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丹师剑宗 > 第2168章 做作

第2168章 做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的就是我这样出众而又专一的男人。
  
  小梦若是知道,一定会感动的落泪。”
  
  “”
  
  陆尘无语,泼冷水道:“人家是看中你冰心宗少宗主的身份,你以为什么呢,别自作多情了。
  
  对了,时依依说想和你说几句话,你过去吧。”
  
  “什么,她居然还不死心,我不过去,我怕我会把持不住。”
  
  贝西元不停地摇头。
  
  陆尘嗤笑:“这都把持不住,等我将来去冰心宗告诉蒋云梦,你这猥琐的一面。”
  
  “千万别!”
  
  贝西元吓了一跳,无奈道:“那我就去狠狠地拒绝时依依吧,以表达我对小梦永不背叛的决心。”
  
  说罢,大义凛然的走出来,直面时依依。
  
  时依依依旧露出含情脉脉的眼神。
  
  但这次更加直白一些,道:“贝公子,男人都有三妻四妾。
  
  小女子不求做您的妻,也不需要名分。
  
  只要能做您的妾,我就很满意了。
  
  您能带我去冰心宗吗?”
  
  贝西元先是被这大胆的话惊得目瞪口呆。
  
  随后恍然大悟,道:“噢!我明白了。
  
  其实小尘说的没错,你就是看中了我冰心宗少宗主的身份。
  
  就是想让我带你去冰心宗吧。
  
  还好还好,要是你真的喜欢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拒绝了。”
  
  时依依连忙道:“其实依依对贝公子也是十分敬重的。因为贝公子对您未婚妻的感情,忠贞不二,当真是天下第一好男人。”
  
  “那是。”
  
  贝西元被捧得心花怒放,顿时又骄傲起来。
  
  时依依趁热打铁:“贝公子,您带我去冰心宗,我也想见一见让贝公子动心的女子,有多么的出色。”
  
  贝西元笑了一声,道:“可以。”
  
  时依依心里猛地一跳。
  
  这么简单?
  
  自己只是用口头请求了一下,连行动都不必付出,就可以得到贝西元的帮助?
  
  这家伙难道真的是天下第一好男人。
  
  如果他真的带自己回冰心宗,自己一定会对他顶礼膜拜。
  
  时依依心里暗暗发誓。
  
  可是,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贝西元刚刚只是随口说道。
  
  此时反应过来,就摆了摆手,道:“可以是可以,但需得到小尘的同意。”
  
  时依依惊奇叫道:“为什么需要他的同意,他不是你的随从吗?”
  
  她十分不解。
  
  主人有什么想法,随从不应该无条件服从吗。
  
  怎么还要征得他的同意。
  
  简直莫名其妙。
  
  贝西元道:“你别激动,我给你解释解释。
  
  因为小尘是跟着我来的,而我出入中州,都只能带一个随从。
  
  若是带你返回中州,小尘就得留在这里。
  
  所以,我要征得他的同意。
  
  如果他不愿意留在这里,我也没有办法了。”
  
  “这”
  
  时依依表情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刚刚生出的惊喜,立刻被一盆子冰水给激的冰凉。
  
  但是转念一想,并非没有任何希望。
  
  只要争取那随从的同意,不就可以了么?
  
  可要怎么说服那随从,让他心甘情愿留在南域呢。
  
  正想着,时依依看到贝西元将陆尘叫了过来。
  
  就听贝西元道:“小尘,是这样的,依依公主想让我带她去冰心宗。
  
  但如果带她,就不能带你回中州了。
  
  你觉得你想留在南域吗?”
  
  时依依紧张地看着陆尘,眼神中流露出请求。
  
  陆尘道:“不想。”
  
  时依依瞬间失落无比。
  
  虽然知道人家也不可能傻得这么轻易答应,但仍是难掩眼中的难过。
  
  但陆尘并不同情她。
  
  她觉得这个女人太天真了。
  
  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想让人带你回中州。
  
  你给人家有什么好处?
  
  别说跳一支舞,或者和人睡一觉就可以满足你。
  
  我们这两个人,可都不是猥琐的单身汉。
  
  都是有妻子或是未婚妻的男人。
  
  把你带回去,让人家贝西元怎么和他未婚妻蒋云梦解释呢?
  
  所以,肯定不可能带你回去啊。
  
  别看贝西元单纯,但人家也不是傻子。
  
  只是不好直接拒绝你,就把我叫过来,让我做恶人。
  
  那我陆尘就只能作恶人了。
  
  我不做恶人,难道让我留在南域?
  
  傻瓜才会选择不回中州,留在南域这个陌生地方呢。
  
  “尘公子,我能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吗。”
  
  时依依忽然对陆尘礼敬道,眼神中流露出请求。
  
  陆尘心里冷笑。
  
  这女人,太可笑了。
  
  把自己这个小小随从,都要称呼为尘公子。
  
  还摆出那么惹人怜爱的模样。
  
  装的太过分,就让人觉得很讨厌。
  
  于是陆尘摆了摆手,道:“不用单独说话,要说什么现在就说。”
  
  时依依见状一怔。
  
  她没有想到,自己都这样楚楚可怜了,居然还被人这样狠狠地拒绝。
  
  这人真的是随从吗。
  
  感觉他要比贝西元贝公子,还要骄傲一些。
  
  似乎根本不屑与和自己再说话,所以这样恶狠狠地拒绝自己。
  
  是自己连番的请求,让他对自己反感了吗。
  
  时依依心里暗叹。
  
  自己刚刚的举动,也确实有些太着急了。
  
  这样明目张胆的请求,还要切割人家这随从本身的利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