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与君初相识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死之交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死之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阳升起后,北境还是一如既往的为了新的一天繁忙起来。
   
    纪云禾从侧殿里推门出去,饶是她身中带着九尾狐的妖力,体温更比常人灼热,此时站在阳光之下,她的周身也散发着阵阵寒气。
   
    纪云禾在阳光中静静站了会儿,等着身上的白雾慢慢散去,随后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她迈步向前走去。
   
    身后殿门紧闭,偌大的驭妖台,好似空无一人一般寂静清冷。
   
    纪云禾独自一人走到了主殿之上,此时主殿上已有不少人在向空明呈上书信。纪云禾这才知道,为什么今天长意耽误了这么久没出现,却一直没有人来找他,原来是这个大尾巴鱼早就将自己的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
   
    他将自己的权利早就移交了出去,不管他在哪一天陷入沉睡,北境都不会因此有事务受到任何耽搁。
   
    纪云禾垂下眼眸,摸了摸自己脖子上鲛人留下的那一滴眼泪,嘴角不自觉的一勾,说不清是开心亦或难过。
   
    她等殿中的人已经处理完事务退了一波下去,才走进殿内,对空明道:“空明,有事要打断你一下。”
   
    空明看了一眼纪云禾严肃的神色,当即神情也沉凝了下来,他将剩下的人屏退到殿外,问:“他怎么了?”
   
    “他被冰……”纪云禾做了无数心理准备,但当这一行字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喉头一噎,身体里也仿似在这一瞬被刺痛了一下一般,微微一抽,她闭上眼,定了定情绪,又直勾勾的望着空明道,“他被冰封了。”
   
    空明双目一空:“为何如此快……”
   
    纪云禾沉静下来继续道:“边界还有结界的桩子要打,我待会儿会先去边界,只有辛苦你,安排一下长意的……长意的后事。”
   
    空明没有应话,纪云禾继续交代着:“长意身侧寒气逼人,你若安排人搬动他,且注意下自己的安全。我先去边界了。”
   
    交代罢了,纪云禾转身要走,空明却忽然唤住她:“你便只有如此反应吗?”
   
    纪云禾脚步微微一顿:“我该如何反应?”
   
    空明沉默片刻:“你是个心性凉薄的人,理当如此。”
   
    纪云禾嘴唇微微张了张,但最终还是闭上了。她迈步离开大殿,随即御风向边界而去。她是个心性薄凉的人?或许是吧,长意被冰封,她竟然没有寻死觅活,没有嚎啕大哭,甚至不曾为他发狂疯癫。
   
    她还平静的将他从门口又抱回了床上,还走出了侧殿,吩咐他人去安排长意的后事,现在甚至还御风离去,感到边界,去继续自己的“任务”。
   
    而这一切,还都发生在她新婚的第二天。
   
    她大抵真的是个心性薄凉的人吧。纪云禾想,不然,她为什么都没有做出那些为感情,而声嘶力竭的事情呢……
   
    她就这样接受了,接受了长意的闭眼,告别和离去。
   
    然后独自走下去。
   
    赶到另一个边界,大家像之前一样,将其他工作都准备好了。并且没有人来询问纪云禾为什么今天又来得迟了。每人都带着热情洋溢的笑看着纪云禾。
   
    昨日里帮她梳妆的一个姑娘走了过来,带着些许好奇和娇俏的对她笑道:“昨天怎么样?我们在边界都看到北境城里升起来的孔明灯了。”
   
    纪云禾看着她脸上的笑意,将心中所有的情绪都吞咽了回去,她对面前的姑娘报以微笑:“是的,很漂亮。”她全然未提今天早上的事,不说苦难,不诉眼泪,只清浅的笑着,道:
   
    “昨晚是非常美好的一晚。”
   
    从她回到北境城开始,给长意穿上她做的喜服,牵着他的手走上红毯,回头看见的漫天祝福,还有最后的最后,长意在她耳边吟唱的歌曲,一切都让昨晚成为了如此美好的一晚……
   
    姑娘听她如此回答,更是喜笑颜开,将这个好消息传递了出去。
   
    纪云禾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
   
    今天因为她来得太晚了一些,所以将结界的桩子打完,夕阳都已经快沉下地平线了。
   
    将任务做完,看着远山沉下去的夕阳,纪云禾却在此时,感到一瞬间的突如其来的空洞。在这个即将来临的黑夜里,纪云禾竟然开始迷茫了起来,她像忽然失去了目的的候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
   
    与她一同工作的驭妖师都回去安营扎寨,开始准备在边界度过这个夜晚。而纪云禾却呆呆的看着远方的夕阳落下,一动不动。
   
    直到夕阳彻底沉了下去……忽然!有人猛地拉住了纪云禾的肩膀。
   
    纪云禾身体跟着那拽住她肩膀的力道往后一转,她眼前出现了雪三月气喘吁吁的脸:
   
    “找你这么久,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雪三月道,“跟我回去,鲛人有救,需要你的力量。”
   
    纪云禾被雪三月拽着,跟着她走了好几步,大脑才将听进耳朵里的话都消化了去。
   
    当即,没有再耽搁,纪云禾立即跟上了雪三月的步伐,见雪三月御风而起,纪云禾便也连忙跟着御风起来:“长意有救?”一边御风,她一边询问雪三月,“如何救?”
   
    雪三月道:“空明和尚在准备鲛人的后事,但鲛人周身被寒冰覆盖,空明一人之力无法将其抬出,便叫来了林昊青,林昊青此前在研究炼人为妖的药物时,同时也研究过不少海外的奇珍异草,其中有一味,可以解鲛人术法反噬之苦。”
   
    雪三月的话说得很快,但纪云禾一字不落的全听进了耳朵里,她当即皱眉道:“若是需要海外异草,我现在便该去海外取回,还回北境城做什么?”
   
    “药草已在北境城。”雪三月转头看了身侧的纪云禾一眼,“就是离殊身上的佘尾草。”
   
    纪云禾一怔,御风的速度不自觉慢了一拍,但似乎洞悉了纪云禾的想法,雪三月将纪云禾手一拉,逼迫她继续跟上了自己的速度。
   
    “林昊青施了阵法,要将佘尾草之力渡入长意身体之中,但是长意身上的坚冰凝聚太快,阻挡了佘尾草进入。待你回去,将长意身体身上的坚冰融化,药草进入鲛人身体,即可助鲛人苏醒。”
   
    纪云禾心头一喜,但看着雪三月的背影,又立即沉默下来:“那离殊呢?”
   
    “离殊早就死了。”雪三月答着,声色听不出情绪。
   
    夕阳已经落下,但晚霞余晖仍旧在,纪云禾与雪三月在一片灿烂之中前行,但纪云禾的心情却全然不同于晚霞那般多彩。
   
    能苏醒长意,让长意免于冰封之苦,当然是再好不过。她也因此而雀跃欢喜,但正是因为知道这份雀跃与欢喜有多么的浓厚,所以纪云禾也知道对雪三月来说,这将是多么大的舍弃。
   
    长意之余纪云禾来说是生命中的最重要,离殊之余雪三月,又何尝不是?
   
    “别露出这个表情。”雪三月头也未回,只盯着前方道,“现在的离殊,是我的念想,但你的鲛人不是,他是一条命。”她回头看了一眼纪云禾,“或许是两条命。”
   
    纪云禾不由露出一声苦笑:“空明说我薄凉,你却说长意是我的命……”
   
    “那是因为那个和尚不懂你。”雪三月道,“纪云禾,相识这么多年,我知道你最会掩饰你的崩溃。”
   
    纪云禾眼睑垂下,方至此时,在有人说中她内心之时,那些所有的冷静掩盖之下的情绪,方才有片刻的泄漏,她嘴角颤抖,喉头几次起伏,最终,脱口而出的,也就只有两个字:“多谢……”
   
    纪云禾活到这个年纪,经历这些风波,说出口的话,越来越少,但心中的感情却因为经历的复杂,而拥有了越多的触觉。甜更甜,涩愈涩,感动动容,也越发的难以忘怀。
   
    “你我不必言谢。”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生死之交。
   
    一路急行,赶回北境。
   
    纪云禾与雪三月,踏入侧殿。此时的侧殿之内,相较于早上纪云禾离开的时候,空气更加寒冷,冰霜铺了遍地,还在往外延伸,仿佛又将这一方天地拉回了寒冷的冬月。
   
    空明在门边守着,见两人回来,眉头一皱:“快些。”
   
    纪云禾脚步更急。
   
    两人一入门,便看见林昊青坐在长意床榻边,而离殊站在床边。在长意与离殊心口上链接着一道光华,但光华却未触到长意身体,而是被他周身覆盖的坚冰抵挡在外。
   
    林昊青双眼紧闭,额上冒着冷汗,他坐在一个发光的阵法上,一动不动。
   
    “融化他胸膛前的坚冰即可。”雪三月道,“这只有你的黑色狐火能做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