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丹师剑宗 > 第2171章 根本惹不起

第2171章 根本惹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并没有把手放到其他地方上。
  
  说明他还是有所忌惮的。
  
  毕竟时依依的父亲时德,那是货真价实的四方境二重强者。
  
  他若是发疯,徐一峰他们这些四方境一重,也得喝一壶了。
  
  所以,不必担心时依依。
  
  她最多只是去献歌献舞吧。
  
  陆尘如此安慰自己。
  
  其实如果力所能及,他并不会选择见死不救。
  
  而且一想到时依依之前在他们两人间的举动,就知道时依依一直都备受压迫,心里无比煎熬。
  
  可以的话,谁都愿意去帮一帮手。
  
  但是,现实很残酷啊。
  
  自己在考核大殿中,也只是小人物而已。
  
  贝西元更是和冰心宗有关。
  
  他若是敢胡闹,冰心宗都会被连累。
  
  所以,贝西元听到陆尘的话,立刻安静下来。
  
  良久过后,他叹了口气,道:“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还有心情看?”
  
  陆尘讶道。
  
  贝西元沉声道:“我要亲眼看着他们,以免他们僭越无礼。”
  
  “就算你看到了,你能怎么办?”陆尘问道。
  
  “我,我
  
  就算我不敌他们,我也定要阻止他们。
  
  如果今天没有看到,那我什么都不会管。
  
  但看到了,我必须管!”
  
  贝西元表情肃穆,认真到了极点。
  
  陆尘叹气:“你可真是闲的劲儿大。走吧。”
  
  贝西元可是自己能否返回中州的保证,自己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犯傻。
  
  要不然,可就连中州都回不去了。
  
  很快,他们跟着众人,就来到了夜宴的地方。
  
  本来这里是为他们两人准备的。
  
  但现在,这里则被徐一峰和臧九命他们霸占。
  
  一众考核大殿的护卫、弟子,都聚集在一起,十分恣意畅快。
  
  他们并没什么礼数,随便坐着躺着。
  
  旁边有城主府的舞女作陪。
  
  众人笑呵呵的吃喝玩乐,让人弹奏其靡靡之音。
  
  在那琴音中,时依依翩翩起舞。
  
  她跳起舞来,仿佛就换了一个人。
  
  之前的卑微颤抖和惊恐,都已经消失不见。
  
  在琴音中,她似乎饰演的是一个孤苦伶仃的舞女,歌声中透出无比的凄美之意。
  
  贝西元竟是有些呆了,暗暗落泪。
  
  陆尘则是暗暗叹息。
  
  在这世道中,你做什么不好,非要能歌善舞。
  
  这是可以能歌善舞的世道吗?
  
  除非是三大圣地最强者的子女,才有资格享受这些东西吧。
  
  但人家身居高位,也都要好好培养子女修炼更高级别的功法,力攀高峰。
  
  哪会花费时间去培养歌舞能力呢。
  
  谁也没时间去欣赏这些东西。
  
  除非是镇守各个外域考核大殿的这些废人,没有继续进步的潜力,便只能花费时间在这里潇洒。
  
  可怜你时依依,正好就撞到人家枪口上了。
  
  你说你若是住在南域其他地方,都不会这么惨,被人随意拿出来点歌点舞。
  
  面对贝西元的愤慨,陆尘无话可说。
  
  他只希望今天所有人都能有点儿耐心,不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祷告有用。
  
  那徐一峰除了口里花花,而且不时地摸摸时依依柔夷小手之外,也并没有更多的过分之举。
  
  反倒是一旁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眼神火热,似乎能吃人一样。
  
  陆尘注意到这人叫做臧九命。
  
  但除了徐一峰称呼他为九命之外,其他人则都尊称他为臧少爷。
  
  看来和徐一峰都是少爷级别的人物。
  
  若是这家伙对时依依有想法,那谁也没辙。
  
  陆尘还发现,竹陆之中,一直都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身影身上有隐隐压制的怒火。
  
  毫无疑问,便是时依依的父亲时德了。
  
  可怜南域皇城城主,四方境二重巅峰强者。
  
  何等尊贵的人,却在这里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调戏了一晚上。
  
  他也真是一个能忍耐的人。
  
  好在一夜就这么过去。
  
  大家各自散开。
  
  陆尘道:“好了,都没事了,我们回中州吧。”
  
  贝西元讶道:“这就走吗?”
  
  陆尘点头,低声传音:“无极圣法我已经到手了,等返回中州,我就将无极圣法给你。”
  
  “什么!?”
  
  贝西元大吃一惊。
  
  无极圣法居然到手了。
  
  不是说没有从宋智那里换到手吗。
  
  这个小机灵,是骗自己的?
  
  果然是一个藏头露尾、不干不脆的小机灵。
  
  如此猥琐!
  
  “你把无极圣法拿出来让我看看。”
  
  贝西元说道。
  
  陆尘摆手:“不行,得返回中州之后,我就给你看。”
  
  “但我并不想返回中州!”
  
  贝西元认真说道:“看了依依公主的歌舞,我知晓了她的人生有多么的凄惨,我要带她走。”
  
  陆尘脸色一变:“你带她走,是让我留在南域?”
  
  “不,山人自有妙计!”
  
  贝西元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陆尘对此存疑。
  
  什么山人自有妙计,只怕是坑人吧。
  
  “来吧,我们去找依依公主。”
  
  贝西元得意道,似乎胸有成竹。
  
  陆尘跟着他。
  
  两人很快就走到竹陆深处。
  
  就看到时依依和时德父女两人在凉亭里坐着,默然不发一言。
  
  贝西元和陆尘走近,拱了拱手,道:“依依公主、时叔叔,你们在这里啊。”
  
  “是你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