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幸灾乐祸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幸灾乐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们看我不爽,却又不得不赔笑掏钱买粮的样子。   泰掌柜坐在柜台前,一边监督活计、账房卖粮收钱,一边美滋滋的看着柜台前众人挥舞着钱袋子买粮,心里别提有多美了。刚才他宣布每石粮食涨价10文钱时,众人还抱怨不已。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们再抱怨再不爽,还不是乖乖的给我掏出钱袋子。   上午限量销售的600斤粮食,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就卖光了。   没有买到粮食的人还有不少,激动的嚷嚷着,让泰掌柜卖给他们粮食。   “没了,真没了,这粮食中午才能送来。下午请早吧您呐。”   泰掌柜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景,起身练练摆了摆手,笑着解释道。   打发走了依依不舍的人们后,泰掌柜双眼放光的数了一遍银钱,确认和账目对的上,一个铜子也不少,不由满意的笑了。享受的又数了一遍后,从中数了十枚,一脸肉疼的打赏给了两个活计,又数了十枚打赏给了账房,将碎银子挑出来全都放进袖子钱袋里,其余的铜钱系数锁紧了一个特制的铁盒子里。   “我走后,你们三个就关了门在这店里守着,等到中午来福他们运来了粮食,你们过称后就放在地窖锁好!等到下午老爷我来了,你们再开门。也不知道来福这次能运来多少粮食!若是少于三千斤,老爷管他是不是小舅子,定要骂个狗血喷头。”   泰掌柜合拢袖口,吩咐了伙计和账房一声,自顾自的出了门。   来福是他的小舅子,是他家原配妻子的二弟,粗识几个字,不过口齿伶俐,在他妻子的推荐下,到了自家粮铺里做跑腿。由于口齿伶俐,又粗识几个字,很快便出了头,成了负责粮食采买的管事。   不过,这次大洪水,江南粮仓也闹了粮荒,采买粮食越来越困难。来福几次外出采买粮食,一次比一次走得远,一次比一次用的成本多,可是采买回来的粮食却是一次比一次少。   这次泰掌柜能接受的底线是三千斤,至少能卖两日的粮。   当然他地窖里还有些存粮,但是也是很有限,仅能支撑数日。看来,这次来福回来后,得立马让他带人再往北跑跑了,去山东地界那边采买了。   泰掌柜的这边刚出门,便看到斜对面永丰粮铺的陆掌柜也出来了。   “呵呵,老陆啊,你那边也卖完了,时间还早,咱哥俩去哪喝点?”   泰掌柜抱拳笑呵呵的跟陆掌柜打了一个招呼,想着找机会套套陆掌柜的话,打探打探他永丰粮铺的采购渠道以及采购情况如何,另外泰掌柜还有一个想法,想着跟陆掌柜合伙,一同去山东地界采购粮食,人多力量大也安全,这几日听来福他们说,路上也不安生,那些灾民看到粮车,一个个跟饿狼似的眼睛放光。   不过,打完招呼,泰掌柜就发现陆掌柜脸色有些不对,似乎有些慌乱。   不应该啊,自打洪灾以来,咱们这粮铺的生意越来越好,那真跟抢钱似的,可以说再也没有比这些时日更好的年代了。   永丰粮铺的生意跟自家丰泰粮铺的生意一样啊,都是好的不得了,日进斗金。陆掌柜这些时日,每天都乐的跟弥勒佛似的,那嘴都合不拢了。   今儿上午见面时,陆掌柜不是还笑的跟一朵花似的吗,怎么一会功夫不见,就变成这副模样了?!一脸的惊慌,有点魂不附体似的?!   这些日子生意兴隆,日进斗金的,陆掌柜的不应该这样啊?!   难道说,陆掌柜他们永丰粮铺点背,今儿没采购到粮食?!还是说采购来的粮食在路上被灾民给抢了?!粮食采购出了问题,永丰粮铺的存粮估计也就只够卖几日了。这些日子,粮铺可是日进斗金啊,少卖一日,那可就是损失斗金啊,嗜银子如命的陆掌柜,不肉疼才怪呢,一脸的慌乱也就可以理解了。   昔日竞争对手出问题了,想到这,泰掌柜忍不住有一丝幸灾乐祸了起来。   “老泰,老泰,你听说了吗?”   看到泰掌柜,陆掌柜像是找到了同类似的,一路小跑来到了泰掌柜身边,小眼睛慌乱的看着泰掌柜,没头没尾的说道。   “什么听说了吗?”   泰掌柜那一丝幸灾乐祸又壮大了几分,听陆掌柜这么说,他心中更是有几分确定陆掌柜粮铺的粮食八成是出问题了。   “哎呀,我的老泰啊,祸事了,祸事了呀。”陆掌柜一把抓住泰掌柜的手,一张胖脸上都有冷汗流下,慌乱溢于言表。   永丰粮铺果然是出问题了,不过那是你的问题,祸事也是你的祸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泰掌柜心中无比确定,此刻他脸上的幸灾乐祸,跟陆掌柜脸上的慌乱一样,都溢于言表了。   “老泰,我的老泰,你……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陆掌柜瞥见泰掌柜脸上藏不住的笑容表情,顿时恨铁不成钢的,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这是你的祸事,又不是我的祸事,我为什么笑不出来呢?   “我笑了吗?咳咳,怎么会呢,一准是老陆你看花眼了。”   泰掌柜的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承认自己笑了,只是此刻他脸上幸灾乐祸的笑怎么压都压下下去,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的老泰啊,天大的祸事要来了,今儿我铺里的张管事去采买粮食,路过台州府,看到府城糜氏粮行的东家糜掌柜……”   陆掌柜说话时,脸色止不住的苍白,肉眼可见的汗水从额头往下流。   “糜掌柜的怎么了,他为难张管事了吗?他们糜家也太霸道了吧,不许我们去府城卖粮,还不许我们路过府城了不成?!”   泰掌柜不以为然的说道,糜掌柜是很霸道,不过泰掌柜跟糜掌柜有些拐弯抹角的亲戚关系,觉得糜掌柜怎么也不会为难他。   “什么呀,糜氏粮行的糜掌柜还有食为天粮行的王掌柜,两人被知府大人以哄抬粮价、破坏救灾、发灾难财的罪名,给当街处斩了!”   陆掌柜气急败坏的甩开泰掌柜的手,跺着脚,心有余悸说道。   “什……什么?!”   泰掌柜的闻言,吓的脸色如窗户纸一样煞白,腿一下子软了,若不是扶住了路边的歪脖子小树,整个人都要瘫倒在地上了。   “紧挨着府城的临海县,紧接着就以哄抬粮价的罪名抓了三个粮商,关进了大牢!听说隔壁的太平县也开始抓人了。”   陆掌柜像是乌鸦一样,将不好的消息,一个接一个的抛给了泰掌柜。   噗通!   扶着小树也没用了,泰掌柜轱辘一下子瘫在了地上!脸色煞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