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朱平安很忙 一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朱平安很忙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很忙,早在张县丞等人还未去柳河镇镇口等候谦公公的时候,朱平安就已经早早的起床了,当时外面还麻麻黑,公鸡还没有打鸣。       其实,朱平安就任靖南知县后,一直都很忙。一县虽小,但万事胚胎,皆在州县,吏、户、礼、兵、刑、工哪一类公务都少不了。尤其是之前靖南知县更迭频繁,接任前又有几个月的空窗期,所遗留的公务很是繁多,虽然朱平安就任后勤于公务,但依然还有一部分公务没有处理完。       只是这段时间,更忙。       靖南方经历了倭患,百废待兴,安民、救济、重建、恢复生产等等工作很多;再加上秋收将至,为保障秋收顺利进行,县衙需要作的工作很多。       朱平安简单吃了画儿准备的早膳,便早早的到了县衙,开始处理紧要的公务。       话说起来,这段时间画儿的厨艺进步了很多,最起码做的饭菜不是那么咸了,已经从黑暗料理界飞升至菜鸟料理界了。虽然做出来的饭菜,颜色不咋地,味道不咋地,也不是多好吃,但是已经可以入口了。       等到鸡鸣之后,新任的胥吏便陆续赶到县衙应卯了,没有一个迟到的。       鸡既鸣矣,朝既盈矣。       东方明矣,朝既昌矣。       对于县衙的新人新气象,朱平安很是满意。       不止朱平安满意,靖南县的老百姓也很满意。昨日有茶商来县衙办理茶引,他惊奇的发现,县衙耳朵胥吏竟然不收他的孝敬,要知道以往他们每次来县衙找胥吏办事,每次都不得不奉献钱财,这被称为“常例”,可是昨天无论他怎么努力,胥吏就是不收,不仅不收,茶引办理的还特别快。昨天也有几个老百姓来县衙办事,也是吃惊县衙胥吏热情合顺,事情办得又快又顺利。后来他们从一个认识的胥吏那得知真相,胥吏说县尊对县衙进行了改制,清查县衙六房积弊,革除一切陋规,取缔了一切明示、暗示的吃拿卡要陋习,一经发现,严惩不贷。       对于县衙新人新气象,老百姓无不拍手叫,只是担心不能长久罢了。       马上就要收割水稻了,朱平安计划上午处理完紧要公务后,带户房、工房的人,再去下面乡镇巡视一趟。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开衙不久,朱平安手上的紧要公务刚处理完,正要叫上谢老、刘夫子等人出门,还未等朱平安起身呢,便听到外面传来了“咚咚咚”三声鼓声。       有人击鼓鸣讼了。       有人击鼓鸣讼,自然要升堂断案。朱平安令人升堂,将击鼓之人带上来。       外面很嘈杂,感觉人很多。       果然,衙役带进来十七八个村民,这些人拖拽、推搡着一个和尚并一个尼姑。而且一边推搡,一边斥骂不要脸、伤风败俗、不守清规、私通之类的话。       和尚和尼姑分别被五花大绑着,踉踉跄跄的被众人拖拽进了大堂。       和尚非常狼狈,身上僧衣被撕扯的变形了,露出半个膀子,沾着鸡蛋壳、烂菜叶自,身上有伤痕,不过都是轻伤,并不严重。尼姑也是一身狼狈,僧衣上有鸡蛋壳、烂菜叶子,不过比和尚好很多,身上也未见伤痕。       除了这些当事人,外面还轱辘辘跟进来了很多看热闹的群众,有七八十人的样子,将县衙大堂外围的水泄不通。       以前县衙审案,只是偶尔公开审理,或者是特别重大的案子才公开审理。       朱平安来靖南后立下的规矩,凡是诉至靖南县衙案件,除极个别**案件外,其余一切诉讼案件,均要公开审理。一旦升堂断案前,靖南县衙仪门皆是四敞大开,允许老百姓到达堂前观看、旁听。当然,老百姓观看、旁听可以,但是不能大声喧哗,影响判案,不然驱除出去。       朱平安意图通过允许百姓旁听审案,一来可以促使案件公正审理,二来可以提高县衙的公信力,三来嘛,则是通过审理案件,教化百姓。       老百姓嘛,喜欢看热闹,古代又没有多少娱乐活动,朱平安每次升堂审案,都会有很多老百姓前来旁观,而且中途还会有越来越多老百姓加入旁观。       现在,靖南县衙审案都快成了靖南县城一个固定的法制宣传节目了,而且收视率很高,越来越高。每次升堂断案,堂外都挤满了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今天这个案子很特别,主角竟然涉及到一个和尚和一个尼姑,听村民斥骂的不要脸、不守清规、私通之类的言语,很明显还是一个桃色案子......       和尚,尼姑,私通......涉及了宗教、八卦、桃色、**等多重因素。       这话题放到现代都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更别说封建保守的古代了。       村民绑缚和尚、尼姑来报官,这一爆炸性的消息,在他们来报官的路上,便将靖南县城炸翻了天。一传十十传百,没多久就传遍了全县城。       所以,今天才刚升堂,旁听的老百姓便在大堂外形成了人山和人海。       “真的假的啊,和尚和尼姑私通?!他们是咋做到的?在哪抓的啊?他们真的那啥了吗?”       “我滴亲娘咧,这也太刺激了吧,斩断尘缘、六根请教的和尚竟然跟尼姑搞上了?!”       “唉,太不要脸了,伤风败俗啊,这种败坏风气的人就该沉猪笼啊。”       “和尚和尼姑私通犯不上沉猪笼吧,他们都是出家人,一出家便断了父母子女亲族关系,不受族法族规管制,他们只是不守清规戒律,又没杀人放火,犯不上沉猪笼吧。”       在等待升堂审案的时候,旁观的老百姓便已经饶有兴致的讨论开了。       “升堂!”       朱平安在大堂上拍响了惊堂木,一声脆响之后,喝令升堂。       “威......武......”       堂下两排衙役用力的敲击水火棍,大喊威武。堂威效果凸显,堂下立马安静了下来。       堂下的十七八个村民纷纷跪了下来,和尚和尼姑也被他们按着跪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