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朱平安你欺人太甚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朱平安你欺人太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门前,停着一顶四抬大轿,轿子后面站着张县丞等一干胥吏。       一只关节略显粗大但保养甚好的手掌,翘着兰花指,从轿子中伸出,掀开了轿子门帘,露出了谦公公阴沉的面容。正如李典史所言,谦公公此刻非常生气。       看着冷冷清清、没有一人欢迎的城门,谦公公的脸色阴沉的要滴水一样。       手指用力的攥紧帘子,青筋毕露,轿帘似乎都要被他掐出一个洞似的。       “朱平安,安敢如此轻待我!”       谦公公咬着牙齿,从齿缝中溢出一句话。       谦公公此刻窝了一肚子火气,他不敢相信朱平安竟然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       自从出京办差一来,一路往南,走过了多少郡城、州县,无论他到哪里,哪里的官员不是殷勤热情的招待,巴结讨好,送上一份份厚礼!       别说他朱平安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知县了,就是知州、郡守不也一样殷勤、热情的出城迎接本公公!甚至,路过山东布政司某郡城时,当地知府不仅早早的出城十里迎接本公公,甚至还殷勤为本公公掀开轿帘,将本公公扶上宝马,一路上亲自牵着马缰将本公公迎到了郡城驿站。       所过之地,没有一地不热情殷勤的!只有你朱平安不出城迎接本公公!       你一个小小的七品知县,竟敢如此轻慢本公公!       哼!       不要觉的自己立了点微薄小功,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你在京城得罪了严阁老,被贬到这个偏远小县!你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你拽什么拽!       看来你被贬到这小县,也是一点记性也没长啊!       好!       那这次本公公就让你好好的长长记性!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呵,正愁不知道给主子娘娘和景王殿下带什么礼物呢,就把你这个曾经的裕王府属臣好好的收拾一顿,献给主子娘娘和景王殿下作为其中一件礼物吧。呵呵,想来严相爷、小严相爷他们,也定然很喜闻乐见!       “唉!没想到朱知县不仅没有出城迎接谦公公,连派人迎接都不没有安排!唉,朱知县怎么,怎么如此办事呢,谦公公真是对不住,让您受委屈了。”       张县丞来到轿前,躬着身子向谦公公告罪,言语中狠狠的踩了朱平安两脚。       “呵呵,杂家不过区区一介奴才,哪里敢劳人家朱知县的大驾呀。”       谦公公冷笑了一声,掐着兰花指,用力的一摔门帘,脸色阴沉的可怕。       看到谦公公如此生气,张县丞、姚主簿相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笑容。       “咳咳,谦公公,说不定......说不定此刻朱知县在驿馆迎接呢。”       姚主簿上前,躬着身子对谦公公说道,言词看似劝慰,实则在拱火。他又怎会为朱平安说话呢,不过是想将谦公公引到驿馆,再看一场冷清,让谦公公更加生气罢了。       “驿馆?!呵......”谦公公一声冷笑。       “谦公公,说不定,正如姚主簿所说,朱知县此刻正在驿馆相迎呢。正好,我县驿馆就在城内,前面不远。”张县丞懂姚主簿的意思,接着说道。       在张县丞、姚主簿等人的劝说下,谦公公再次坐上了轿子,一行人进了城,往驿馆而去。       当张县丞等人簇拥着谦公公赶到驿馆的时候,新任的兵房典吏刘杰正在驿馆巡视,昨日朱平安重整县衙,将驿站事宜也归属了兵房管理,所以今天一早在县衙应卯后,刘杰便来驿馆了,熟悉、安排驿馆工作。       “开门,开门!谦公公大驾光临,驿馆的人呢,还不快快滚出来迎接。”       几个有心表现的胥吏,来到驿馆门口,便大声叫门起来。       “张文书,刘典吏......咳咳,新任兵房典吏方重申了规矩,小的也不敢随便放你们进来。劳烦还请谦公公出示公文,小的查验办理手续后,方可入住。”       驿馆守门小卒认识叫门的胥吏,也知道他们已经被革职了,现在他们的顶头上司是新任兵房典吏刘杰,刘典吏才重申了规矩,要严格依照大明律例,唯有军国大事、行政公务才可入住驿馆,他们不敢在这个时候犯错。       “你小子给脸不要脸了是吧,什么公文,什么手续,还不快点开门迎接谦公公大驾。”       张文书和刘典吏不耐烦的骂道。       “张文书,刘典吏......小的只是一个守门的,你们就不要为难小的了。刘典吏新官上任,才重申了规矩,小的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可不敢在这个时候犯错。”驿馆守门小卒赔笑着道,坚持要求验证公文方可入住。       “什么公文?!我家公公就是最好的公文!你们这些狗奴才,还不快些开门迎接!”       一个小太监忍不住了,掐着兰花指上前,劈头盖脸的臭骂了守门卒一顿。       其实,他们还真没有公文。一来,公文在御马监陈洪陈公公身上;二来,他们这些太监不算官员,严格按照大明律例,只有官员才有资格使用驿馆;三来,采买金宝珍珠,只是采买事务,并不属于公务,更非军国大事。       如果严格按照大明驿馆规定的话,他们这样的是不能入住驿馆的。       不过,这年头哪有什么严格遵守律例的事。       这一路上,他们住了多少驿馆了!哼!这还是荒郊野外,没办法才入住的驿馆!如果在城里的话,他们还不乐意住驿馆呢!破驿馆哪有城里的贵宾楼舒服呢!反正他们又不用付钱,地方官员都抢着结账呢。       “对不住,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公文的话,小的可不敢让你们入住!”       驿站守门卒摇了摇头。       “朱平安你欺人太甚!”在轿子里的谦公公坐不住了,一摔门帘从轿子里钻了出来,他在城门口就已经窝了一肚子火气了,此刻在驿馆门口又憋了更大的火气,肚子里的火气早就忍不住了,铁青着一张脸,尖着嗓子骂道,“杂家我自出京南下以来,这一路上哪个地方官员不巴结杂家?知府都亲自为杂家牵马坠蹬!结果到了你们这小小的靖南县,你朱平安不出城迎接杂家便算了,连驿站都不让杂家进!真当杂家是吃素的不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