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一百零一章 当年

第一百零一章 当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海面之上,冰封之海风起云涌,坚冰尽碎,天与海之间,两股力量的撞击掀起滔天巨浪。
   
    而在深海之中,却是一如往常的寂静。
   
    纪云禾看着海床上的发着微光的海灵芝,呢喃自语:“这过去的事,着实是过去了,再提无意义,可不提,心头却永远有一根刺。”她摸了摸海灵芝,“等长意回来,我还是将那些过往与他言明罢。”
   
    打定了主意,纪云禾摸摸肚子:“这大尾巴鱼,今日回来得倒是慢。难不成还想弄个盛宴吗?”她倏尔想到自己耳朵上的印记。纪云禾一勾唇角,她闭上眼睛,心念着长意的模样,倏觉耳朵上的印记微微泛着些许凉意,这丝丝凉意如风一般从幽深的海底往上飘去。
   
    纪云禾只觉自己的视线从深海之中蹿了出去,她以为自己会看到树林绿叶,却不想脑海中的画面一片云翻雾涌,偶尔还夹杂着铿锵之声,忽然之间,鲜血在云雾之中喷溅而出。
   
    纪云禾猛地睁开眼睛。
   
    长意出事了!
   
    她立即从海床上站了起来,试着将手中在手中凝聚功法,可刚一调动身体里的气息,她便觉有一股灼热之气自胸口溢出。她身体里的雷火之气已被这海床吸食殆尽,但残余些许依旧妨碍这她调动内息。
   
    时间紧迫,纪云禾不敢再耽搁下去,她蹲下身拔了两颗海灵芝,直接扔进嘴里嚼烂了咽下。
   
    海灵芝一时间将那雷火之气抑制住,纪云禾当即手中一掐诀,径直从长意的术法当中冲了出去。
   
    越是往上,黑暗褪得越发的快。
   
    还未行至海面,纪云禾已感觉到了海水被搅动的翻涌波浪。
   
    她心头更急,术法催动之下,九条尾巴猛地在海中出现,海面越发的近了,外面的光线刺痛她旧未见日光的眼睛。
   
    她闭上眼,破浪而出,一跃站上了数十丈高的峭壁岸上。
   
    岸上空无一人,唯有不远处,地上有一堆浆果,尚还压着一片叶子,在狂风与暴雨之中,浆果也几乎被雨点打烂。
   
    纪云禾再次试图探明长意的方向,却只觉这联系又弱又远,像是在她出来的这段时间,长意已经离开了千里万里一样。
   
    “护法!护法!”
   
    呼喊声从下方的海面传来,纪云禾从悬崖上探头往下一看,瞿晓星浑身狼狈的趴在一块在大浪中漂浮的海冰上。纪云禾立即飞身而下,将瞿晓星带了上来:“怎么回事?”她问,“长意呢?这冰封之海怎么会变成这样?”
   
    远方触目可及的地方皆是碎冰。天上乌云尚在翻滚,暴雨哗啦啦的下着,瞿晓星抹了一把脸,喘着粗气道:“顺……顺德公主来了……”
   
    纪云禾一怔,眉头紧皱,见此情景,十分疑惑:“她?大国师也来了?”
   
    “大国师没来,但顺德公主不知道为什么,拥有了一双巨大的青色翅膀,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青羽鸾鸟来了,她变得极为强悍,与鲛人一战,弄得这风云变色,鲛人身上似乎还带着伤。他……我就让洛锦桑回北境搬救兵,自己想去海里找你,但是下不去……”瞿晓星心烦意乱,说得话也有一些混乱,“他……鲛人为了救我,被顺德从背后偷袭了……”
   
    纪云禾面色微微一白,方才在通过印记看到的那个鲜血四溅的画面忽然出现,纪云禾仿佛是自己被狠狠捅了一刀一样,心头猛地一阵绞痛。
   
    瞿晓星懊悔:“他……他被带走了……”
   
    “被带走了?长意没有……”纪云禾顿了顿,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没有死,只是被带走了,是吗?”
   
    “对。”
   
    得到这个肯定的回答,纪云禾稍松了一口气,顺德带走长意,必定有她的意图。知道长意还活着,纪云禾心头的慌乱顿时肃清了一半,她思考着——
   
    从一开始,顺德只是想让鲛人服从与她,而后,是纪云禾参与了其中,放了鲛人令顺德的愿望未能达成,再后来,地牢之中,纪云禾毁了她半张脸,长意前来救她,所以烧了那地牢。顺德恨长意,但只怕更恨她。
   
    如今顺德将长意带走而未直接斩杀,那必定是有她的用意,或许……她想利用长意,引她过去。再或者,想利用长意而今的身份,做一些利于朝廷的谋划,总之断不会如此轻而易举的将长意杀掉。
   
    长意应该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她心绪翻涌,脑中不停思考,但瞿晓星却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与鲛人一斗,顺德最后也已力竭,若不是为了我……”瞿晓星狠狠咬牙,“我……我这便启程去京师,便是拼上这条命,我也要将鲛人救回来。”
   
    “瞿晓星。”纪云禾拉住他:“别说这些气话,长意救下你,不是为了让你再去送死的。”
   
    “可是……”瞿晓星抬头看纪云禾,好似这才反应过来她与之前的阿纪有什么不一样似的,他眨了眨眼睛,“护法?你……你都想起来了?”
   
    “对。我都想起来了。”纪云禾望着远方长空,尽力维持着她的冷静道,“所以,该去京师的人是我,不是你。”
   
    “护法……”
   
    纪云禾径直打断他:“你有你的任务,你回北境,将此事告知空明,但记得,让北境的人万不可轻举妄动。顺德不知从何处得了这般力量,不可再小觑,京师中的情况现在不明朗,还有大国师在,所以要静观其变。随时做好准备。”
   
    瞿晓星听得心惊:“什……什么准备?”
   
    “我和长意,都回不来的准备。”
   
    ……
   
    顺德将伤重昏迷的长意丢进玄铁牢笼之中。朱凌将牢笼落锁,身形一转,像影子一样,跟随顺德公主离开了地牢。
   
    行至路上,顺德忽觉心口一阵剧痛,几乎连身体也未能站稳,旁边的朱凌立即将她扶住,却见顺德死命咬牙隐忍。
   
    朱凌忧心:“公主,你昨日方才忍受剧痛令姬成羽与青姬在你身体之中被炼化,今日却为何这般急迫,将这鲛人抓回?你的身体……”
   
    “你不是说,他们在冰封之海疗伤吗?若不趁此时,难道叫他们伤好了回了北境,我再去吗?”顺德冷笑,“今生今世,未亡之前,这鲛人与那纪云禾,是我必除之人。”
   
    她话音刚落,身边倏尔一阵风起,只见一身缟白的大国师倏尔出现在顺德身前。
   
    未曾想他此时来到,顺德一愣,大国师盯着顺德,神色之间,是从未有过的肃然:“你杀了姬成羽?”
   
    顺德强撑着,挺直了背脊:“是。”
   
    “吸纳了青鸾的力量?”
   
    “是。”
   
    “服了炼人为妖的药丸?”
   
    “没错,师父。”
   
    大国师眼睛微微一眯:“汝菱,我说过,你想要的太多了。”
   
    顺德嘴角微微扭曲的一动:“师父想要的,不多吗?”
   
    “你想要的,超过了你该要的。”
   
    “师父。”顺德一笑,“您这是觉得汝菱,威胁到你了?”
   
    大国师眸光一冷,一言未发,倏尔一挥手,一记长风似箭,径直将顺德身边的朱凌穿心而过,他身上的玄铁铠甲未护住他分毫,鲜血登时喷溅而出。但朱凌与顺德此时都还未反应过来。
   
    朱凌垂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被长风贯穿的心口,又转头看了顺德一眼:“公主……”
   
    话音未尽之前,他整个人便如一滩烂肉,倒在地上,双目暴突,未能瞑目,便已丧命。
   
    顺德面对此举,也是震惊非常,但见朱凌已经倒在地上,鲜血流了很远,她也未能回过神来。
   
    “汝菱。”大国师唤着她的名字,却让她遍体生寒,“他是为你的**而死。”大国师抬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而你还活着,却正是因为我的执着还在。”
   
    感受到他的触碰,顺德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朱凌的血流到她未穿鞋的脚下,一时间她竟分不清是温热还是冰冷。
   
    “不过你将鲛人擒来,却是做得很好。”大国师说着,抽回了手,“北境没了他,这天下大乱的局面,还能再多个几十年。”言罢,他面无表情的离去,如来时一般丝毫未将他人看在眼里。
   
    顺德转过头,看着地上的朱凌,身体的战栗与颤抖越发大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