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丹师剑宗 > 第2250章 不简单的女人

第2250章 不简单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以想象,应该是这个前辈强者对这个女子深爱难忘,便用心刻画出这样的雕像,以作怀念。
  
  因此,这些雕像中蕴藏的精神力和意念,就比之前的那些强的太多了。
  
  光是站在雕像下面,都让人感觉到压力。
  
  似乎是前辈的意志在注视着你,制止着你,让你不能对雕像细看。
  
  毕竟这个雕像是人家的私人藏品,岂能让外人随意窥探?
  
  当然,若是这前辈还活着,只怕将军营所有人都得死。
  
  但是他死了。
  
  大家便可以看的痛快。
  
  只是有一些人竟是看的入魔了。
  
  仅仅一个月,陆尘就看到有一位虚空境二重的帝者,冲到了那雕像之前。
  
  他先是跪拜,随后猛地一头撞死在那雕像上。
  
  鲜血溅满了整个雕像。
  
  触目惊心!
  
  “这就是盲目参悟大神通的愚蠢啊!”
  
  一个人忽然叹气。
  
  陆尘莫名的感觉这声音还有些熟悉,至少自己以前绝对听过。
  
  他疑惑的回头看去。
  
  心头讶异。
  
  真的似曾相识,但却不是很熟悉。
  
  咦,想起来了。
  
  这个家伙,叫做侯永臣。
  
  当初就是他代表血刀门,击杀了他们偃月书院的天才魏天扬。
  
  之后自己在皇城遇到了他。
  
  本来是要杀他的,但自己还要对付紫云明珠,就将他放过。
  
  再之后,就没有见到这个家伙。
  
  没曾想竟在这里见到。
  
  这家伙果真是个天才,而且还拥有机缘。
  
  当初就在皇城域的小遗迹中,得到了九星灵器刀,还斩断了邰广平一臂。
  
  如今他又走过了修炼大殿,顺利来到了将军营。
  
  其气运,可要比大多数人都强的太多了。
  
  可惜,他却又遇到了自己。
  
  侯永臣发现有目光注视而来,定睛一瞧,就看到了陆尘。
  
  一个海妖?
  
  虽说侯永臣打心底里瞧不起海妖,但是不得不承认,能够进入将军营的海妖,将来前途无量。
  
  至少人家是海妖本族,是嫡系。
  
  他们人类,再怎么被信任,也不可能和海妖相提并论。
  
  于是他微微一笑,道:“这位兄弟是新来的吗,第一次见到,我叫侯永臣,兄弟如何称呼?”
  
  陆尘道:“我叫蒲尘。”
  
  侯永臣笑道:“大家都叫臣,看来很有缘嘛。
  
  刚刚蒲尘兄弟是不是很疑惑,怎么会有人撞死在雕像前面。
  
  我可以告诉蒲尘兄弟,这位在将军营领悟此雕像,领悟了不下百年之久。
  
  百年间,他的修为都提升到了虚空境二重。
  
  可惜,仍是无法领悟神通,反而被这雕像中的意志弄疯了。
  
  所以说,领悟神通要量力而行。”
  
  “多谢提醒。不知道侯永臣大哥领悟的是什么?”
  
  陆尘问道。
  
  侯永臣道:“我领悟的也是一个雕像。但是我给自己限定了时间。若是二十年之内无法领悟出大神通,便放弃雕像,领悟壁画!”
  
  陆尘惊叹道:“侯永臣大哥可真是有大毅力者。
  
  若是我领悟雕像二十年,不管有没有领悟出大神通,都不会放弃。
  
  毕竟是二十年的苦功,岂能说放弃就放弃。”
  
  侯永臣摇头叹道:“蒲尘兄弟,这种想法可要不得,不知道多少人都毁在了这样的想法中。”
  
  陆尘赞道:“侯永臣大哥果真是有大智慧的人。
  
  你们人类的智慧,就是比我们强。
  
  我还想请教侯永臣大哥一些东西,不知道侯永臣大哥有没有时间。”
  
  侯永臣笑道:“能给蒲尘兄弟一些先来者的经验,是我的荣幸。”
  
  两人相谈甚欢。
  
  陆尘和他一起沿着街道行走,询问他这些神物的神通属性。
  
  侯永臣至少在这里呆了有四年,对这些神物都有所了解。
  
  得到他的帮助,陆尘省了不少弯路。
  
  “娘,我决定了,要领悟雕像。那壁画我差不多要领悟成功,但我不想要普通的神通,我要大神通!”
  
  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陆尘看了过去,发现是一个眉目英挺的青年。
  
  可他虽然是青年,却显得有些孩子气。
  
  而且,陆尘并不认识他,可偏偏觉得他的眉目眼神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不禁陷入沉思,充满好奇。
  
  “蒲尘兄弟,怎么了?”
  
  侯永臣讶异问道。
  
  他循着陆尘眼神看去,随即恍然道:“蒲尘兄弟,我劝你不要去想她。她可是徐道广元帅的女儿,徐映雪。”
  
  陆尘憨憨一笑,道:“我可没有什么想法。徐道广元帅对我很好,我绝不会唐突。”
  
  “那就好。”
  
  侯永臣松了口气。
  
  他就怕蒲尘这家伙仗着是海妖,胡作非为。
  
  自己还不想被他连累。
  
  虽然自己只是和他交流了这么一会儿,但若是惹恼了徐道广,只怕但凡是和蒲尘说话的,都得死。
  
  徐道广此人,代表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大势力。
  
  这个男人太强了,让人不得不忌惮和恐惧。
  
  对侯永臣的想法,陆尘一概不知。
  
  他看到了徐映雪的时候,就立刻知道刚刚看到的那青年是谁了。
  
  这青年一脸娇气的偎依在徐映雪身边,还称呼徐映雪为娘。
  
  再一联想他刚刚长相上的特征。
  
  毫无疑问,这是徐映雪和袁世煌的儿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