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欣欣向荣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欣欣向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年秋末,江南洪灾方兴未艾,在台州府各地被水患蹂躏挣扎的时候,靖南县拉开了“以工代赈”的序幕。这一日,靖南县共有六项工程同时施工,朱平安亲领最大的以工代赈工程——东湖工程。   为了以工代赈顺利开展,朱平安已经提前令人去附近太平等县兑换了6万两银子,全都兑换成了铜钱,放在了县衙钱库里。开工后,由马车拉着一车车的铜钱奔赴各工程区,一车车的铜钱晃花了一众百姓、难民的眼睛,让他们把心彻底放到了肚子里,再也不担心干活领不到工钱了。   当然,马车由持刀的差役看守,也没有哪个不长眼敢打马车的主意。   东湖工程区是朱平安此次以工代赈的重点工程。   朱平安查阅过县志,靖南这个地方经常发生洪涝灾害,每隔三五年都会闹一次小水灾,每隔七八年都会闹一次大水灾,靖南老百姓总是面临着水涝灾害的威胁。   朱平安在洪灾前后,翻山越岭,下河涉水,计算河床比降,将靖南地形勘察了两三遍,借助于现代学到了地理经验知识,总算是摸清靖南经常闹水灾的原因了。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地势。靖南依山面海,地势总体是是西高东低,由西向东逐渐倾斜,西边山脉连绵,千米峰峦迭起,中部丘陵缓延,东部平原滩涂宽广。靖南境内的河流曲折蜿蜒,流向总体与地势相同,由西向东注入大海,东部山脉河床比降大,水流湍急,洪峰也就势高量大,水位也就自然暴涨暴落;中东部丘陵和平原地区地势低平,河流流速顿减,每当遇汛期的时候,西半段过来的迅猛河水、山洪,往往来不及渲泄,所以也就容易河水泛滥造成水灾了。   朱平安勘察出原因后,便有了这东湖工程。   在靖南县城以东十五里地方,紧挨着三里河、苕溪,开挖一个周长十余公里的东湖。每年汛期一到,河水暴涨时,便开闸泄洪进入东湖,蓄水分洪;而当旱期时,三里河、苕溪水位下降,东湖水位高于三里河、苕溪时,所蓄积的湖水随时可以归还三里河和苕溪。如此以来,可保靖南百年无水患之灾,还可以灌溉周围的田地,可谓是一举多得。   “东湖分为上东湖和下东湖两部分,上东湖规划周长18里,下东湖规划周长20里。东王乡八角亭为东界,西界为青屿村八宝庙,南界为多宝山,北界为凌霄阁,其中上东湖和下东湖中间不设分界......”   “东湖事关靖南百年大计,施工过程中,务必注意质量,不用贪求速度......”   开始施工之前,朱平安将随行胥吏差役叫至跟前,将施工方案及施工图展开,将东湖的施工规划以及以工代赈的注意事项,仔细与他们说了一遍。   “县尊放心,我等必不负县尊所望,一定挖好东湖。”胥吏差役纷纷领命。   为了精准起见,朱平安带着刘牧、刘大刀等人先头策马将东湖地界通过插竹竿标记了出来,以一根根相距百米左右的竹竿作为东湖界线,一目了然。   湖界标出后,“东湖以工代赈工程”便轰轰烈烈的开工了起来。总共有五万多百姓参加了东湖以工代赈攻城,男男女女,肩挑土筐畚箕,手拿锄头铁耙,掘土挖湖,以草和泥筑堤;妇孺孩童在规划好的伙房区,准备午膳,一切都充满了希望。因为以竹竿作为东湖界线,老百姓们私下都称东湖为“竹竿湖”,说“朱青天策马圈湖,靖南县再无水患”。   除了东湖工程,还有五项工程在靖南不同地方开展,包括修补城墙、重建村寨等。六个以工代赈工程,将靖南十万百姓和难民几乎都发动了起来。   朱平安在东湖工程步入正轨后,便带着刘大刀等人巡视督导其他几个以工代赈工程。   东王乡重建工程就在东湖工程边上,由户房典吏刘夫子和库房典吏章先生两人负责,东王乡重建工程就是重建东王乡村镇被毁的房舍建筑。   朱平安一行巡视的第一站便是东王乡重建工程。   东王乡重建工地工程总人数越有八千余人,与东湖工程一样的热火朝天。   工程有序推进,老百姓、难民奋力劳作,秩序井然......朱平安满意的点了点头。   “县尊,每人每日20文工钱,是不是有点多了啊。咱们靖南全县共有近十万人参加以工代赈,每人每天20文,这一天下来光工钱都得两千两银子,一个月下来就得6万两。这还没有算粮草等消耗。便是有县尊从粮商那收来的‘捐赠’,加上咱们县衙库房的积余,也就恰恰够一个月而已。而按照县尊的规划,这以工代赈至少要持续两个多月才能完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个月之后,属下库房便再也拿不出一个铜子了。属下恳请县尊三思,降低工钱,限制以工代赈人数......”   库房典吏钱先生在陪同朱平安巡视工程时,小声的对朱平安建议道。   “县尊,现在是非常时期,可以稍降三成。”户房典吏刘夫子也附议道。   “不可。”朱平安很果断的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对他们说道,“想要让马儿跑,就要让马儿吃早。每日二十文的工钱,是底线,只能提高,不能降低。”   “可是县尊,这银钱......”钱典吏为难道。   “钱典吏,刘典吏,银钱你们不用担心。首先,我们在工地组织老幼妇孺做大锅饭,向人们供应,这个膳食不是免费的,标准早餐1文,午餐2文,晚餐1文;也供应小灶,根据荤素菜种类数量,另外再收费。通过膳食,每日每人大约可以回收5文;其次,来我靖南卖粮的粮商越来越多了,我们‘收’上来的‘捐款’也越来越多。这种捐款,我每个月都会派人去收一次,在我靖南发洪灾财,不做些贡献那可不行。所以,银钱方面,你们就不用担心了,起码能做到收支平衡。”   朱平安胸有成竹的说道。   “咳咳,县尊,这个每月派人去粮铺‘募捐’,岂不有损县尊名誉。”   刘夫子担心的说道。   “名誉值几个钱......”朱平安毫不在意的扯了扯嘴角,伸手指着劳作的众百姓、难民,对刘夫子说道,“治下百姓吃饱肚子才是正理。”   灵魂在红旗下长大的朱平安,与封建时代的士大夫不一样,务实不务虚。   闻言,刘夫子、钱先生以及随行胥吏,皆对朱平安报以深深的敬意。。   县尊忍辱负重,不求名利,一心为民,何其伟大......   在全县共同努力之下,靖南以工代赈系列工程渐入佳境,人们有活可干,有钱可拿,有饭可吃,全县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