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蠢萌画儿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蠢萌画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怒气犹在,一双狐狸眼差点没把朱平安瞪出两个窟窿,怒视朱平安三秒后,忽地咯咯娇笑了起来,“咯咯咯......果然不愧是小奸巨滑的小狗官,尖嘴猴腮、伶牙俐齿的诡辩之术,倒是让姑奶奶开了眼。”       听着蒙面女一口一个小狗官,一句一句言语攻讦,朱平安觉的孔夫子那句备受争议的“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之言,很是符合这位蒙面女。       “还请女侠履行承诺。”朱平安扯了扯嘴角,一脸平静的拱手,无视蒙面女的攻诘。       “哼,放心,我可不像某人,言而无信,一肚子的坏水。”蒙面女讽刺道。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朱平安扯了扯嘴角,自动过略了蒙面女的言语攻讦。       “喏,你的小情人就在这儿呢。”       蒙面女鄙视了朱平安一番后,向着床榻方向扬了扬下巴,接着以匕首挟持着朱平安走到了床前。       里屋的光线比较昏暗,又被蒙面女挟持,朱平安一直未注意到床上情形。被蒙面女挟持到床前后,朱平安才发现画儿的确在床上躺着呢。       确切的说是被绑在了床上。       画儿的手脚都被捆绑在了床柱上,嘴里塞着毛巾,一双眼睛睁的很大。       呃......这捆绑的姿势还有点羞耻play的感觉。       看到画儿的绑姿,朱平安甚至都怀疑蒙面女是不是去岛国进修过绳艺!       看到朱平安后,画儿的一双大眼睛瞬间就滚出了两颗豆粒大的泪珠,接着一颗又一颗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从她眼角滚落了下来。       看到画儿无事,朱平安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继而无语的扯了扯嘴角,这个笨妞,嘴巴被塞着,是说不出话来,但是也不影响你哼哼两声吧。       别说你被点穴了?!这是现实世界,又不是什么,哪里会有点穴这种不合常理的存在。       “你没事吧?”朱平安关心的问了画儿一句。       画儿用力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只是眼泪更多了,枕头都湿了。       “咯咯......小狗官你狡猾的像泥鳅,你这小情人还真是笨的可爱。”       蒙面女瞧见画儿像一只找到主人的委屈小笨狗一样,不由咯咯笑了起来。       “你把画儿怎么了?”朱平安皱眉问道。       “本姑奶奶又不是你这没有人性的狗官。”蒙面女冷笑着白了朱平安一眼,一边用匕首挟持着朱平安,一边伸手取下画儿口中的毛巾,对画儿说道,“我把毛巾取下,你可以开口了,不过莫要大喊哦,不然小狗官可就没命了。”       “姑爷......呜呜呜......”画儿可以开口后,便撇着嘴巴呜呜的哭了起来。       “没事的,别哭,她刚才把你怎么了?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朱平安问道。       “姑爷,呜呜呜......她给我塞了毛巾,不让我开口,威胁我一点声音也不能出,不然,不然她受惊了......呜呜呜......她就一飞刀戳死姑爷你。”       画儿小声的哽咽道,哭的鼻子一抽一抽的,眼泪不要钱似的往外流。       晕!这你都信?!朱平安对画儿无语了。       “呜呜呜......真的,姑爷,她就那样,一甩手,嗖一下子,一把飞刀就飞出去了,duang一声,一只可怜的蜘蛛就被她钉在柱子上了。”       画儿被捆绑着双手比划不出来,可是脑袋还是努力的代替双手比划蒙面女甩飞刀的动作,嘴里面还努力的配音,蠢萌的朱平安忍不住嘴角抽搐。       这笨妞还真是......       朱平安总算是明白为何画儿一点声响也不敢发出了,原来这个笨妞是担心自己,在蒙面女给画儿展示了飞刀钉蜘蛛的绝技后,画儿就对蒙面女的威胁深信不疑了,她连蜘蛛都能钉住,更不用说姑爷那么大目标了,为了避免姑爷被蒙面女一飞刀戳死,画儿就使出浑身解数保持安静了。       “好了,不哭了,你做的很好......”朱平安扯了扯嘴角,安慰道。       “呜呜呜,姑爷,都怪我.......我今天出门买菜,回来的路上遇到她,当时她爹要把她卖到倚春楼去,好给她娘看病,给他们家买吃的,她哭的好可怜,我在一旁看的心疼,就掏了十两银子给她们。她很有骨气,非要卖身为奴给我,不然不要银子。我就只好接受了。一开始都好,她跟我回来,还挺勤快,打扫院子,还帮我炖鸡汤......可是......呜呜呜......可是晚饭才做好她就翻脸了,把我绑了起来,骂姑爷是狗官,还说要找姑爷算账......”画儿一脸的自责,哭的很委屈。       原来如此,朱平安点了点头,刚才自己还在想蒙面女是如何混进来的,这下明白了。       当然,朱平安心里也清楚,即便没有画儿,蒙面女也一样能混进来。       晚上的时候,有刘牧、刘大刀他们在,县衙后院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可是白天的时候,刘牧、刘大刀他们都跟随自己外出了,县衙后院就只剩下画儿一人,后院小门外面只有一个差役看着,有视野盲区,而巡逻衙役每半个时辰才巡逻一趟,中间有空档。没有画儿,蒙面女也有机会翻墙进来,偷藏在后院,一样可以出其不意的对自己发难。只是这样难保会出现意外,所以蒙面女才选择了作戏,以“卖身为奴”的方式混进来。       这是一个教训,君子不立危墙,以后白日里也要加强县衙后院警戒。       靖南数任横死的前任知县就是前车之鉴,另外张县丞、姚主簿、李典史他们难保不会报复......甚至还有其他自己有意无意得罪的人。       朱平安在心里将这一项排上日程。       “呜呜呜......翠儿,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画儿自责完,扭头哭着质问蒙面女。       “我不叫翠儿!”蒙面女咯咯娇笑。       哈?!画儿愣了一下。       “她都是骗你的,什么卖身为奴之类的,都是假的。”朱平安哭笑不得的对画儿说道。       “啊......”画儿又不是真傻,在朱平安提醒后,怔了一下便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然后对蒙面女怒目而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