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商人逻辑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商人逻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精彩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诸位慢走,我们就不送了,还要奉县尊之命去张贴公文哩。”       两个差役将一众脑袋晕乎乎的粮商送到县衙门外,与他们分别,一个提着一个浆糊桶,一个捧着一叠盖有知县大印的公文。       “您忙,您忙……不用管我们。”       一众粮商直到走出县衙,兀自晕乎乎的,像是喝了两斤一样。       两个差役先在县衙墙外贴了一张公文,然后去其他地方张贴。       “兹今日起,靖南县境内每石粮食两千五百文……”       一众粮商站在刚张贴的公文前,看着上面的白纸黑字和鲜红的知县大印,直到此刻,他们再不敢相信,也终于确定这是真的了。       “县……县尊真的界定靖南粮价为一石粮食两千五百文了!”       一个粮商难以自制内心的狂喜,伸手一个字一个字摸着,贪婪的吸吸鼻子,用力嗅了一下墨香,接着欢天喜地的跳了起来!       “看你那熊样……”       其余粮商嗤笑了一声,不过他们也好不了多少,咧着嘴笑的跟一朵花一样。       “其他地方都是强力抑制粮价,严惩我等粮商,一旦发现哄抬粮价,轻则下狱抄家、发配充军,重则就地砍头,以雷霆手段控制粮价。为何我们县尊不但不抑制粮价,反而如此啊?”一位粮商在狂喜过后,很是困惑不解的对众人说道。       “怎么,你希望县尊砍你我脑袋啊?!”顿时有几个粮商白了他一眼。       “不是,我就是想不通……”那个粮商悻悻的缩了缩脖子,陪笑道。       “其实,我现在也是糊里糊涂,想不明白……”陆掌柜挠了挠头。       顿时又有好几位粮商表态附和,他们也都实在想不明白。       “咳咳,这里不是说话之地,诸位可赏脸去老夫家里吃顿便饭?”靖南最大的粮商——杨记粮行的杨掌柜,咳嗽了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继而摸着花白的胡须,意味深长的对众人说道。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一众粮商纷纷抱拳道,没有一个不应的。       顿时,一众粮商簇拥着杨掌柜,一路欢笑着,前往杨掌柜的府上。       很快,杨掌柜府上便摆了几桌酒席,一众粮商分宾主坐好。       在杨掌柜府上,一众粮商也都无所顾忌了。       “杨掌柜,方才您说县衙不是说话之地,在您府上就没有顾忌了。在其他各地严控粮价的时候,我们县尊为何发出公文,硬性界定靖南粮价每石两千五百文啊?!县尊如此,对于我等自然是大喜,只是我们实在是糊里糊涂,唯恐坏了这大好局面。您老最是见多识广,是我们县有名的诸葛,您老是不是猜到了什么,还请为我等解惑。”酒桌上,一位粮商起身请教道。       “是啊杨掌柜,县尊以公文界定粮价每石两千五百文,对我等自然是大喜。只是,我们实在糊里糊涂,唯恐坏了这大好局面。”       不少粮商跟着说道。       “事出反常,必有其因。”杨掌柜捋了捋胡须,眯着眼睛说道。       “还请杨掌柜赐教。”一众粮商纷纷抱拳道。       “诸位言重了,赐教谈不上,这只是老夫的一点猜想罢了,老夫姑且说说,诸位姑且听听,勿对外人言也。”杨掌柜摆了摆手说道。       “杨掌柜的放心,我等都不是那嘴碎之人,出得您老之口,入得我等之耳,除了在座的我等之外,不会再有第三人知晓。”       一众粮商皆表态道。       “诸位可还记得县尊的官职?”杨掌柜眯了眯眼睛,意味深长的问道。       “县尊的官职?县尊不就是我们靖南知县吗……不对,不对,差点忘了,县尊已经是浙江提刑按察使司佥事、行靖南知县。”       一众粮商脱口而出后,方才想起来,朱平安已经因抗倭之功升官了。       “浙江提刑按察使司佥事、行靖南知县……诸位,可明白了?!我们县尊其实是正五品的浙江提刑按察使司佥事,只是因为靖南不可一日无知县,这才暂‘【】行’七品的靖南知县而已,只要新知县一到任,我们县尊可就上任浙江提刑按察使司佥事了。我们这靖南小池塘,也只是他暂时的歇脚之地而已。”       杨掌柜捋了捋胡须,很有深意的对众人说道。       生意人哪个不是八名玲珑,杨掌柜如此一说,一众粮商皆有所悟。       “县尊已在青云上,哪怕我靖南这块小池塘洪水滔天,对县尊也无半点影响了。再说了,洪水发生前,县尊已经动员全县防洪防汛了,也是因为县尊有此远见,此次洪灾我靖南没有折损一人,就凭此一项大功,县尊在此次洪灾中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杨掌柜缓缓说道。       一众粮商闻言,皆点了点头,是的,县尊早就已经升官了,洪灾前还提前做了预防,使得靖南未损一人,这已经是大功一件了。所以,县尊敢将靖南的粮价界定为每石两千五百文。       “杨老您说的是,只是县尊如此,对救灾无益,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一位粮商疑惑的问道。       “好处?!呵呵,好处便应在我们身上了。”杨老哂笑道。       “什么意思?”粮商不解。       没用杨老回答,旁边的粮商便抢答了,嗤笑道,“你傻啊,杨老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这还不明白?!县尊将粮价定为每石两千五百文,将这天大的好处划给我等,我等难道就不应该向县尊有所表示吗?!礼尚往来、投桃报李的道理你不懂啊?!”       “什么?你是说县尊……不可能,县尊素有青天之名,不是这样人。”       粮商恍然大悟,只是随后又摇了摇头,对这个结论表示怀疑。       “知人知面,尚且不能不知心,张掌柜你又怎知县尊不是这样人?!再说了,张掌柜你还是你们镇有名的大善人呢,实际如何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啊,用不用我们一件件一桩桩的给你拆拆?”       旁边有个知道张掌柜实底的人,闻言不由嗤笑了一声,对他说道。       顿时,张掌柜脸色一红,便不再言语了。       “县尊未升官前,自然珍惜羽毛,粉饰名气,现在县尊已经升为浙江提刑按察使司佥事了,干嘛还要在靖南这小地方辛苦伪装?!要伪装,也是到浙江提醒按察使司任上,再辛苦伪装去!再说了,这年头想要官运亨通,你不得上上下下打点啊,这些都要银子。咱们县尊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五品大员了,一看就不是池中之物,定然不会满足于五品的提刑佥事,肯定想要再往上升,往京城调动,这些可都是要银子的!”       “就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县尊自然概莫能外!”       “升官发财,升官发财,县尊官已经升官了,自然要发财了。”       一众粮商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温馨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