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看,这才是诡辩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看,这才是诡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小狗官还真是小奸巨滑,狡猾像条泥鳅一样,差点被你蒙混脱身。”   黑暗中一个女生蒙着黑色面纱咯咯娇笑,一手捂着朱平安的嘴巴,另一手持着匕首紧贴着朱平安脖颈动脉,分寸把握的极佳,再多分毫便可划破动脉。   朱平安双手半举做投降状,很配合的被蒙面女劫持进内屋。   “咯咯,很识趣嘛,我松开手,小狗官你莫要大喊,姑奶奶胆子小,一害怕就容易手抖,若是手抖划破了你的脖子,小狗官你可莫要怪姑奶奶哦。”   蒙面女咯咯娇笑着对朱平安说道,说的时候还故意将匕首贴近朱平安的脖颈。   威胁了一番之后,蒙面女方才缓缓的松开了捂着朱平安嘴巴的手。   “凉,凉......”   朱平安可以开口后脱口就喊凉,脖子还往后缩了一下,像极了被凉到的样子。   “噗嗤......”蒙面女闻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一双狐狸眼睛饶有兴趣的盯着朱平安研究了一番,“还以为你这小狗官开口第一句话会喊女侠饶命,没想到竟然是喊凉,你这个小狗官还真是与众不同。”   “咳咳,真的很凉,哪个,刀子可以拿远一点吗?”   朱平安咳嗽了一声,伸出两根手指试探的轻轻往外推了一下匕首。   “还想耍花招......让我匕首拿远一些,是不是方便你开溜啊?!”蒙面女一声冷笑,匕首不退反进,以锋锐的刃锋教朱平安做人。   “呵呵,怎么会,女侠多心了。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如何是女侠对手,在女侠面前耍花招不过是自讨苦吃,何苦来债,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既落入女侠之手,我便做好身为俘虏的自觉了。”   朱平安微微扯了扯嘴角轻声说道,轻轻晃了晃半举的双手,表示自己很自觉。   “咯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这小狗官嘴里吐的一个字都不可信。”   蒙面女咯咯一笑,用匕首拍打了几下朱平安的脸,对朱平安嗤之以鼻。   尼玛!打人不打脸!   朱平安被蒙面女用匕首打了三下脸颊,心里腹诽麻卖批,面上却强颜笑嘻嘻。   狗官狗官,一直骂我是狗官,看来对自己成见很深啊,这是来寻仇的了?!   朱平安面上笑着,大脑在飞速的运转,如果是来寻仇的,那她是为谁寻仇?!   朱平安第一怀疑的对象便是上个月被自己收拾的李典史、张县丞和姚主簿。李典史被发配充军辽东,张县丞和姚主簿被削职为民,永不叙用,另外三家都被抄没家产。要说仇恨的话,在靖南自然是他们三人对自己的仇恨最深,难道这蒙面女是张县丞他们派来寻我报仇的?!   不过,也感觉有点不像啊,如果这蒙面女是张县丞他们派来寻仇的,这个时候岂会与自己说这些个废话,早就应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既然没有第一时间痛下杀手,那就是还有机会,不急,慢慢来。   现在当务之急是画儿。   朱平安关心的问道,“女侠,请问这屋里的女生呢,小脸有点婴儿肥的,她没有事吧?我是狗官,她是无辜的,这妞连只鸡都没有杀过,还请女侠高抬贵手,放她一马。”   “果然你这小狗官嘴里吐的一个字都不能信。你说她连只鸡都没有杀过?咯咯......那你告诉我,锅里的鸡汤是怎么来的?天上掉下来的啊?”   蒙面女翻了一个白眼,咯咯一声娇笑,讽刺味十足。   “鸡都是别人杀好的。”朱平安解释道。   “有什么区别吗?!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你这小狗官还真是虚伪!”   蒙面女侧目而视,一双狐狸眼满是鄙视。   “女侠,这两个不具有可比较性。无论画儿买还是不买,集市上的鸡已经被宰杀好了;而伯仁不同,伯仁是死于王导的怨恨,王敦入主石头城,纵兵劫掠,问王导伯仁何如?王导没回答,王敦心中了然,遂杀伯仁。”   朱平安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你这是诡辩!”蒙面女瞪了朱平安一眼。   “不,我说的是事实,不是诡辩。”朱平安继续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哼!读书人的嘴,骗人的鬼!”蒙面女冷笑,一个aoe语言伤害。   “女侠,你这是对我有偏见。诡辩不是这样的。”朱平安一脸无奈。   “那你说诡辩是怎么样的?”蒙面女似乎很感兴趣,一双狐狸眼饶有兴致的盯着朱平安。   “说是可以说,不过在说之前,能否请问女侠,画儿还好吗?”朱平安说道。   “那就看你说的诡辩能否让我满意了,如果满意了,让你这小狗官见一见你的小情人也无不可,不过若是没让我满意,咯咯......你懂得......”   蒙面女咯咯娇笑,一双狐狸眼眯眯着,似笑非笑的盯着朱平安。   什么小情人?!   我懂你妹啊!   朱平安心里腹诽,不过面上的笑容却是自然了不少......如果满意了,让你这小狗官见一见你的小情人也无不可......至少从蒙面女这句话里得到了一个确定的信息,画儿无事,不然,她怎么让自己见画儿。   如此也就放心了。   “诡辩的话,举个例子,女侠就明白了。”朱平安微微笑了笑说道。   “举啊!”蒙面女一双狐狸眼眨了眨,咯咯娇笑,“你不会不举吧。”   你妹!   朱平安翻了一个白眼,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只能让蒙面女占一下口头便宜了。   “有两个朋友来我县衙做客,一个朋友很干净,一个朋友很脏。我请他们两个去洗澡,请问女侠,他们两个谁会去洗澡呢?”朱平安看向蒙面女问道。   “当然是脏的去洗澡了?”蒙面女想也不想的说道。   “错了,是干净的朋友去洗澡了。”朱平安说道,“因为干净的朋友养成了洗澡的习惯,而脏的朋友习惯脏了,他认为没什么好洗的。所以,女侠,请问谁去洗澡了?”   “干净的?”蒙面女挑了下眉毛。   “不对。”朱平安摇了摇头。   “不对?!”蒙面女生气了,怒目而视。   “不对。”朱平安点了点头,“脏的朋友去洗澡了。因为脏的朋友身上很脏,他需要洗澡;而干净的朋友身上干干净净的,他不需要洗澡。所以,请问女侠,谁去洗澡了?”   “脏的。”蒙面女咬牙切齿道。   “又错了,当然是他们两个都去洗澡了。”朱平安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讽刺,“干净的朋友有洗澡的习惯,而脏的朋友需要洗澡,所以他们两个都去洗澡了。怎么样,再请问女侠,他们两个谁去洗澡了?”   “两个都去洗了。”蒙面女浑身冒着寒气。   “又错了。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去洗澡。脏的朋友没有洗澡的习惯,而干净的朋友不需要洗澡。”。   朱平安扯了扯嘴角,话还没说完,就见眼前寒光一闪,自己鬓角一撮头发掉了下来,而对面的蒙面女浑身寒气几乎能将朱平安冻僵了。   朱平安耸了耸肩,面上波澜不惊,淡淡说了一句,“看,这才是诡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