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查勘水情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查勘水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县衙不远,上次儿媳“不孝”婆婆案,刘大刀就是在他家买的两碗长寿面。出了食肆,朱平安领着刘大刀等人冒雨查勘城内排水沟渠及积水情况。   靖南是一个老旧县城,从建城至今,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虽然工程,不是什么豆腐渣工程,可是排水沟渠也面临着老化问题,铺设沟渠的青砖、青石板老化、损毁情况严重,沟渠被泥土、草木以及生活垃圾堵塞的情况也不容易乐观,现在仅是勉勉强强维持排水功能而已。   现在的降雨量还在排水沟渠承受范围之内,县城内的积水还不多,只有一些低洼路段存有积水。如果降雨量加大的话,沟渠就难以承担排水任务了。   这是一个隐患。   朱平安将其记在了心中,接着又带着刘牧等人去东门,着重检查了县城往外的排水口。   靖南县城的地势,总体上呈西高东低,故而县城的排水口集中在县城东门。排水口是用天然巨型青石垒砌而成,呈倒梯形,分为三层,每层有6个方形出水孔,每个出水孔长五十厘米,宽四十厘米左右。靖南县城的积水由西汇集而来,经过东城门排出城外,注入城外的三里河。   排水口也是古董了,好在巨型青石坚固,虽历经岁月洗礼,但依旧坚固。   不过,十八个排水口,有六个被淤泥、草木、垃圾堵塞了,排水不够通畅。   “公子,我来,我来。”   看到朱平安要涉水过去疏通堵塞物,刘大刀、刘大锤等人已经手脚麻利的卷起裤腿,抢着先下水了,水深刚刚到他们膝盖,涉水至排水口,用木棍将堵塞物捅了出来。   疏通之后,排水口一泄如注。   查看完靖南县城后,朱平安一行沿着城外的排水沟,往三里河而去。   由于连日下雨,三里河的水量比往日丰沛了不少。   朱平安站在河堤上,瞭望了片刻,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问题不少啊。   首先是占用河滩现象严重。河岸两侧的田地占用河滩,围河造田,一块块田地如侵略者一样,侵占了河滩,为了更好的种植,将河滩破坏的不像样子。   其次是堤坝隐患。为了方便引水浇地,三里河的堤坝有多处被人为挖了口子。朱平安粗略数了一下,短短一里左右的长度,就有十七八处口子。   现在三里河的水量还不算大,这些口子看着没什么影响,可是若等水量没过了河滩,这些口子就成了溃堤之蚁穴,洪水由此长驱直入,吞噬村庄、县城。   除此外,朱平安还发现堤坝有被挖堤取土的痕迹,好好的堤坝被向里挖了一个坑一个坑的,虽然堤坝没有被挖透,可是堤坝的稳定性、坚固性被破坏严重......   蚁穴能溃千里之堤,如此千疮百孔的堤坝,如何能抵挡威不可测的洪水呢。   因小失大,因私废公。   唉......   朱平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走,去丰永水库看看。”朱平安领着刘牧等人从三里河,转而向丰永水库。   丰永水库是靖南的生命线,不仅给靖南提供丰富的饮水,还养育了周围数千顷水田,上万亩农田得以灌溉,靖南的农业离不开丰永水库。   丰永水库位于深山之中,道路难行,泥泞不堪,朱平安等人不得不折木为拐,艰难前行。行至半途,有溪水蔓延,没过了石桥,看不清道路,再往前不知还有多少类似场景,为了安全起见,朱平安不得决定后退,折而回返,在山脚村落找了一位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向导,由其带领去丰永水库。   向导经常上山砍柴,熟悉山里的一草一木。虽然溪水蔓延没过了石桥,但是向导依然精准的探知石桥所在,领着朱平安一行涉水沿着石桥走了过去。   往前里许,又遇险情,滑坡堵塞道路,所幸有向导带路,通过一条隐蔽的小路绕行,虽然道路湿滑难行,但是一路有惊无险的平安通过。   等走到丰永水库的时候,朱平安一行人宛若从泥水中捞出来一样,浑身上下几乎都湿透了,衣服被草木划破了好几个口子,沾满了草屑、泥巴。   到达目的地后,朱平安将烙饼、咸菜给刘大刀他们和向导一分,一边就着咸菜吃着烙饼,一边查看起了丰永水库。幸亏有油纸包着,烙饼虽然也被雨水、河水泡发了些,但是泥土等赃物都被隔绝在油纸外了,尚能入口。   连日降雨,水库的水位上升迅速,通过石柱标识刻度一目了然。目前,水库的水位已经逼近警戒水线了,当然,如果降雨量一直都是这样的话,再下半个月,水库也没有大碍,就怕降雨量陡增。现在可以趁降雨量在可控范围,适时开闸放水,降低水位,增强水库的蓄水潜能,做好应对极端降雨天气的准备。   水库堤坝护坡也存在些许隐患,护坡砌石挡墙有裂缝和破损,所幸情况不严重。   朱平安一边吃着烙饼,一边沿着水库堤坝查看,一张饼很快就吃完了。   接着,又卷了一张烙饼,边吃边看。   刘大刀发现向导在一脸好奇的看着朱平安,准确的说是看朱平安吃饼。   “老乡,怎么了?”   刘大刀忍不住问道,公子不是也给你分饼了吗,你咋一直盯着公子呢。   “俺就是好奇,知县大老爷不是应该顿顿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吗?咱知县大老爷咋放着山珍海味不吃,冒雨遭罪进山查看水库啊,吃的还是泡了水的烙饼和咸菜丝啊。咱知县大老爷这官不是白当了吗?”   向导搓了搓手,纳闷的问道。这些话他憋了一路了,听到刘大刀询问,忍不住说了出来。   这饼他吃着都有些难以下咽,知县大老爷却大口大口的吃,吃的还挺香。   如何能不好奇呢?!   “呵呵,什么顿顿山珍海味,老乡你说书听多了吧。自从公子到了靖南,一顿山珍海味都没吃过,平时比你们吃的,好不了多少。不吃山珍海味这官就白当了?可拉倒吧,老乡,你说的那是贪官污吏吧,我们公子当官又不是为了享福的。”   刘大刀忍不住摇头呵呵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