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谦公公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谦公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福泽深厚、官运亨通啊,竟然能结识御马监掌印太监陈洪陈公公,我等无忧矣。日后张县丞飞黄腾达了,可莫要忘了我等才是啊。”      “张县丞真是令人羡慕啊,上次进京结识了严小阁老,这次又结识了御马监掌印太监陈公公,有这等关系,日后想不飞黄腾达都难啊。张县丞日后可要”      一干胥吏纷纷起身向张县丞敬酒,大拍马屁,以求张县丞日后照拂他们。      至于结交太监,会不会被人视作阉党,会不会被人看不起,他们完全没有这种顾虑。因为,这年头当官的哪个不是结党营私,结交太监也相当普遍,即便是当朝严阁老,据说对宫里的太监,也是礼遇有加,经常笼络结交呢。      如果能成为阉党,他们还巴不得呢,成为阉党,他们起码有机会从“吏”这个官僚集团鄙视链的最低端,上升成为“官”呢,只是没有机会而已。他们心里有数,他们还没有成为阉党的资格,就他们这样,宦官还看不上他们呢。      不过,明日是个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如果能入了御马监掌印太监的眼,以后前途就有着落了。      “咳咳,我结识的并非御马监掌印太监陈洪陈公公,不过”听着一干胥吏的恭维,张县丞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毕竟明日就要宴请贵人了,也瞒不住,现在不提前说清楚,等明日笑话更大。      什么?!      张大人您说什么?你说你结识的并不是御马监掌印太监陈洪陈公公?!      一干胥吏闻言傻眼了,心里面本来激动的跟火烧一样,此刻听了张县丞的话,宛若兜头被浇了一盆凉水,嗤啦一声,将他们的热情浇灭了。      张大人您这不是拿我们开心吗?!      您结识的不是御马监的掌印太监陈洪陈公公,那您跟我们说这么多关于御马监陈洪陈公公的话干嘛啊。您这不是让我们白高兴了一场吗?!      一干胥吏虽然没有抱怨出口,但是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看到众人的表情,张县丞微微笑了笑,老神在在的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一直等到一干胥吏都注意到他出于意料的淡定和胸有成竹后,他才不慌不忙的对众人说道,“我结识的并不是御马监的掌印太监陈洪陈公公,但也差不远了,通过这位贵人,结识陈公公那是易如反掌。”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听了张县丞的话,一干胥吏重又燃起了灼灼的激动,现在他们才明白,为何一开始他们问这位贵客就是负责采买金宝珍珠的大人时,张县丞会意味深长的说是也不是了。      “张大人,您就别卖关子了,还请告诉我们吧。”有胥吏苦笑着说道。      “呵呵,这位贵人啊不是别人,就是这位御马监陈洪陈公公的干儿子谦胥谦公公。”张县丞微笑着对众人说道,“御马监掌印陈公公总共收了四个干儿子,这位谦胥谦公公是他年纪最小的干儿子,也是最受他器重的干儿子。”      原来贵人是陈公公的干儿子谦胥谦公公!怪不得张县丞说通过他结识陈公公易如反掌呢。      太监又不会生育,他收的干儿子,那跟平常人的亲儿子又有什么区别。那就是一家人了。谦公公是陈公公的干儿子呢,通过儿子认识爹不是易如反掌吗。      顿时,一干胥吏重又激动了起来。      谦胥谦公公,听名字是个好相与的,明日一定要把握机会,把这位谦公公陪好。      “张大人,您是如何结识的这位谦公公,给我们说说呗。”一干胥吏好奇的问道。      “这位谦公公呢,当初我去京城疏通关系时,拜访严阁老的外甥欧阳公子时,有幸与这位谦公公有过一面之缘,这位谦公公是卢靖妃娘娘宫里的,欧阳公子是景王府观政,景王那可是卢靖妃的亲骨肉。所以,我才有幸与这位谦公公有一面之缘。说来也巧,圣上取太仓银十五万两,诏令买办金宝珍珠,这事是由御马监掌印陈公公负责。这买珍珠,自然要来咱们江南沿海了。陈公公下江南采买金宝珍珠,自然不可能是一个人。所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次采买珍珠,他带了两个干儿子前来,其中一位便是这位谦公公。这位谦公公便是负责在咱们台州府采买珍珠。不巧的是,正好碰到了倭患,被困在了山里。前几日我与倭寇周旋,恰好听说谦公公被困在附近山里的消息,便大着胆子去拜访了。没成想这位谦公公竟然对我还有印象,这样便结识了。”      张县丞说到此处,忍不住一脸的得意,很是为他把握机会的决断感到得意。      当然,张县丞并没有对众人说,他将他祖传的一颗大珍珠献给了谦公公。      这才是结识的关键。      张县丞家以前是个普通家庭,不知那一代先祖侥幸得到了这颗大珍珠,然后就转运了,张家就发家了,从此后这颗珍珠便作为他们张家的转运珠,成为了他们张家的传家宝,历代祖宗皆有遗命,这颗珍珠要作为传家宝,代代相传。      不过,张县丞对于祖宗的遗命是不在乎的,什么传家宝啊,哪有实打实的利益重要。如果能用这颗珍珠结识了贵人,那我以后的仕途可就顺利多了,我仕途顺利了,那我张家自然也就更旺,那这颗珍珠自然也就发挥了价值了。      听说谦公公是来台州府采买金宝珍珠的,张县丞毫不犹豫的便将自家的转运珠传家宝献给了谦公公。这颗珍珠它又大又圆,成色也好,经过张家历代温养,珍珠隐隐有一股灵气谦公公收到珍珠后,大喜过望。      御马监掌印陈公公来江南采买金宝珍珠,为了提高效率,往下面派了两个干儿子。除了这位谦公公外,还有一位柳公公,两者处于竞争关系,都想办好差压对方一头,赢的陈公公的看重。谦公公被派到了台州府,柳公公被派到了苏州府。      不过,谦公公运气不好,才来台州府没几天就遇到了倭患,运气不好被困在了山里。这采买金宝珍珠的差事自然耽搁了,一想到柳公公那小人得志的模样,谦公公便懊恼心烦不已,不成想竟然在此时收到了张县丞进献的祖传珍珠,而且这颗珍珠还是一颗少见的极品珍珠,谦公公自然大喜过望,顺带的对张县丞这位进献珍珠之人也顺眼了不少。      张县丞因此结识了谦公公。      在收了张县丞的祖传珍珠,又收了很多财物后,谦公公应下了张县丞的邀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