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三十四章 已有求情人

第一千三十四章 已有求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手捏着墨锭,一边动作优雅的研墨,一边监督朱平安喝补汤,让朱平安着实享受了一把红袖添香的滋味,等朱平安用完了补汤,李姝才轻扭柳腰,盈盈离去。       朱平安目送李姝离去,鼻息间还萦绕着李姝留下的味道,淡淡的幽香。       如斯夜晚,让人沉醉。       不过,现在不是沉醉的时候,杨师兄还在鬼门关门口亟待解救呢,朱平安晃了晃脑袋,将脑海中的旖旎甩去,把视线从门口收回来,再次将精力集中在求情奏疏上。       朱平安将思路从头整理了一遍后,提起毛笔饱蘸蘸墨,开始拟写求情奏疏草稿:       裕王府侍讲学士臣朱平安谨奏:上有明君,下方有谏臣。今有圣主明君在上,我朝言路广开,方有今日之狂愚谏臣杨继盛。杨继盛者,狂愚之人,其弹劾大学士严嵩之奏疏,言语诖误,万死难辞其咎,然其心赤诚无他,以大明社稷长利为其任。惟望圣上,念期忠心,复悯其狂愚,谪发远戍,以全圣主好生之德。       写完草稿之后,朱平安停下毛笔,默读了一遍,又字斟句酌了起来。       斟酌了半天后,朱平安在草稿上圈改了数处,又在最后添加了几句。       然后继续斟酌。       如此,反复修改了数次,一直到外面模糊传来更夫“子时三更,平安无事”的打更声,朱平安方形成了一篇令自己稍感满意的求情奏疏。       再接再厉,朱平安伸了一下腰,打起精神,将奏疏草稿誊写在了正式奏本上。然后,将正式奏本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明日要穿的官服衣袖内袋里。       朱平安准备明日在裕王府打个照面,然后就将求情奏疏递交至通政司衙门。       一切都准备妥当后,朱平安方离开书房至卧室就寝。       “朱哥哥,你终于忙完了呀,以后可不能再熬这么晚了,对身体不好......”       朱平安走进卧室后,睡眼朦胧的李姝,一脸幽怨的看向朱平安,嘟着小嘴嗔道。       “你怎么还没睡啊,以后早点睡,不要等我。”       朱平安看到李姝的黑眼圈,知道她一直在等着自己了,不由心疼不已。       “我才不是等你呢,我只是睡不着而已......”李姝嘴硬不承认,傲娇小模样很可爱。       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李姝俏脸蛋越发红扑扑的了。       夜正央,窗外明月皎洁,夜幕幽蓝,周围点缀着一颗颗可爱的星星,一眨一眨的闪烁着金色的弧光,宛若织女织向人间一道道爱的金线。       夜深人静,一宿好梦。       第二天一大早,朱平安用过早膳后,在刘大刀的陪同下骑马去裕王府应卯。       裕王府里谈论的仍然是昨日的朝审,对于昨日朝审,众人都有心中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昨日,虽有严党如刑部侍郎王学益等人,逼问杨继盛幕后主使,意欲将裕王府拉下水,但是杨继盛死不承认受人指使,令王学益等人阴谋没有得逞。       虽然还不能彻底放松,但至少可以松一口气了,情势比起前天来要好太多了。       朱平安本来准备进了裕王府,将手上的要紧事处理完就向裕王告一个短假,去通政司衙门递交求情奏疏的,没想到一进裕王府被琐事绊住了手脚,一直到了上半晌才得以脱身,等向裕王告了假,都已经快到十一点了。       时不我待,朱平安揣着奏疏急急出了裕王府,径直往通政司衙门而去。       为赶时间,朱平安中间还抄了一个近道,穿过广场至午门,越过午门至通政司衙门。       未至午门,朱平安远远的就看到午门竟然有很多人,还听到一阵嘈杂的喊打呼痛之声,一阵哀鸿遍野,走近才发现原来是午门有三位官员在被打廷杖。       怎么回事?       怎么有三位官员同时被打廷杖?这都多长时间没见过集体挨廷杖了。       朱平安惊奇不已,上前询问,然后得知这三位官员都是早晨上疏给杨继盛求情的。       “圣上口谕:今后有谁再敢为杨继盛求情,沽名钓誉,多嘴多舌,定严惩不贷。诸位大人,都好自为之吧。有谁再想为杨逆求情,这三位大人就是榜样,不,这三位大人算是运气好,首犯,只是挨一顿廷杖,若是有人再犯,那就是明知故犯,后果就不用杂家说了吧,诸位大人都掂量着吧。”       在打廷杖的过程中,一位白面无须的宦官行至围观众人跟前,面无表情的宣谕,宣读完嘉靖帝口谕后,宦官又特意多说了几句警告众人。       嘉靖帝的口谕一出,在场的大人皆是一阵震悚,原本心里还有为杨继盛求情的想法,但听了嘉靖帝的口谕以及宦官的警告,那点想法也就瞬间熄灭了。       嘉靖帝这口谕可不是说说玩的。       自嘉靖帝登基以来,类似的口谕留下过多次,每次都是言出必行,但凡有违背的大臣,不论官居何位,都会被重重的严惩。轻则贬谪廷杖,重则有可能会丢掉性命。       死道友莫死贫道。       古往今来,都是通用的道理。       所以,听了嘉靖帝的口谕以及宦官的警告,大臣们皆是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原本人群中还有几位准备去通政使司递交求情奏疏的大臣,此刻已经悄悄的把袖子里的奏疏一撕两半,然后调转方向,打道回府了。       唯有朱平安例外。       站在人群中的朱平安,像是突然间耳聋了一样,就跟没有听到嘉靖帝的口谕和宦官的警告一样,这边宦官上一秒才宣读完嘉靖帝的口谕、警告完围观大臣,下一秒人群中的朱平安就已经抬脚继续往通政使司前行了。       以朱平安对嘉靖帝的了解,按照嘉靖帝的脾气,自己上奏求情奏疏后,估计免不了挨一顿廷杖。       但是,如果自己挨一顿廷杖,能换杨师兄一条命,还是很划算的嘛。       一顿廷杖和一条命,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另外,自己再上点孝敬,这一顿廷杖还能再打一些折扣,估计养十天半个月就好了,很划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