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八百八十三章 破局 四

第八百八十三章 破局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对于冯保的疑惑不解,朱平安是感慨颇深的。      确实,如果自己不是来自现代,对明史了解清楚的话,自己也会看好景王,也会对景王府侍讲学士之职趋之若鹜的,这可是从龙之臣,求之不得都来不及,又怎会拒之门外呢。      但是,历史不会撒谎。      景王卒于嘉靖前,裕王登基继承皇位。      当然这种历史真相,朱平安是万万不能对冯保说的,对谁也不能说。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后,冯保离开了无逸壂,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今天接收到的信息,对冯保来说,不亚于看到了太阳打东边升起。      朱平安送走冯保,返回无逸壂,在桌上铺上一张宣纸,一脸淡定的摹写起了《太公六韬》。      笔酣墨饱,      龙蛇腾跃。      时间悠悠过了半个小时。      昭阳殿内。      卢靖妃从不同的渠道又陆续收获了很多关于朱平安的更确切的信息。      事关皇儿选师,卢靖妃分外操心,一得到嘉靖帝有意迁朱平安为景王府侍讲学士的消息,卢靖妃就再次让人去打听、收集朱平安的底细。      虽然不如杨博士,但若朱平安勉强算是个好的倒罢了,若不是个好的,那本宫可不答应。      皇儿府上的职位都是有限的,更何况还是侍讲学士这样重要的位置了。      他们可是皇儿争夺储君之位的班底,日后皇儿能否成功继承皇位,很多时候都要依仗他们呢。      为了皇儿的前途着想,若他朱平安不是个好的,本宫说什么也不能答应。      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听着内侍禀告的关于朱平安的消息,让卢靖妃千娇百媚的俏脸蛋越来越凝重了。      “回娘娘,朱平安出身于一个叫做下河村的贫寒农户家庭,祖上往上数十代都是以务农为生,五服里的亲戚也都是普通人,没有做官的,也没有发财的。他有一个大伯,倒是个读书人,只是考了二三十多年了,也还只是一个童生,且其在外债务颇多,应考期间还寻花问柳,风评不好……朱平安的岳丈是临淮侯府的二老爷,早年因为悔婚另娶被老临淮侯赶出了家门,目前在南方经商,颇有财力,不过朱平安毕竟只是女婿,恐怕也借助不了岳家的多少财力……内宅方面,朱平安只有妻子一人,无妾,无子女……”      一个小太监跪在卢靖妃脚下,将他负责打听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向卢靖妃汇报。      他口中五服是古代用来确定亲戚远近的一种依据,来源于五服制度,以父系亲属为计算对象,范围包括自高祖至玄孙的九个世代,通常称为本宗九族。古代的亲戚,一般指的就是这五服的亲戚,出了五服就不怎么来往了。      听了小太监的回禀,卢靖妃娘娘的脸色变差了很多。      一个泥腿子出身,身边没有借的上力的亲戚,日后能为皇儿提供什么助力?!      不扯皇儿的后腿就不错了!      不行。      愈想,卢靖妃柳眉愈发的紧皱。      “娘娘,我在无逸殿暗访,听到了不少官员还在议论朱平安朱大人在外面开食肆的事情。”小太监接着回禀道。      “嗯。”      卢靖妃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朱平安在外面开食肆的事情,她之前就知道了。      堂堂的一个状元郎,放着煌煌正道不走,偏偏要去沾染一身铜臭味,做什么食肆,还是做那种上不得台面的猪下水,真不愧是泥腿子出身,穷疯了吧,也不嫌臊得慌,他一个人把天下读书人的脸都给丢光了。      怎么看怎么是个贪财的。      这种贪财人若是成了皇儿的侍讲学士,日后还不得给皇儿抹黑啊。      要是他再捅出什么贪赃枉法篓子,皇儿还不得背上御下不严的过失。      若是再因此失去了圣上的看重,那后悔都来不及了。      “娘娘,奴才在无逸殿听人议论,好像是朱大人的食肆开张大吉,生意红火的不行呢”小太监好像没有看到卢靖妃难看的脸色,继续说道。      “够了。小武子,你说说,你打听到了什么?”卢靖妃皱着柳眉,伸手点了点另一个小太监。      “回娘娘。这朱平安倒还是个有些能力的。”小武子向前跪了一步,低着头回禀道。      “哦,说来听听。”      卢靖妃皱着的柳眉稍稍舒展了一些,向前倾了倾身体,很是感兴趣的点了点头,示意小武子继续。      “上个月圣上令朱平安朱大人稽查太仓银库,朱大人查完账本后要盘库核查金银,盘库当日户部、工部、银库等衙门的数十名官员都在现场。银库的官员心里有鬼不想让朱大人盘库,于是就拿出太仓银库的律制来难为朱大人,说‘反进出太仓银库者,须除去外衣……’,没想到银库的官员话还没说完,朱大人就把自己脱了个一干二净,一丝不挂的走进了银库,一举揭开了太仓国库亏空巨案”      小武子跪在地上,活灵活现的说着当时的场景,后面夸赞朱平安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卢靖妃一声惊呼打断了。      “啊?!”      卢靖妃听到小武子说朱平安光天化日之下脱的一丝不挂走进太仓银库的时候,不由得惊呼出声。      “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当着那么多官员的面,他竟然脱的一丝不挂”      卢靖妃花容失色,惊呼出声,震惊的以至于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之下,他朱平安竟然脱得精光?!!!      礼义廉耻呢?      圣贤书读到哪里去了?      但凡他朱平安要一点脸,都不会干出这种没脸没皮的事。      人要脸树要皮。      这要是有点气节的读书人,别说主动脱了,即便是被人当众剥了衣服,都得自戕以全名节。      朱平安还真是一个毫无廉耻之心、离经叛道之徒。      别说什么揭开国库失窃大案,他不脱就揭不开了国库失窃大案了?      我就不信了!      为了立功,他朱平安还真是不择手段。      不行。      朱平安这样的无底、贪财、不知廉耻、急功近利之徒,怎么能做得了皇儿府上的侍讲学士呢!      朝来暮去,耳濡目染之下,要是皇儿再被他影响了?!      卢靖妃只要一想到自己谦谦君子一样的皇儿也像朱平安那样贪财、无德、急功近利、当庭广众之下一丝不挂卢靖妃就一刻也待不住了,双手提着华服裙摆,急冲冲的向昭阳宫外小跑。      “娘娘,娘娘”      “娘娘,等等奴婢,您要去哪啊?”      身后,惊呆了的宫女、太监慌忙追赶。      “本宫要去见圣上。”卢靖妃焦急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头也不回的一路小跑。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