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丹师剑宗 > 第1949章 不经打

第1949章 不经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以,他刚刚见到田安,也不过是拱了拱手而已,并没有外宗执事那么诚惶诚恐。
  
  作为未来的外宗长老,而且还要比田安年轻三十岁,前途无量。
  
  他还需要怕田安?
  
  “陆尘,看来你是在外面自由惯了,无人管教。
  
  今天,就让我来管教管教你,让你知道我们偃月书院的规矩!”
  
  执事大喝,右手刷的摊开,形成五指大印,要将陆尘的长剑夺过。
  
  “你也能代表偃月书院,谁给你的脸?”
  
  陆尘讥讽大笑,手中青霜剑刷的横扫。
  
  一股淡淡的寒气从青霜剑中扫出。
  
  寒气在空中凝结,形成冰渣,狠狠地砸向执事的手爪。
  
  执事大吃一惊,没想到陆尘竟有这样的手段。
  
  他连忙运起内气,手爪上凝聚出一层气雾,将陆尘的冰渣挡住。
  
  谁知这时,陆尘突地窜出,青霜剑唰唰唰劈斩,寒气不停地四溢。
  
  站在不远处的田双棋等人,都感觉到一股股寒气迎面而来,几乎都能将脸冻伤。
  
  “好强!”
  
  田双棋目瞪口呆。
  
  她看着陆尘不停地出剑,紧逼执事,甚至都将执事逼得后退,不禁花容失色。
  
  陆尘不过是托月境六重,怎么会这么强。
  
  那执事可是直线境三重!
  
  跨越了一个大境界,其中还有六个小境界。
  
  陆尘凭什么可以将这执事击退?
  
  “玉儿,这个陆尘,你可千万要把握住啊。
  
  过不了多久,我也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田安拉过孙女儿,小声嘱咐。
  
  他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恐。
  
  天才,他见得多了。
  
  外门来来往往那么多弟子,每一年都会有几个天才出现。
  
  但是,像陆尘这么天才的,他是第一次见到。
  
  陆尘现在托月境六重,都可以打得直线境三重后退。
  
  自己也不过是直线境六重,而且年老力衰,战斗力发挥不出八成。
  
  若是真的打起来,恐怕自己也不是陆尘的对手?
  
  田安越想越是害怕。
  
  他不禁感谢向谦长老的开导。
  
  要不是向谦长老警告过自己,让自己不再暗算陆尘,恐怕过不了多久,等待自己的就是死!
  
  “住手!”
  
  再一次认识到陆尘的价值,田安一声大吼,冲向了执事背后。
  
  就见他忽的一掌,狠狠地拍向了执事的后背。
  
  “你!”
  
  执事大惊失色,连忙将内气聚集到后背。
  
  毕竟背后的可是直线境六重长老,危险更大。
  
  但是,他却忘记了,以田安这个老头子的精明,怎么也不会下狠手吧。
  
  事实上,田安雷声大雨点小,根本没有出什么力,就是吓唬他而已,让他收手。
  
  执事确实被田安吓唬到了。
  
  陆尘却是眼神一亮,大喜喝道:“田长老看不下去了,为我伸张正义!”
  
  说着,他身上气势陡变,身形一个扭动,剑法忽然变化。
  
  “不好!”
  
  执事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杀机迎面而来,骇的面如土色。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陆尘居然敢对自己下杀手。
  
  自己可是堂堂内宗执事!
  
  “死!”
  
  陆尘一声暴喝,哪管什么狗屁内宗执事。
  
  哪怕你是内宗长老,现在惹到我的头上,你也是死!
  
  本来杀不了你,但是有了田安帮手,杀你还不方便?
  
  嗤嗤嗤嗤!
  
  一剑又一剑,从不同的角度贯穿而过。
  
  “不!”
  
  执事发出凄厉的惨嚎,又疼又悔。
  
  早知道陆尘这么狠,自己就不应该把内气凝聚到后背,去抵挡田安。
  
  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帮剑门。
  
  哪怕穆林和自己有再深的交情,自己也不能为了穆林去惹陆尘啊。
  
  这两个人,都不是好惹的主!
  
  早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应该置身事外。
  
  贪一点儿便宜,竟送了性命。
  
  明明过不了五年,自己也就可以做外宗长老了啊。
  
  噗噗。
  
  执事口中不停地喷血,身上烂洞处鲜血汩汩流动。
  
  他惨白着脸,瞪大眼睛。
  
  直到是死,也不能瞑目。
  
  “长老小心!”
  
  陆尘一声大喝,一脚踹出,将执事的尸体送到了田安的手上。
  
  “我……”
  
  田安脸色发青,想骂人却骂不出口。
  
  他妈的!
  
  他心里暗骂。
  
  自己居然被陆尘这小子阴了。
  
  明明自己是来帮陆尘阻止那执事继续出手,谁知道却被陆尘栽赃嫁祸。
  
  这小子,真他妈狠啊!
  
  田安又恨又怕。
  
  恨陆尘这小子趁机杀人,害自己头上罩了一盆子屎,甩都甩不清。
  
  怕,则是怕陆尘什么时候来了兴致,也出手杀了自己。
  
  以这小子的心性,只怕绝对会记着以前的仇恨。
  
  自己在劫难逃!
  
  田安看着陆尘,一脸的复杂,一时间竟不知道以什么面目面对这个年轻人。
  
  是趁这个机会,以杀害执事的罪名击杀陆尘。
  
  还是趁机继续和陆尘交好,帮陆尘擦屁股呢?
  
  田安犹豫不决。
  
  这时候,陆尘忽然指着执事尸体大喝:“田安长老,此人徇私舞弊。
  
  为了讨好什么狗屁剑门,竟恶意针对我,扰乱内宗考核。
  
  甚至突然出手,要抢夺我手上的长剑。
  
  长老,您说他该不该杀?”田安一怔,发现演武场上众人瞩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