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大义灭师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大义灭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最近在水深火热之中,由于其防洪不利,其辖区内百姓死伤无数,尤其是香溪、麻川河、洙溪河等河流附近的村庄受灾最重,共计五十六个村庄在一夜之间被洪水夷为平地,每个村的幸存者屈指可数,其他各乡镇也好不了多少,白骨累累弃于野,整个太平县境内处处悬挂白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百姓沦为灾民,饥寒交迫,一片哀鸿遍野,人间悲剧。      如果说其他兄弟郡县受灾也都如此,太平县知县的处境或许会好一些。      可是,距离太平县最近、交集也最多的靖南县,却是另外一幅场景。      由于靖南县知县朱平安在洪灾前提前做了防备,虽然靖南也没有幸免于这场洪灾,可是靖南县在这场百年一遇的洪灾中却没有折损一人。      一边是死伤无数、白骨累于野,一边是未折损一人,对比结果鲜明!突出了他这位太平知县的无能!也将那个他看不顺眼、羡慕嫉妒恨的同行朱平安衬托的无比优秀!      也是因此,太平县境内幸存的百姓对他这位知县怨声载道、骂声不绝!      尤其是,不知是谁传出了靖南知县朱平安曾在洪灾发生前,提前数日,向他们太平知县发了一封提醒防洪防汛的信函,不过却被他们的“好”县尊给当垃圾撕碎扔了,这一消息传出后,太平县的百姓对太平知县骂的更是厉害。      人们以前骂人都是蠢猪、傻狗等词语,现在都是用太平知县的名字替代猪狗了。      太平县的人们流离失所,在荒郊野外聚集的栖身之所称之为“太平知县村”,人们睡的草堆称之为“太平知县床”,充饥吃的野菜称之为“太平知县佳肴”,改善伙食吃的蚂蚱等虫子称之为“太平知县肉”......      总之在太平县,太平知县就是“蠢笨”、“无能”等一系列词汇的代名词。      “自洪灾以来,本官自问也是尽心尽力组织救灾,未曾有一日得闲,为何他们都看不到呢?!人人皆侧目以视本官,人前人后尽骂本官......”      太平知县在县衙内背着手走了一圈,眉宇间尽是烦躁不堪,怨愤不已的说道。      “愚民百姓最是目光短浅,一叶障目不见东翁辛苦,他们能有如今生活,还不都是仰仗东翁辛苦。还请东翁息怒,保重身体,我们太平县离不了东翁。”      幕僚轻声劝慰道。      “唉......若是人人都能像你这般懂的本官辛苦,那本官就好做了。”      太平知县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幕僚的肩膀,对幕僚的劝慰很是受用。      “唉,且不说这些了,灾民安置区建造的怎么样了?”太平知县问幕僚。      太平知县虽然嘴上从不说后悔,可是心里却悔的肠子都青了,后悔当时没听朱平安所言,所以这些时日一直派人密切关注邻县朱平安的所作所为,偷偷学习朱平安救灾方式方法,比如这灾民安置区就是他偷师的靖南避洪区。不过,太平知县出于一些不可告人的考虑,将避洪区更名为灾民安置区。      “回东翁,我方从灾民安置区回来,如今安置区场地已经平整好了。正在协调运木料、茅草,估计下午就可以着手搭建安置灾民的棚户了。”      幕僚回道。      “怎么才平整好场地,进度也太慢了,三天前不是就开始平整场地了吗?靖南建造避洪区可是只用了一两日的时间,包括平整土地到搭建棚户,就都做好了。”      太平知县不满的说道。      “回东翁,下面人偷奸耍滑,灾民们又不肯出力,这还是我一直盯着的结果,不然怕是再有三五日也平整不完场地。”幕僚擦了下额头上的汗,苦笑着回道。      有些话他没有说出口,东翁没有去灾民安置区,不知道现场的情况,没有银两、粮草供给,只是一味的用行政命令,迫使下面的人和灾民卖力,又如何快的起来呢,况且县衙的威信在民间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这群刁民,本官这么辛辛苦苦的建造避洪,不,灾民安置区都是为了谁啊?!竟然连一把子力气都不舍得出,真是岂有此理........活该他们有此一劫!”太平知县闻言,忍不住骂出声来,骂完之后他又扭头问幕僚,“对了,我让你一直盯着靖南,那边最近可又有什么新动作?”      “怎么了,他又想出什么绝世良策不成?”      太平知县问完之后,便看到幕僚脸上浮现了一股奇怪的表情,顿时紧张的问道。      一来他希望朱平安想出什么良策,他好偷师;二来他又担心朱平安再想出什么良策,不然太平县和靖南县两者一对比,他尽给朱平安当反衬了!      “东翁,朱大人他......”幕僚闻言摇了摇头,表情很是复杂的说道。      “他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太平知县忍不住催促道。      “东翁,朱大人他在靖南各地下发了一道公文,公文上界定靖南各地粮价为每石两千五百文。”幕僚说起来时,脸上兀自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什么?每石两千五百文?!”太平知县闻言,震惊的面孔都变了。      “东翁,虽然难以置信,但事实确实如此。我还专门骑马去靖南核实了一番,亲眼看到了这道公文,公文上还盖着鲜红的靖南知县大印!靖南各地粮铺也确确实实将粮价提到了每石两千五百文。”幕僚说道。      “他朱平安疯了吗?洪灾当前,自府城而下,对那些哄抬物价的粮商,或砍头或下狱,都在以雷霆手段降低粮价!他竟然倒行逆施,将粮价提这么高?!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太平知县倒吸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朱平安竟然做出这样的政策。      “对他有什么好处?!咳咳,县尊听说靖南各地的粮商都排着队给朱平安送谢礼,朱平安收礼收的手软......还有一些闻讯赶去靖南发财的外地粮商,朱平安也都派人以‘募捐’的名义,好是打了一场秋风!据小道消息说,朱平安光收礼都得这个数。”幕僚冷笑了一声,比划了一个手势。      “八千两?这么多!”太平知县震惊张大了嘴巴。      “是八万两!”幕僚纠正道。      “什么,八万两?!!”太平知县闻言,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不仅突出,而且还眼红的像充血一样,“朱平安搂钱的本事也特么是状元之才啊!!”      震惊眼红过后,太平知县背着手在原地转了两圈,嘴里面忍不住骂了起来!      这特么的还怎么偷师啊!      我要是再向你偷师,我家的祖坟还不得被太平县愤怒的百姓给刨了啊!      朱平安啊朱平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洪灾这段时间,我都摒弃前嫌,不惜向你学习了!没想到你反倒变成贪官了!      不过,这样也好,太平知县骂了几声之后,脸上忽地又露出了笑容,他向幕僚招了招手,对其吩咐道,“速速着人把这消息散播出去!传的越广越好,越远越好!哼,让那些愚民百姓都看看他们心心念念、口口称赞的人是个什么样的嘴脸!对了,稍后,你再替我起草一份公文,我要向府尊揭发弹劾朱平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