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你这是碰瓷吧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你这是碰瓷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菜凉了真的不好吃了......”   画儿抱着朱平安的胳膊吭哧吭哧的往屋里拽,催促朱平安用午膳。   朱平安被画儿拖拽时,心神仍旧系在外面秋雨之上,这场连阴雨已经下了五天了,一点也没有要停歇的意思,虽然雨下的不大,但是耐不住时间长,现在外面院子里已经有了积水了,再下个几天,怕是容易内涝。若是时间再久一些,或者雨量再大一些,很有可能引发水灾。   另外,朱平安还比较担心的一点是,江浙一带年年都有台风来袭,尤其是浙江最为频繁,台风强度也都比较大,印象中我国历史上最强台风排名中,浙江登陆的好像就排在前三之中。10月份,属于台风多发期。   靖南县临海,朱平安之前翻阅过靖南县志,靖南遭受的台风次数可不算少。   台风过境常伴随着暴雨或特大暴雨等强对流天气,一场台风,一场暴雨,这几乎是台风过境的标配,要是哪个台风没带来一场大暴雨,它都不好意思出门。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现在已经是连绵秋雨了,万一台风在这个节骨眼来凑个热闹,那就麻烦大了,靖南发生洪涝灾害的可能性大大的增加了。   “麻烦大了......”   一想到这,朱平安就忍不住喃喃自语。   哈?大了?......正抱着朱平安胳膊拖拽的画儿听了朱平安的呢喃,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婴儿肥小脸瞬间红的都要滴血了似的,像是受惊了的笨兔子一样,嗖一下子松开了朱平安的胳膊,后退一步,双手交叉抱胸,护的严严实实的,又羞又嗔的看朱平安一眼,一双眸子目光流转间都要滴出水来了,声音酥的噬骨一样,“姑爷,好坏......”   看来我今晚要把床暖的更热乎才行啊......画儿羞答答的低着小脑袋心想。   我?好坏?!   我哪里坏了?!我在为洪涝灾害隐患担心好不好?!这也叫坏吗?!   朱平安楞了一下,两秒后看了包子小丫鬟画儿羞答答的小模样才反应过来,你这是碰瓷吧,朱平安无语的哭笑不得,你......你这不是大而无脑了,你这是没长脑子吧,都想什么呢,我有你想的这么不堪吗?!   为了省出时间,朱平安被画儿拽到餐桌后,三下五除二,狼吞虎咽的用了午膳。   一旁的画儿还以为自己做的午膳有多少吃,一双眼睛都开心的弯成月牙了。   “画儿,我要出门一趟,察勘县境河流水量,可能回来很晚,晚上就不用等我吃饭了。”用过午膳后,朱平安打了一个饱嗝,对一旁的画儿说到。   “姑爷,外面下着雨呢,这个时候去河边多危险啊,等天晴了再去多好啊。”画儿一脸担心的说道,还很贴心的给朱平安提了一个建议。   你个笨妞还真是个人才。   天晴了再去?!黄花菜都凉了。   朱平安忍不住伸手弹了画儿脑门一下,画儿捂着脑门委屈的看了朱平安一眼。   “姑爷,你可要注意安全,河边滑,就远远的看就行了。要是真要去,就让大刀哥他们下去......”   画儿是典型的封建女生,浓厚的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思想,一秒后就忘了被朱平安弹脑门儿的事情了,颠颠儿的取来蓑衣给朱平安披上,转着圈的帮朱平安将蓑衣整理妥当,还垫着小脚,给朱平安戴上斗笠。   顺手将刘大刀他们给卖了干干净净。   “阿嚏......”   正在县衙牢房值守的刘大刀忽然打了一个喷嚏,莫名其妙的揉了揉鼻子。   “哈哈,刀哥,我就说天凉了让你多穿件衣服,你还不信,快干了这碗酒吧,暖暖身子。”旁边的衙役趁机给刘大刀倒了一碗酒,笑着说道。   他们在班房支了一张桌子,上面摆着几样简单小菜,花生米,凉拌豆芽,一碗冒着热气的菘菜炖豆腐,还有一碟充大梁的下水,另外还有一坛浊酒。   小菜小酒,这是朱平安给县衙牢房的福利。酒是低度粮食酒,一天就一坛,绝对不会喝醉,如果多喝的话,是要受处分的。牢房比较阴冷,喝点小酒,可以有效防范风湿、关节炎等职业病。没花几个大钱,但是却赢得了底下人的人心。   朱平安伸开胳膊,享受画儿帮穿蓑衣服侍。   朱平安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但是耐不住画儿的眼神,只要她在跟前,你不要让她服侍,就跟欺负了她似的,朱平安无奈只好学着习惯了画儿的服侍。   当然,这些服侍只是基本的,什么帮着布菜、洗脚之类的,朱平安是坚持不让的。   朱平安一边享受着画儿的服侍,一边嗅着画儿身上散发的淡淡香味......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这该死的封建社会,还真是一个让人沉醉的时代。   在画儿垫着小脚给朱平安戴斗笠的时候,朱平安一低头,无意瞥了一眼。   怪不得这笨丫头刚才会误会。   “画儿,我走了,晚饭不用等我。”   穿好蓑衣,朱平安临走又交代了画儿一声,免得这个笨丫头傻傻的等他回来。   “姑爷要早点回来哦,实在晚一点也没关系,一定要平安哦......”   画儿在门口挥着小手,看着朱平安的背影,自言自语似的低声呢喃道。   朱平安出门后,先去县衙交代了张童生、刘夫子他们看好县衙,然后去班房叫了刘牧,又陆续从牢房等地叫上了刘大刀、刘大锤等几人。   他们身手好,做事负责,又惯是跟在自己身边的。朱平安出行,习惯带上他们。   刘牧他们几个都是,朱平安叫他们,他们穿上蓑衣就跟着朱平安出门,也没问去哪,去干什么。一直到出了县衙,刘牧他们才问去哪里。   “最近连续五天了,连续下雨,降雨量不小了,我有点不放心,先在县城走一圈,接下来去下面各乡镇、各大小河流、水库看看,看看有无水涝灾害隐患。”朱平安一边走一边说道。   不愧是公子,目光长远,又有责任,刘牧等人顿时对朱平安投上了敬佩的目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