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温暖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温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朱平安已经掐着时间及时从丰永水库返程下山了,但是奈何下雨天暗,天黑的比平时更快,朱平安一行返回至半山腰左右时,天色便已经黑了下来。等距离山脚还有五分之一路程的时候,天色彻底黑了下来。   因为下着雨,无法举火把照明,只能摸黑赶路。天黑夜雨,山路难行。幸好向导经验丰富,平时进山砍柴经常走这条路,就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到路。在这种极端天气下,向导依然精准的找到归路,带着朱平安一行下山。   山间的雨似乎比外面更大,山间的风比外面也更暴躁,一阵夜风吹过山林,途经九曲山谷弹奏,发出呜呜响声,像是海浪波涛汹涌翻滚一样。   一路有惊无险,顺利返回山脚。朱平安掏出一两银子作为幸苦费,感谢向导引路。   “知县大老爷,您冒雨进山查勘水库都是为了俺们老百姓,俺要是再要银子,那俺就不是人了。俺爹知道了,能打断俺的腿。”向导连连摆手。   “怎么,是不是嫌少啊?”朱平安笑了笑,故意说道。   “哪能啊,这一两银子够俺砍三个月柴了。”向导红着脸,急忙解释。   “那就拿着。今日多亏了你,不然我们几个上不了山看不了水库不说,即便上去了,也下不来了。”朱平安微微笑了笑,不由分说的将银子塞到了向导手里。   向导还要推辞,刘牧拍了拍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老乡,县尊爱民如子,岂会白白役用民力。现在天都黑了,我们还要抹黑回去。县尊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你再推来推去,天更黑了,走夜路也不安全不是。”   看到朱平安很坚持,又听到刘牧如此说,向导终是将银子收了下来。   辞别向导,朱平安一行摸黑赶路,回返县衙。二十多里路,一直到亥时,朱平安一行才赶到靖南县城。柴门闻犬吠,风雨夜归人。一路上不知道惊动了多少忠心耿耿的看门狗。   到了县衙后院,刘大刀去偏房安歇,朱平安自去正房。   自从收拾了张县丞、姚主簿、李典史等靖南的地头蛇后,刘大刀等人为了更好的保护朱平安,防止张县丞等人报复,他们也跟着安歇在后院。六个人分三班,时刻警戒,同时每晚都安排衙役巡视县衙前后院,防范针对朱平安的暗杀等阴私手段。这也是吸取了往任知县被害的教训。   亥时人定,夜色深沉,人们都沉入了睡梦之中。县衙后院正房依旧亮着灯。   朱平安走进正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包子小丫鬟桌前支着小脑袋,不住的打瞌睡。   朱平安进门时带了一阵风,惊醒了正在打瞌睡的包子小丫鬟画儿。   “姑爷,姑爷回来了......”   包子小丫鬟画儿看到朱平安进门,瞬间精神了,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跟安了弹簧一样,嗖一下站了起来,颠颠儿的迎了上来,帮朱平安除去蓑衣、斗笠。   包子小丫鬟画儿帮朱平安脱了蓑衣、斗笠,看到朱平安浑身湿漉漉的,跟落汤鸡一样,身上的衣服被划破了一个又一个道子,里面的肉也被划了好几道浅浅的伤痕,就像是被打劫了一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姑爷去外面查看水情,怎么弄成了这副模样,这得是吃了多少苦啊。   姑爷可是状元郎,便是被贬谪出京了,也是知县大老爷,前天又升了五品官呢,比被贬前还升了一级呢,多金贵的人儿......便是小时候在下河村时,也没见姑爷遭过这种罪啊。   瞬间,包子小丫鬟画儿泪珠子就止不住的掉下来了,像是断了线的珠串一样。   “画儿,你怎么了?怎么哭上了?是不是有谁欺负你,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朱平安见画儿哭了,不由关心的问道。   自从被贬靖南后,多亏有画儿照顾自己的生活,自己才能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之中。画儿很用心,从她厨艺的提升就能看出来;画儿也很辛苦,自己起得早,睡得晚,画儿比自己起的还要早,睡的还要晚。   虽然画儿比自己大几岁,但是平时朱平安都把画儿这个笨妞当妹妹了,平时没怎么见画儿这笨丫头哭过,今儿画儿一哭,朱平安不由一阵心疼。   “姑爷,疼不疼啊?我要找刘大刀他们去,他们这是怎么保护姑爷的。小姐来时交代他们的话,他们都当耳旁风了不是,我要去问问他们。”   画儿一边用胖乎乎的小手擦着眼泪,一边用手轻轻摸了下朱平安被划破的伤痕,哭的一抽一抽的,说着,婴儿肥小脸气鼓鼓了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走。   好家伙,完全一副要找刘大刀他们兴师问罪的架势。   画儿平时都喊刘大刀他们大刀哥的,现在连哥都不喊了,直接叫名字。   朱平安这才知道画儿哭是因为心疼自己,不由好笑的摇了摇头,一把手拽住了要兴师问罪的画儿,哭笑不得的对画儿说道,“冷静点,笨妞。这都是擦伤,进山的时候被树枝、灌木丛划的,还没你家小姐晚上挠的很呢。大刀他们比我狼狈多了,他们在前面开路,身上都没囫囵地方了。”   啊?还没小姐晚上挠的很?   “小姐晚上挠你做什么啊?”包子小丫鬟画儿一脸蒙圈的看着朱平安。   你重点抓错了吧?!   朱平安无语的扯了扯嘴角,“总之,大刀他们很尽责,我身上这点擦伤不值什么就是了。”   包子小丫鬟画儿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确实跟朱平安说的一样,只是一些轻微擦伤,只是衣服被划破,又有草屑泥巴,看着比较吓人而已。   确认自家姑爷没有大碍,而且姑爷还平安归来了,画儿终于破涕为笑,献宝一样,对朱平安说道:“姑爷,我炖了一锅鸡汤,一直用小火煨着了。姑爷先喝碗鸡汤,填饱肚子,然后再泡个热水澡解解乏吧。”   说完,画儿便颠颠儿的跑去后厨,盛了一碗冒着热气的鸡汤,端给朱平安。   盛情难却,朱平安尝了一口后,嗯,觉的味道还可以。疲累之后,喝一口鸡汤,浑身疲惫都去了,妙不可言。   “锅里还有多少?”朱平安问道。   “还有很多呢,姑爷放心喝就是,管够。”画儿见姑爷喜欢,得意的小脸都快仰到天上去了。   “很好,那给大刀他们送去尝尝,他们也都累了一天了。”朱平安说道。   给他们送去......   画儿一脸不情愿。   “算了,还是我去吧。估计他们也在换衣服呢。”朱平安又接着开口道。   说完,朱平安便自去后厨,盛了一盆鸡汤,端着去给刘大刀他们送去了。   “姑爷,怎么都给他们了,你再多留一碗。”画儿心疼的不得了。   很快,画儿便听到偏房响起一阵笑声和感谢声,不由扁了扁小嘴,嘟囔了一句便宜你们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