国师府的那几人,另外还有一个一心想让长意忘掉她的空明。
   
    这些人,没谁会在她死后,还嘴碎的跑到长意耳边去嘀咕这件事,让他知道个没什么用处的“真相”。
   
    那长意而今对她的态度就很令人寻味了。仔细想想,包括之前她还没有想起自己是谁的时候,长意的种种举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