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丹师剑宗 > 第2720章 走投无路

第2720章 走投无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就走吧,可惜了那件东西,竟然不在这里,也或许在这里我们却找不到。”
  
  兰陵道说道。
  
  “走吧。”
  
  陆尘二人一兽正要往外出去,但此时却感觉到一股毁灭的气息席卷而来。
  
  那股气息压力之大,即使还在远处,却依然让陆尘他们感觉很难受。
  
  纷纷祭出护体兵器才稍微缓和过来。
  
  “那是什么东西?
  
  在我们快速的往我们这边过来!”
  
  陆尘大惊道。
  
  他们脸上此时布满了汗水,身躯稍微下压了一点,脚已经陷入了地面一部分。
  
  “不确定,但想来不是什么好兆头,似乎...似乎是灭世的力量。”
  
  在场几位,也唯有兰陵道此刻能解答出他的疑问了。
  
  “恐怕不到十几个呼吸那东西就过来了,想来这里的守护无法抵挡那东西的力量。
  
  快?!我们快走!”
  
  兰陵道声嘶力竭的叫道。
  
  “往哪走?
  
  现在还能往哪走?”
  
  陆尘脸色苍白,霎时间,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众人。
  
  “祭坛,祭坛那边,那里有开启阵法的钥匙。
  
  那幅画就是,把他拿下插入到中间处,就可启动阵法,传送我们离开,快!”
  
  兰陵道此时脸色也是,他知道他们的时间不多了,索性把话快速的说完。
  
  “我动不了了,压力太大了!”
  
  陆尘他很想按他说的做,但是无奈他无论如何也前进不了,似乎有座山在压着他。
  
  兰陵道此时脸色铁青,面目狰狞,朝着太古凶猿说道:“太兄,我们马上用所有的能量来护住后方,要快!”
  
  太古凶猿不语,但是却用行动来表示这一切,一股冲天的能量自他身上爆发开来,兰陵道也是,一红一蓝交互而替。
  
  陆尘当即感觉压力瞬间一缩,步子可以迈开了,便用尽所有的力气,以及那天道的力量飞奔而出。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下了那副画,按他原先想的必定要耗费点时间才能拿下的,不料这幅画既没有什么玄机,才让他快速得手。
  
  当即把画往祭坛中央处一插,顿时整个祭坛活络开来了。
  
  整个空间开始亮了起来。
  
  还没等他高兴,那死亡的气息已经到了大殿外,想必再有两个呼吸就到达他们这里了。
  
  “快走!”
  
  陆尘大声喊道。
  
  “保重,陆兄!”
  
  兰陵道他不是不想走,但他却走不了,何况这一死也并不白来这世上走一遭。
  
  “嗷~~”太古凶猿眼含一丝不甘以及骄傲,却没有走过来,依旧为他争取。
  
  现在可不是想什么乱七八糟之类的情绪的时候,当死亡来临时,可不管你是谁!他会用一把镰刀来狠狠的收割你,在该收割的时候。
  
  陆尘也不是那种婆妈的人,立即就跳进了传送阵里。
  
  而在那一刻传送阵启动,死亡的气息也开始淹没了兰陵道和太古凶猿。
  
  陆尘还没来得及看他们最后一眼,一道白光瞬间把他淹没了。
  
  不知道这是第几个月了,陆尘一动不动的躺在那沙漠里,头顶上挂着一个大太阳,没日没夜的转动着。
  
  让他在这里被晾着晒,没见过夜晚的寒冷。
  
  几个月前,在他被传送阵传送出去的一瞬间,他整个人的神识都受到从摧残,一度以为自己的身体和脑袋分家了。
  
  就在他准备庆幸能生还的时候,他内息了自己的身体一遍。
  
  才发现他的修为已经没有了,就连丹田和所有宝物也已经被那传送的力量给击碎了。
  
  得出这一结果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神识得到了保留,虽然已经重伤了,但只要他还有神识在,未必不能再恢复往日的修为。
  
  没过多久,头顶上飞来无数的黑点,那刺耳的尖鸣让他的神识再次受到了些微的打击。
  
  不过还不至于伤到最根本。
  
  那黑点的样子他从来没见过,腰生四翼,脚有八指,散发出淡淡的魔气。
  
  上方的黑点似乎没察觉到他,又或是看不上他,一眨眼的功夫消失在了天际,仅留下那淡淡的云层勾勒出一道唯美的风景线。
  
  在这偌大的沙漠里,远处徐徐的行进着一帮车队。
  
  领头的是个头长犄角的人形怪物,有两米多高,裸露的身躯也不知是公是母,是雄是雌,座下骑着的是一个八条腿的奇兽,又名为驳俊。
  
  在他后面有上百多同他般的犄角人形怪物以及那些驳俊。
  
  车上又众多般的物品,被几个封闭的笼子给封锁着。
  
  这般样子看来与那些大陆的商人有些相似,唯独不同的是,都没拿着趁手的兵器。
  
  就这般,这帮车队往一个位置直行,如果没偏差,过不了多久路上肯定能碰到陆尘。
  
  ......云顶之上,坐落着一处山脉,寻常人却又看不到。
  
  那里有两个老者在下棋博弈,其中一人身穿黑衣,头生犄角,与沙漠里那般家伙体态一样;另一个似陆尘一般,身穿白衣,但腰部却有两块鼓起的物状。
  
  黑衣执棋,一步落下,对方的棋子霎那间被困起来。
  
  白衣执棋,一步落下,局势立板回来。
  
  一人一棋,你攻我守,不相上下。
  
  “世道变了,你我二人下了这盘棋有上百万年了,期间是有来有回,从未停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