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洪涝已至,后悔已晚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洪涝已至,后悔已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律,越怕什么,越会发生什么。江南的人们越是担心大雨持续,这场滂沱大雨就越是持续了起来,下了一天两夜后也没有停的迹象。      池塘满了,河水满了,溪水也暴涨了起来,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泛滥。      翌日,朱平安巡视一圈后,深深的感受到洪涝灾害已是迫在眉睫了。      “张典吏,我任命你为清河河长,负责清河管理及防洪防汛等工作;刘典吏,我任命你为小川溪河长,负责小川溪及防洪防汛等工作;韩典吏,我任命你为”      朱平安在县衙召集所有胥吏,借鉴我国现代河长制的成功经验,将县衙的一干胥吏全都任命为靖南辖区内主要河流、溪水、湖泊的河长,负责组织相应河流、溪流、池塘的管理及保护,目前主要任务便是防洪防汛工作。      当然,朱平安自己也认领了一条河流,就是城外的三里河,这条河流的防洪防汛任务最重。      任命了河长后,朱平安又根据连日巡视情况,规划了若干地势高、开阔的避洪区,搭建避雨棚,备足粮食、饮用水、锅灶、被褥等物资,令沿河、沿溪、沿湖等高危风险的村落,提前向避洪区转移,规避洪涝风险。      “咣咣咣小兆村的父老乡亲们都注意了,鉴于连日降雨,凤溪河水暴涨,有决堤危险,县尊有令,令小兆村速速向高利坡避洪区转移。”      风雨之中,一个衙役穿着蓑衣,背着一个黄包,后插着小红旗,骑着一匹黄骠马来到了小兆村,他手里提着一个锣,一边敲打,一边大声的传令道。      这是古代标准的“水报”装扮,人们看到这身装束的人都知道是水报。      “什么,俺没听差吧?!这大雨天的要俺们抛家转移?!”      “不是吧,差大哥,你确定没传错话吗,县尊咋突然让俺们转移啊?!”      村民听到后,本能的抗拒,他们不愿意在大雨天的往什么防洪区转移。      一来,现在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呢,转移的话多遭罪啊;二来,中国人素有安土重迁的天性,一想到抛家转移,即便是临时的,也心生抗拒;三来,他们不是把村东头的凤溪河的堤坝给修补好了吗,怎么还要转移。      “小兆村的父老乡亲,我有几个脑袋敢假传县尊的命令呢,这是千真万确的。乡亲们,快快收拾金银细软,带上吃的,快些转移吧。乡亲们,这可不是危言耸听,我方才从凤溪河堤坝过来,凤溪的河水已经涨水的快到堤坝顶了。”差役坐在马背上,大声的对小兆村的父老乡亲们说道。      “什么?真的假的?!”人们没想到凤溪河的河水竟然涨水涨的这么快。      “里正,谁是小兆村的里正?”差役大声喊道。      “小老儿便是。”小兆村的里正从人群中走出来,是一位年仅六十的老者。      “高利坡避洪区就在高利坡,您老知道地点吗?不知道也没关系,一路上有指示标志,树上栓了红绳子,您老带着父老乡亲跟着村口的红绳子走,大约五里左右便是高利坡避洪区,县尊已经在避洪区给小兆村辟留安置地了。这里就交给您老了,我还要去王庄传达转移令。”      差役对小兆村的里正交代完,便着急的策马往王庄方向赶路,传达迁移令。      “老少爷们们,刚才差爷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我刚从凤溪堤上下来,差爷所言不假,凤溪的河水已经快要要倒堤坝顶了,就差一胳膊肘的高度了。若非县尊之前令我们修补堤坝,堤坝怕是早就被凤溪给冲垮了,我们小兆村都在洪水里泡着了。县尊给我们争取了逃命的时间,我们不能辜负了县尊的良苦用心,老少爷们们都赶紧回去收拾金银细软,带上干粮,扶老携幼,我们去高利坡避洪区。”      里正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是精神矍铄,拍着手对村民们说道,指挥众人转移。      “里正,非得要转移吗?咱们走了,咱这家咋整啊?进贼了咋弄?”      有人紧张家宅,不想转移。      “你个衰娃子,是人命重要,还是你家那点东西重要?!都什么时候,还分不清轻重缓急!你就是不在意你自己的命,你也得想着你爹你娘你老婆孩子的命吧?!”里正闻言气的直骂。      “里正你们走吧,我不走了,到时候真要是洪水来了,我就爬到房顶上。”      有村民自以为聪明的说道。      “你还爬房顶上,你咋不爬天上去呢。你家是泥坯房,洪水一来,房子都泡倒了!”      里正闻言,骂的更狠。      “都给老子转移,小兆村一个也不能留。谁留在小兆村,老子就开祠堂,将他给逐出小兆村。”里正也不给大家商量的机会了,直接下令道。      听到里正威胁驱逐出村,村民们才不敢再作主张,老老实实的回去收拾东西。      这个年代,一旦被驱逐出村,那生活可就难了。没地,没房,那就成难民了。      在里正【零零看书网.】的强势之下,小兆村的村民扶老携幼,背着包袱,赶着猪牛羊等开始了迁移。      在靖南各地开始动员转移的时候,相邻的太平县以及临海县已经洪涝成灾了,尤其是太平县,情况更是严重。太平县辖区内香溪、麻川河、清溪河、秧溪河、舒溪河、洙溪河、陵阳河等河流众多,地势又有些复杂,本就容易滋生水患。在昨晚的时候,太平县境内的麻川河、清溪河已经泛滥成灾了,在两条河流下游的几个村子在一夜之间被泛滥的河水夷为平地。      今天白天的时候,太平县的情况更加糟糕,泛滥的河水如发疯的野兽一样,崩腾咆哮着冲淹了十余里地,距离麻川河最近的麻川镇都遭了洪水。      太平县新任知县着急忙慌的组织防洪救灾,可是为时已晚,无力回天了。水患的急报一个接着一个,就连太平县城都内涝了,太平县衙庭院的雨水都没过了脚脖子。      想起当初,太平知县悔的肠子都青了,整个人疯了似的,从垃圾桶里找出那封被他丢弃的信件,不顾上面沾满了污渍,一口塞进了嘴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