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贼子,安敢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贼子,安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皆大欢喜。恭喜谦公公,为圣上采买了如此一颗珍珠。”      姚主簿将一份契约及一两银子塞到刘老汉怀里,然后躬身趋步至谦公公跟前,恭敬的将另一份契约双手递交到谦公公手里,谄媚的恭维道。      “恭喜谦公公得偿所愿。”张县丞、李典史以及一干胥吏纷纷跟着恭维。      “呵呵,大善。你们有心了,你们所做的一切,杂家是不会忘记的。”      谦公公将契约交给身边的小太监收起来,脸上笑意盈盈的对张县丞等人说道。      一时间,驿馆内一片欢声笑语。当然,除了刘老汉。刘老汉被强买强卖了传家宝,脸上老泪纵横,捶胸顿足道,“你们不能这样,我不卖,我不卖啊......”      自然,没人理会刘老汉。      “朱大人怎么还没来?聪公公去了这么久,按脚程,早就该到了啊。”      在一片欢快之中,姚主簿掐了掐手指头,有意无意的在谦公公面前自言自语道。      珍珠到手之后,谦公公心中本来欢畅不已,不过一听到朱平安的名字,心情就又不快了,这个朱平安,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竟然如此轻待于我。      “且不说他不去城门前恭迎谦公公大驾,现在聪公公专门去请,他不会还不来吧?!他朱平安的架子也太大了吧,连谦公公的面子都不给。”      “我等真为谦公公鸣不平。”      一干胥吏在火上浇油。      听了众人煽风点火的话,谦公公的心情更差了。      就在众人诋毁朱平安之时,驿馆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就看到朱平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身后刘大刀、刘大锤等三十多个衙役紧随其后。      “啊,朱平安!”      “朱平安来了!”      一干胥吏失声喊道。      听了众胥吏的话,谦公公抬头看向门口,知道这个身着知县官服的便是朱平安。      “朱大人,你怎么才来啊,谦公公都等你多时了。”      张县丞在朱平安一露面,便上前一步,站在谦公公身边,当先质问道。      “朱大人,你架子也太大了吧,让谦公公屡次三番的派人去请,你才赏脸......”      一干胥吏纷纷帮腔指责朱平安,他们自觉有谦公公为他们做主,丝毫不怕朱平安。      “朱平安,杂家要的县志呢?!速速给杂家呈上来。”      谦公公坐在小太监趴跪的人椅上,掐着兰花指遥遥一指朱平安,一副大佬姿态的颐指气使道。      下一秒,他们都呆住了,眼睁睁的看着朱平安从他们面前经过,吊也不吊他们。      朱平安竟然对他们视若无睹,置若罔闻。      谦公公等人石化了。      朱平安压根不吊他们,视他们不存在,一进驿馆便直奔被吊在树上的刘典吏而去。看到刘典吏一身狼狈,嘴里被塞着破布,身上伤痕累累,朱平安一行人都怒了。      “快给刘典吏松绑。大夫,快,为刘典吏治伤。”朱平安压着火气,指挥道。      刘大刀等人应声上前,小心的扶着刘典吏,给刘典吏松绑,将他嘴里的破布取下来。      “县尊,卑职无能,未能看好驿馆,被人闯入驿馆......”刘典吏强撑着身体,拱手道。      “刘典吏你做的很好,快,躺下,让大夫为你看伤,接下来交给我。”      朱平安上前扶住刘典吏,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切的勉励道,让他安心躺下。      “朱!平!安!”      谦公公手里的手帕都快攥碎了,咬牙切齿的看着朱平安,脸色铁青。      “朱大人,你在做什么?!谦公公在这呢,你还不快快拜见谦公公。”      张县丞对朱平安高喊道。      “咱这县尊的架子可是真大啊,竟然连谦公公都不放在眼里......”      一干被革职的胥吏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再次在谦公公面前煽风点火。      朱平安依然不理会他们,关切的看着大夫为刘典吏检查身体,验看伤口。      “大夫,刘典吏伤势如何?”朱平安关切的对大夫问道。      “回县尊。刘典吏的伤看着严重,好在经过老夫检查,发现刘典吏的伤都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筋骨,养个十天半个月就能恢复如初。”      大夫检查后,对朱平安回道。      闻言,朱平安松了一口气,心中放心不少,这才将目光转向像狗一样吠了半天的谦公公等人。      “朱青天,求青天大老爷为老儿做主啊,他们强买强卖了老儿的祖传珍珠。那珍珠是我刘家的传家宝,老夫不卖,他们便先将老儿毒打了好几通,然后又抓着老儿的手,就着老儿脸上的血,强迫老儿在他们拟好的契约上按了手印。老儿的祖传珍珠,曾经有商人出价一百五十两银子,老儿都没有卖,可他们只给了一两银子。这就是他们草拟的契约,还有那一两银子。求知县大老爷为老儿做主啊,帮老儿收回祖传珍珠。”      刘老汉趁谦公公等人无暇顾及他,跪在地上,一路爬了过来,趴在朱平安跟前,嚎啕大哭的呈上那一封契约以及一两银子,求朱平安给他做主。      朱平安虽然任职靖南不久,但是任职以来,义释拖欠公粮百姓,巧破疑案,神断案件,睡上城墙誓与靖南共存亡,血战倭寇,奇迹保住靖南,收复太平......在靖南民间的名声很大,素有朱青天、朱父母的名号,所以刘老汉看到朱平安会那么激动,口称朱青天,求朱平安为他做主。      “老伯请起,本官为你做主。”      朱平安接过刘老汉呈上的契约及一两银钱,双手扶着刘老汉,将刘老汉扶了起来。      朱平安安置了刘老汉后,展开契约,契约上那个血迹手印异常醒目,看了契约内容,朱平安就知道这件事情如刘老汉所言,是一则典型的强买强卖案。      “朱平安!你欺人太甚!”      此时,谦公公再也忍不住了,伸出兰花指指着朱平安,气的浑身颤抖。      “谦公公息怒,谦公公息怒,朱平安,你还不快来拜见谦公公!”张县丞等人纷纷指责朱平安,连“大人”都不称【网】了,直接称呼朱平安的名字。      终于,在他们的一番攻击之下,谦公公看到朱平安终于将目光看向他了,正要再接再厉对朱平安责骂一番。      却见朱平安伸手对他们一指,喝道,“来人,把那个恶棍给我绑起来!”      啊?!      哈?!      恶棍?!我?!      谦公公顺着朱平安的手指和目光捋了一下,难以置信的伸手指了指自己,顿时气恼的浑身发抖,原地爆炸一般气急败坏的怒骂,“贼子,安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