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朱平安很忙 五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朱平安很忙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平安在县衙审结僧尼私会案的时候,谦公公在驿馆刚鞭挞完靖南新任兵房典吏刘杰,洋洋得意,以鞭挞督邮的刘皇叔自诩。      朱平安才审结完僧尼案,便又有人来县衙喊冤了。      此时,谦公公被姚主簿煽风点火,咬牙切齿的令小太监小聪子前往县衙通知朱平安,令朱平安带着靖南县志,送到驿馆,拜见他谦公公。      公堂外的吃瓜群众还没走出县衙内,就又看到有人来喊冤了,不由的停下脚步,转身回走,在公堂外占了一个好地方,继续等着看好戏。      “知县大老爷,老身有冤啊,求知县大老爷为老身做主啊......”      人未到,声先至,一个老妇人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外面传进了县衙内。      接着,便看到一个老妇人一脸凄楚的从外面走进了公堂,一进公堂便跪在地上,痛哭了起来,“呜呜呜......知县大老爷,老身有冤啊........”      朱平安见老妇人一脸凄楚,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实在可怜,连忙开口道,“这位大娘,您别难过,有什么冤屈,请告诉本官,本官为你做主。”      “呜呜呜,我的知县大老爷啊......老身的命好苦啊,真是好苦啊,在咱们靖南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老身这般可怜的人了,呜呜呜......”      老妇人脸上更是凄苦,一边跪在地上,一边用手不停的拍打地面抒发情绪。      “这位老太太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难过成这副模样。”      “唉,可怜啊,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哭成这样子,真是让人心疼啊。”      “这让我想起我的老娘了。”      “这是家里遇贼了?还是家人遇害了?老人家怎么这般委屈,究竟怎么了?”      公堂外围观的吃瓜群众看到老妇人这般难过的样子,不由的讨论了起来。      “老人家您别难过,您老有什么冤屈,但请讲来,本官自为你做主。”      朱平安见老妇人一直哭说自己命苦,不讲冤屈,不由又重复了一遍,提醒老妇人。      “呜呜呜......我的知县大老爷啊,您是不是啊,老身命苦啊。老身年轻的时候嫁了人,好日子没过两年,我男人就得了重病,撒手丢下我们孤儿寡母。老身我是一把屎一把尿把儿子养大成人,这中间吃的苦就没数了......”      老妇人跪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公堂外好几个妇人听着听着都哭了。      听到老妇人说到这,公堂外好多人心中猜测,估计是老妇人的儿子不孝。唉,这老妇人真是命苦啊,年纪轻轻的没了丈夫,含辛茹苦的拉扯大儿子,结果遇到一个不孝子,真是命苦啊,怪不得老人哭的这么可怜。      朱平安在公堂上很是耐心的听老妇人诉苦,一边听一边仔细观察老妇人。      “不过,吃再多的苦吃再多的累,老身我也心甘情愿,只要儿子平安长大。终于,老身的儿子长大成人了,老身我用全部积蓄给儿子讨了一个媳妇......”      老妇人在公堂上继续哭诉道。      这是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唉,这个不孝子啊,真是对不起他老娘啊。      公堂外围观群众如是想道,觉的这就是一个娶了媳妇忘了娘的典型案例。      不过,接下来众人发现他们错了。      “老身的儿子从小就听话,又能吃苦,学了一门木工的手艺,娶了媳妇后,更是吃苦耐劳。为了养家糊口,我儿子常常到外面做木工活。可是,唉,老身后悔啊,老身怎么瞎了眼给儿子找了这么一个媳妇啊,好吃懒做,忤逆不孝,不听话,平日里从来就没有好好服侍过老身,尤其是我儿子外出做木工活的时候,我这儿媳妇更是变本加厉......”      老夫人一提到她的儿媳妇就忍不住泪如雨下,手不停的拍打地面。      “原来是来告儿媳妇来了。”      “原来不是儿子不孝,而是儿媳妇忤逆不孝啊。唉,娶妻当娶贤,娶了一个好吃懒做,忤逆不孝的,唉,那可就真真的倒霉了啊,我给你们说啊,我们隔壁的刘大娘她儿媳妇就不是个省油的灯,我亲眼见刘大娘被儿媳妇骂哭过好几次呢。”      围观的吃瓜群众这才恍然大悟,搞了半天,原来老妇人来公堂是告她儿媳妇忤逆不孝来了。      “我的知县大老爷啊,我儿子两天前去在外面做木工活,还没回来,今儿个是老身的六十岁生日啊,我那儿媳妇啊,她,她......她竟然只给我吃了一碗乱炖的烂菜叶子烂萝卜汤,她自己一个人却在房里大鱼大肉的吃着。老身命苦啊,老身实在是忍不住了,求知县大老爷给老身做主啊,判决我儿休了我那儿媳妇,还我家太平啊......呜呜呜......”      老妇人说到伤心处,整个人瘫坐在地上,连连拍地,哽咽的不成样子。      唉,可怜啊,摊上了这么一个恶媳妇,老人过生日只给吃烂菜叶烂萝卜炖汤,她自己却是大鱼大肉,看到老妇人这模样,众人不由同情不已。      “老人家,请问您如何称呼?家住何方?儿子是谁?儿媳又是谁?我好令人通传您儿媳上堂审问。”朱平安对老妇人说道。      “老身何李氏,家住县城东里坊边上,我儿子叫何大宝,我那儿媳妇何王氏。”老妇人回道。      “来人,传何王氏上堂。”朱平安下令道。      老妇人家住东里坊,东里坊距离县衙不远,也就几百米的距离,没一会老妇人的儿媳妇何王氏就被两名衙役从东里坊带到了县衙公堂上。      “娘,您咋饭吃到一半就出门了,我咋找都找不到,您咋跑到公堂上了呀。”      何王氏惊慌失措的被带到了公堂上,看到了老妇人,一脸吃惊的问道。      “呵,脸皮真厚,还咋饭吃到一半就出门了,烂菜叶子烂萝卜汤谁能喝的下去啊!还咋跑到公堂上来了,还不是来告你这个恶儿媳妇来了......”      围观吃瓜群众在公堂外,小声的冷嘲热讽。      “何王氏,你婆婆告你忤逆不孝,不敬长辈。说她今日生日,你却只给她吃了一碗乱炖的烂菜叶子烂萝卜汤,你自己一个人却在房里吃大鱼大肉。是也不是,速与本官如实道来。”朱平安在堂上拍了一下惊堂木,问道。      “啊?婆婆你告我忤逆不孝?”      何王氏闻言如遭雷击,难以置信的看向婆婆,泪水瞬间如决堤的河水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