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卖身为奴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卖身为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包子小丫鬟画儿和往常一样,挎了一个菜篮子去近前百余米左右的晚市买菜。这是她每天都会做的事情,在晚市挑选新鲜的食材,买足一日份量。   虽然画儿在县衙后院开辟了一块小菜地,也养了几只小鸡崽,不过菜还未长大,加上洪涝后影响了小菜的长势,目前小菜还不能自给自足,小鸡崽也还未长大呢。   每次外出,都会有一个差役在不远处跟随保护,画儿如今都已经习惯了。   大约一炷香左右时间,画儿便满意的挎着菜篮子从晚市回来了,菜篮子里的蔬菜又鲜嫩又水灵。后面跟随保护的差役手里面拎着两条大鲤鱼和一只白条鸡,与画儿保持了三米左右的距离,不远不近的跟随着。   “爹,不要啊,求求你了,不要......不要卖俺去倚春楼卖笑啊,那王牙婆从来都是将买来的姑娘送到倚春楼去,爹爹求你了......不要啊......”   就在画儿快到县衙后院小门的时候,一个衣着粗布衣衫,头发凌乱的少女,仓皇失措的从一旁的小路踉跄着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呜咽哭泣着回头哀求,可是没跑几步就脚下一滑,只发出一声惊呼便摔倒在地上。   不偏不倚,就摔倒在距离画儿三五米远的地方,少女哭的梨花带雨,是标准的村姑模样,脸颊微黑,沾着灰尘,透着常在田间劳作形成的一抹酡红,依稀有几分姿色,身上的衣服不是很干净,皱皱巴巴的,还有做农活留下的痕迹。   跟随在画儿身后的差役一开始还很警惕,快步靠近了画儿,方便保护,待看清来人是一个弱女子之后,觉的没有危险,便又退后了两步。   在少女摔倒后,一旁的小路便跑来了一个男的,男的长的瘦削,四五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的衣服脏破不堪,一脸的苦大仇深,饱受风霜。   “翠儿啊,爹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啊,这老天爷不给活路哩,咱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恁娘偏又病了,不给钱,郎中都不给拿药哩,还有恁弟,恁不是最疼他哩,恁舍得眼睁睁的看着他饿死啊。”   中年男的走上前,一把抓着少女的手,一边拖拽,一边重重的叹了口气道。   “爹,要卖也把俺卖到普通人家吧,只求恁别把俺卖给王牙婆,她是倚春楼的牙婆哩,俺落到她手里,那就是被卖进倚春楼哩。爹,倚春楼是啥地方恁咋会不知道啊,俺要是被卖进倚春楼,哪还有活路啊,只能给人卖笑哩,谁都可以欺负俺,千人骑万人睡,活活的被折磨死哩。”   少女不住的往后退缩,抵力不从地上起来,仿佛地面能给她安全干一样,双手抓着男人的衣袖,抬起一张满是泪水的脸蛋,苦苦的哀求道,声音宛若秋风吹过竹林一样哀转,脸上的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样。   “翠儿啊,爹也不想把你卖给王牙婆哩,可是没办法啊。别的人家嫌你是嫁过人守寡的,最多只愿意出5两银子,只有王牙婆念在你长的还凑活,愿意出10两银子。咱们家光你娘看病都不止5两银子哩,这还没说恁弟还有咱家一家过活呢,只卖5两的话,能有啥用啊,只能卖给王牙婆。”   中年男的用力的将少女拉了起来,一脸无奈又决绝的对少女说道。   “爹啊,俺不求你不卖俺,就求你换个人家卖俺吧,别把俺送进火坑里就行。”   少女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双手紧紧的抓着中年男人的袖子,苦苦哀求道。   “翠儿啊,这都是命啊,没办法,是爹对不起你,下辈子爹给你当牛做马哈。”   中年男人眼泪也都快流下来了,不过还是狠心的摇了摇头,坚持将少女拉了起来。   这女孩好可怜啊,看到眼前这一幕,包子小丫鬟画儿忍不住就红了眼眶。   身后跟随保护的差役看到这一幕,放下了警惕,洪灾以前他就见过不少卖儿卖女的,穷困人家遇到困难实在活不下去了,卖儿卖女的情况不足为奇。洪灾后,卖儿卖女的情况比平时也多了不少,前天他们村里的张老汉就卖了他五岁的小儿子,一来可以卖点银子,二来也是给他小儿子找个活路。   只要不是强买强卖或者是强抢民女之类作奸犯科的话,官府也都不管的。   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签一份卖身契,从此她们的命运就由主家掌握了,再无自由。   “翠儿啊,阿爹阿娘待你也不薄,都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可是你出嫁当天夫婿就身故了,亲家骂你克夫,还是爹娘接你回来,一直养着哩。现在遭了天灾,你娘又病了,咱家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实在是没法子了。现在你娘命悬一线,就等钱抓药哩。翠儿啊,爹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从小到大,爹没求过你,今儿,爹就求你这一次,求你了翠儿......”   中年男的说着说着,就跪了下来,一张苦大仇深的脸上老泪纵横如雨下。   “爹啊......爹啊,你起来吧,女儿应下了,女儿应下了......呜呜呜......”   看到中年男的跪下、老泪纵横,少女心底的防线似乎被击破,跪下大哭道。   “翠儿,爹对不起你啊......你要怨要恨就恨我,跟你娘你弟无关......”   “爹啊,不怪你,要怪都怪这世道,这都是俺的命啊......”   一时间,父女两人就在画儿面前,抱头痛哭了起来,真是听者伤心,闻着落泪。   “哪个,哪个......你们别难过了......”   画儿早就落泪了,用帕子擦了一下眼泪,红着眼睛,走上前轻声唤道。   父女两人梨花带雨的哭着抬起头,两双眼睛空洞无神的看向画儿。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听你们隐私的。那个,你还是别卖你女儿了,哪能把自家女儿送进火坑呢,我这有十两银子,你们拿去应急,快回家去好好过日子吧......”   画儿红着眼睛说道,从袖子里摸出一张十两面额的银票,伸手递给两人。   “啊?”   父女两人惊讶大于惊喜。   “多谢恩公,多谢恩公,夫人真是菩萨心肠......我们给您磕头了......”   少女先反应过来,拉着中年男子跪地磕头,中年男子也反应了过来,连着磕头。   “你们快起来,快拿着回家去吧,你娘还等着看病抓药呢,耽误不得......”   画儿一边伸手拉少女,一边将银票递给少女。   “恩公,俺虽然大字不识,可是也知道廉耻,俺又不是乞丐,哪能白拿恩公的银子呢。”   少女哭着摇头,坚决不受。   “是咧,俺们人穷志不短,那能白拿恩公的银子咧。”中年男的也是一脸坚决摇头。   “你们快回家去吧,你娘还等着看病抓药呢......”画儿都急的快落泪了。   “爹,这银子给你,你拿着回家给娘看病去吧,再买点粮回家,弟弟也扛不住饿。俺就卖身给恩公了,这辈子给恩公当牛做马,报答恩公恩情。爹,这是俺最后叫你爹哩。从今往后,俺就是恩公家的奴婢,任由恩公处置,俺跟你们再无任何关系哩,以后俺还有恁们各安天命哩。”   少女咬着嘴唇下定了决心,从画儿手中接过了银票,一把塞给了中年男子,一脸决绝的对他说道。   “啊?不用,真不用。”画儿连连摆手。   “那这银票俺也不要了,爹,恁还是把俺卖给王牙婆子吧,千人骑就千人骑吧,这都是俺的命哩......”   闻言,少女用力的摇了摇头,哭着将银票从中年男子手又拿了回来,一把塞回了画儿手中,一脸认命、哀莫大于心死的对中年男子哭道。   “啊?!我买,我买......”听到少女要自卖倚春楼,画儿不由着急的说道。   于是,画儿出门去晚市买菜买鸡买鱼,回来路上顺便买了一个卖身为奴的少女。   “爹,你走吧,从今往后俺跟你们再无关系瓜葛哩,以后是生是死各安天命。”   少女占在县衙后院门口以袖掩面,与中年男子诀别了一声后,决绝的转身步入后院。   衣袖下,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低着头,无人看到一双狐狸眼,分外有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