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是一具尸体 > 第158章:神秘的死亡地带

第158章:神秘的死亡地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一路隐匿气息,几天后就到达了至尊帝城的城主府,循着徐叔的气息找了过去。
  
      “徐叔,我来了。”
  
      我也没有和守卫打招呼,直接冲进了大殿。对着徐叔气息的方向大叫了起来。
  
      “方林啊。”
  
      没想到徐叔没有回答我。倒是典雅大帝的。声音从大殿中传了过来,声音里带着些许不悦和尴尬的情绪。
  
      “卧槽,你怎么门也不敲一下。”
  
      紧接着,徐叔的声音直接在我脑海,里响起。略带着幽怨的语气对我说道。“阿爸。”妈一回到山村里爷爷家,就扑在了他的身上抽泣起来,孩子都这么大了,大学都快毕业了,没有想到出了这档子事。
  
      爷爷难过地拍了拍我妈的后背:“秀儿,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这孩子的命不好啊,他小时候我带他去省城碰到了个算命的,就说他命薄,活不过20岁,没有想到真的让他给说中了。”
  
      爷爷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我的死讯对他的打击是最大的,“不过,那算命的说只要在云儿死后用铜棺封住他的生机,事情还是有转机的。”
  
      “爸,难道这就是你将我们家的传宗宝下葬云儿的原因?这种事情你也相信?”爸爸杨志皱着眉头问道,他并没有悲伤过头,男儿向来是家里的顶梁柱,就算天塌了也要扛住。
  
      “我也知道这事情听着太怪诞了,但是我们家里正好有这铜棺,也不管它是什么传宗宝的了,我只是希望小云那孩子能体面地过去那边,下辈子投个好胎。”
  
      爷爷杨德叹道。
  
      “爸,我们下午就回去了,小云就要麻烦您老人家多照看了。”
  
      杨志声音有些颤抖。
  
      “唉,去吧,小时候就是我一直陪着他,以后我也会一直陪着他的。”
  
      杨德像是瞬间衰老了很多。
  
      这小山村的白天,全都被雾气笼罩着,空气之中的肃穆都能够拧出水来,整个山村都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山风在村中回旋,发出清凉的呜咽声,将村中的小孩子都吓坏了,本来就是我下葬的日子,这山风的声音就像是有谁在小声地哭泣。
  
      气氛压抑之下,这一天基本都没有村民出门。
  
      到了晚上,山风的阵势更大了,从空旷地带吹过来的山风狠狠地拍打在村中的房屋上,大门,窗户,顶盖都被拍打得“框框”作响,吓得孩子们都失声哭了起来。
  
      村中一间古朴的石屋之中,杨德端坐在床榻上,一直闭着的眼睛突然挣了开来:“不对劲,从云儿死了到现在满打满算也才是过了4天,3天丧葬饭加上半天的殡葬,算算时间也不对。”
  
      这个小山村的住户有大约100多户,居民300多人,虽然人数少,但是山村的历史却极为悠远,而杨德正是小山村的村长。
  
      杨德站起身推开桃木做的窗户,定眼打量了下屋外的情形:“看这阵势并不是头七回魂夜,出了什么状况了吗?”
  
      他也只敢在屋中看看,不敢在这种时候随意踏出房门。作为山村的村长,他的阅历足够丰富,在他的一生之中也曾经经历过不寻常的事情。
  
      “呼哧”,一阵夹杂着浓浓烟尘的狂风打向杨德的窗户。
  
      杨德连忙将窗户关紧,“糟了,难道说云儿那里有变故了?”
  
      他一直记着自己小时候祖父跟自己说过,这一片山谷,埋葬着一个恶灵,祖父跟他说只要山村的壮年男子数量足够,就能够镇压住那恶灵,不让他出来祸乱山村。
  
      镇压那恶灵的方法,只有凭借男子方刚的血气。所以山村的一代代的村长都会跟村民说无论这里怎么落后,都要留下部分的男丁。
  
      杨德知道的这些事情,除了下一任的村长他是不会告诉其他人的,而他还硬朗,距离退下来也还早着的,所以继任村长也没有选定。
  
      “不可能的,我们村男丁有30几个,血气足够镇压住那恶灵了。”
  
      杨德自言自语。
  
      就在他再次想要打开窗户的时候,一股腥风透过窗户缝打在了杨德的脸上,将他刺激的连连咳嗽。
  
      “看来是不想让我出去。”杨德淡然地坐回到床榻。
  
      山村在动荡不安,而在山村边沿的墓地却是无故地下起了倾盆大雨,空气之中的阴气太甚了,才会导致突降暴雨,很多公墓整年都是阴云不散的,这都是一个道理。
  
      “吼吼……”远处传来压抑的吼叫声,声音的穿刺力很强,在整个墓地中回响着。
  
      听那声音,似乎是在忌惮着什么。就在这时,墓地之中传出咔咔咔的骨节挪动声,听得人牙酸,这正是从我的坟墓之中传出去的。
  
      在我死后,我的意识本来是要散开回归到大地之中,从这个世界消失的,但是突然一股莫名强大的外力硬是拉扯住我的意志,将我离开身体的意识稳固在了体内,我感到很温暖。
  
      就像是小时候在爷爷的怀里听他讲故事一样,然后,这股力量似乎在帮我夺取身体的控制权。
  
      本来我是没法动弹的,但是在这力量的帮助之下,我一点一点地恢复着对身体的支配,只是,每获取一点控制权,我就感受到无尽的疼痛,那是干瘪的躯干和筋骨带给我的疼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