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丹师剑宗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如何通过黑海

第三百五十二章 如何通过黑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恐怖剑气仿佛江河之上朝着七层宝塔冲去,两者犹如火星撞地球撞在一起。乡·村·暁·说·網
  
      轰隆!
  
      九天神雷般的炸响响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一样的白雾升起,爆炸声持续了数分钟才消失。足足十多分钟余波才平息下去,陆尘站在数十米之外,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刚才她明明被余波重伤,可他的身体的恢复速度远远超过他的想象。短短几分钟时间,他身上的伤势就基本痊愈,身上的伤口也自动愈合。
  
      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犹如乞丐一样,他都以为自己没有受伤。
  
      “这是我的身体吗?”陆尘看着自己的身体喃喃道。
  
      为了验证自己的身体是否有超强的自愈力,陆尘在手掌上划出一条口子,结果仅仅三秒钟伤口就恢复如初。看到完好无损的手掌,他的眼睛都直了,半响说不出话。
  
      想要弄清楚自己身体到底怎么回事,陆尘内视自己的身体,越检查他眼睛瞪得越大,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好,甚至连心脉处的剧毒都消失了。原来一直困扰他的剧毒,居然就神奇消失了,特别是他的气血比蛮兽都强。在他努力之下,终于发现了身体特殊之处。陆尘意外发现,自己的血液之中,有一个淡淡的清香,里面似乎蕴含了无限生机一样。
  
      他几乎可以断定,自己身体有如此强的治愈力,和自己血液中的生机有关系。他的视线落到旁边昏迷的刑武身上,不由得眼睛一亮,几步就来到刑武面前。他用剑在刑武身上正准备向刑武下手的时候,后者居然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
  
      看到那雪白的剑在眼前晃动,刑武差点又晕了过去。任谁刚刚醒来,就看到有人想对自己下刀子,都会吓得三魂出窍。
  
      “大爷饶命啊!“刑武凄厉的叫道,那声音就如同即将被强暴的小媳妇一样。陆尘也是一愣,没想到对方居然在这个时候醒过来,看到对方那副样子,他心里升起了捉弄之心,道:“你不用害怕,我的剑非常锋利,一剑下去,立马玩完,保证你不会有任何疼痛的感觉。”
  
      “别,千万别,大爷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就饶了我吧。”
  
      “饶了你?”
  
      “对,只要你肯饶了我一命,我一辈子都感谢你的大恩大德。以后我在家中给你立长生碑,每天对你三叩九拜。”
  
      “何必等到以后呢?何不现在就对我三叩九拜。”
  
      “呃……”刑武脸颊抽搐,想到自己的小命还掌握在对方的手中,他一咬牙,正准备磕头求饶的时候。乡·村·暁·说·網陆尘突然道:“算了,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强人所难,让我放了你的小命也可以,你就随便拿点东西来换吧。我看你身上的镇龙桩就不错,刚好我缺一张凳子,我看就将镇龙桩给我坐凳子算了。”
  
      “坐你妹!”
  
      刑武在心头腹谤道,当然这些人他现在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他脸上堆起献媚的笑容,道:“大爷,其实镇龙桩没有什么用,不如……”
  
      啪!
  
      不等他将话说完,陆尘一巴掌拍到他脑袋上,道:“连大爷都敢骗,你活得不耐烦了。我可是看着那些人争夺镇龙桩的,这必定是一件宝贝。”
  
      听到陆尘的话,刑武心头一喜,在他看来陆尘并不知道镇龙桩的珍贵,自己口绽莲花忽悠他几句,对方就会对镇龙桩没有一点兴趣。于是,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越发献媚,道:“大爷,镇龙桩真的不是什么宝贝,那些人之所以争夺,是因为这件东西是一件信物。是各大家族的一个信物,如果同是大家族,可以用信物向其它的家族提出一个要求。但是,一般人得到信物也没有用,所以……呵呵,一般人得到这件东西也跟废物一样。大爷,这件东西对我的家族有很大的用处,而对你没有用,不如我送你一件宝贝作为交换,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
  
      陆尘眼睛一瞪,道:“哼,休想用一些不值钱的东西来忽悠我,我可不会上你的当。”
  
      陆尘说得义正言辞,心里却在狂笑,心道:丫的还想忽悠我,今天不将你身上的宝贝榨出来,我都对不起自己。
  
      “我怎么敢忽悠您呢?”
  
      说着,刑武从自己的空间戒子中拿出一块石头,道:“您看这块石头,这是当初我进入那条不归路之后得到的。兄台不要小看这块石头,它可是一块五行石……”
  
      “五行石?”
  
      陆尘一把将五行石夺了过来,他脸上一副不屑,道:“一块破石头有什么用,你就想用它忽悠我?”
  
      说完,陆尘就将五行石放入了自己的腰包,然后盯着刑武,那副模样分明在告诉对方,小子想让我饶你的小命,一块破石头可不行。
  
      刑武脸颊抽搐,这块五行石绝对是一件宝贝,可就自己成了落入别人手中。心中虽然不甘,但他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小命,等恢复了自由之后,再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他再次从自己的空间戒子中拿出一件东西,当拿出这件东西的时候,他满脸肉痛,心里更在滴血,道:“兄弟,我知道你在寻找圣液,恰好我也得到一滴,现在我将它送给你,你就放了我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