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果不愧我家麒麟儿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果不愧我家麒麟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王猛令亲信送呈严府的密信,在第三日早上就送达了严嵩的手上。严嵩收到密信后,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召集了赵文华、鄢懋卿、王学益等得力心腹,传阅密信。   其实严嵩也令人去叫了严世蕃,不过严世蕃在外面风花雪月,不在严府。   “关于朱平安提出的密折,老夫想听听你们的意见。”严嵩眯着眼睛问道。   赵文华等人都是官场老手了,比徐海、谭纶等人看到的还要多,还要深。   密折的利弊,他们一时间几乎都已经分析出来了。严嵩听的连连点头。   “徐海他们不日即将回京复命,密折之事势必会报与圣上。圣上或会询问老夫意见,以你们之见,到时老夫该持何态度为好,支持还是反对?”   严嵩饮了一口茶,舒缓了一下嗓子,睁开浑浊的眸子,扫视赵文华等人问道。   “阁老,朱平安这小贼包藏祸心啊,密折言事,内容不为外人所知,势必鼓励弹劾、告密等事,如若推行,怕是会助长一些鼠辈的胆量,上密折弹劾阁老,长此以往,怕是会动摇阁老在圣上心中的形象和地位。”   鄢懋卿首先开口道,他对密折持反对态度,认为密折若是推行,贻害无穷。   “景卿兄多虑了。密折只有圣上才能阅览,而圣上除国事操劳外,还要修道炼丹,已然分身乏力,没有太多的精力审阅密折,所以密折势必不会大范围普及,必然只有受圣上宠信之臣才能有此殊荣,而深受圣上信任的臣子,多是我等同道中人,密折将会成为我等手中利器。”   赵文华听了鄢懋卿的一席话后,微微摇了摇头,提出了不同的观点。   “梅村,汝执掌通政使司,焉能出此言。若无密折,天下奏疏尽出通政使司,无奏疏可以隐瞒阁老,便是有王宗茂等宵小之辈上疏中伤阁老,由汝留下压伤数日,也足以给我等充分的应对时间。若是推行密折,密折不经通政使司,直达御前,送呈圣上御览,我等岂不是自废武功?!”   鄢懋卿再次开口道。   严嵩闻言,不由微微点了点头,鄢懋卿的这一番话说到了紧要之处。   “非也,正如我方才所言。密折不会大范围推行,没有密折之权的人若要上奏,仍要经由通政使司。以我之见,碍于圣上精力有限,即便推行密折,所授权之臣,也不会超过百人之数。且,绝大多数还是我等同道之人。对于那些非我同类者,则严加监视,任他们也翻不起风浪。”   赵文华不缓不慢的说道。   “不受控制的不安因素,还是早早除之为好。现状就很好,何须冒险。”   鄢懋卿摇了摇头,未被赵文华说服。   “现状虽好,但更进一步岂不更好。密折上奏,内容不限。这密折可绝非一道奏疏这么简单。在我看来,它是集御史、锦衣卫、东厂、给事中等几大职于一身,一日密折在手,我等便相当于多了御史、锦衣卫、东厂、给事中等诸多身份,其用妙不可言。锦衣卫陆大人虽对阁老尊敬有加,与我等相处也算愉快,但是他始终不是自己人,私下多有龌龊之举,去年他庇护逆贼沈炼,便可见一斑。东厂就更不用说了。若有密折在手,我等可就相当于多了无数的锦衣卫、御史、东厂、给事中之职。如此密折,弃之不用,岂非可惜,只要我等利用得当,更进一步,轻而易举。须知宦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还请义父三思。”   赵文华微微笑了笑,分析了隐藏在密折背后的功能,对密折很是推崇。   其实,除了这些。   赵文华还是有私心和野心的,密折直达御前啊,对于这一接近圣上的利器,他可是眼热的紧。他上次之所以冒险进献圣上百花酒不就是想要接近嘉靖帝嘛!可惜,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未能达到目的,还惹怒了义父严嵩。若非有义母说情,自己就被义父断绝关系、扫地出门了。   现在发现了密折这一利器,他暗藏的私心和野心又再度蠢蠢欲动了。   密折集御史、锦衣卫、东厂、给事中等几大职于一身......   严嵩听了赵文华的分析,忍不住又点了点头,密折还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   严嵩脸上不露声色,扫了一眼还未发言的王学益等人,“学益,你怎么看?”   王学益被严嵩点到名字后,顿了两秒才开口,“阁老,卑职看来,这密折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它可以为我等建功立业,用得不好,它也可伤了我等......”   “滑头!汝之言,跟没说有什么两样?!”严嵩扫了他一眼,斥了一句。   什么狗屁双刃剑,看似观点鲜明,实则相当于没有说......   王学益这种起墙的做派,如何能在老狐狸一样严嵩眼皮子底下,蒙混过关。   王学益悻悻的缩了缩脖子。   就在这时,严世蕃回来了,带着一身酒气和脂粉味儿,显然是从女人堆里爬出来的。   “一身脂粉味,又去外面胡混去了?!”严嵩不悦的瞪了严世蕃一眼。   严世蕃讨好的上前给严嵩斟满了茶,笑呵呵的狡辩道,“爹,儿子我这不是为咱们老严家开枝散叶嘛,劳身劳力的,怎么能说是胡混呢。”   “屁!”严嵩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当然不是真骂,然后将王猛的密信甩给了严世蕃,“你看看,事关密折,若是圣上问起,我当持何态度为好?”   严世蕃看了一遍后,又问了下赵文华、鄢懋卿等人的态度,听后不由大笑。   “你笑什么?”严嵩没好气的问道。   “爹,你们这是缘木求鱼啊,您老该持何态度,关键要看密折之于圣上利弊与否。若密折对圣上有利,您老自然鼎力支持;若密折对圣上不利,您老自当誓死反对。”严世蕃笑着说道,一只独眼精光四射。   严嵩闻言,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对严世蕃很是赞赏的点了点头,果不愧我家麒麟儿。   “这密折是鼓励臣下告密啊,令百官互相警惕,互相牵制,防范不臣,防范欺瞒,利于圣上大权独握,使君更君,臣更臣,肯定甚合圣上心意。”严世蕃敲着桌子,一脸自信的说道,“我等所要考虑的是如何使密折为我所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