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色厉内荏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色厉内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常多,漫山遍野都是南蛮苗裔,鼓噪怒吼,声势浩大。   呼!呼!   正好一股山风吹来,山上草木随风左右摇晃,与鼓噪的南蛮苗裔混在一起,从山脚下往上看,根本分辨不出哪是草木,哪是南蛮苗裔。   在人们眼中,山上随风晃动的无数草木就是一个个鼓噪的南蛮苗裔。   在人们耳中,山风吹动树木发出的呜呜声就像南蛮苗裔鼓噪怒吼的声音。   俨然明朝版的草木皆兵、风声鹤唳,青壮百姓一个个面如土灰,惊恐万分。   “怎......怎么这么多蛮子?上......上次,来攻城的倭寇有多少?”   路上那个担忧的青壮一脸苍白的看向身旁的同伴,声音都打起了哆嗦。   这才秋末,怎么这么冷?!像是寒冬一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三......五千吧......”路上还信心十足的同伴,此刻说话也不利索了。   当时的倭寇才三五千人,但现在叛乱的南蛮子可是漫山遍野,人多的数都数不过来,至少得有七八万啊!我们才区区一千人,怎么可能打得过啊!   看着漫山遍野的南蛮苗裔,深深的绝望自心底油然而生,野蛮生长。   “县尊,卑职无能.....请县尊责罚!”刘典吏一脸惭愧的回来,单膝跪地向朱平安请罪。   “刘典吏请起。方才便已说了,一试便好,不用勉强。再说,刘典吏也不是无功而返,通过刘典吏方才一试,我已知晓南蛮苗裔虚实。”   朱平安伸出双手扶起刘典吏,微笑着勉励道。   “啊?县尊已知晓南蛮苗裔虚实?!”刘典吏闻言,不由愣了一下,迟疑的问道,“县尊可是发现南蛮人多势众,今日事不可为?还需回去从长计议?”   刘典吏觉的他方才一试,最大的功劳便是发现叛乱的南蛮苗裔人太多了,漫山遍野都是南蛮啊。若是一开始就大军出击的话,他们这一千人还不够南蛮子塞牙缝呢。   朱平安微微笑着摇了摇头,指着叛乱南蛮苗裔盘踞的大山对刘典吏说道,“呵呵,刘典吏你仔细看,这漫山遍野的南蛮苗裔多乎哉?!”   “多啊。”刘典吏不明所以。   “呵呵,那你不觉得奇怪吗?既然对方人多势众,而我方仅有千余,缘何对方不趁我方刚到,立足未稳之时,趁势大肆掩杀过来?!”   朱平安微笑着说道。   刘典吏闻言,瞬间冷汗如雨下,若是叛乱南蛮真的像县尊说的那样趁己方立足未稳之际攻杀过来的话,己方怕是已经灰飞烟灭了。   只是南蛮子为什么没有趁机攻杀过来呢?白白放过了这个大好机会呢?!   “大约是叛乱南蛮不懂兵法吧?www.00kxs.com抓不住战机。”刘典吏迟疑了一下,犹豫不决的说道。   “非也。若是南蛮苗裔不懂兵法,鲁莽行事,看到我们人少有便宜可占,更会毫不犹豫的攻杀过来。”朱平安微微笑了笑,轻声说道。   “那是为何?”刘典吏一头雾水,不解的问道。   “那是因为他们色厉内荏,外强而中干,看着人多势众,实则虚有其表,其本身可战之人,不会比我们多多少,不然他们不会如此谨慎。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必胜的把握,正是因为他们忌惮于我军,所以才没有趁我军立足未稳之际攻杀过来。”朱平安扭头,看着刘典吏以及身后众人,伸出手指点着漫山遍野的南蛮苗裔,一脸自信的大声解释道。   “他们越是虚张声势,越是胆怯。”朱平安一脸笃定的对众人说道。   刘典吏以及众人闻言,不由得恍然大悟,土灰的脸色恢复了血色。   是啊。   县尊说的是,南蛮子看似人多势众,实则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自家人知道自家情况,南蛮子对他们自家情况再清楚不过了,所以才不干攻杀过来。   众人心中的恐惧和绝望顿时消散了许多,濒临崩溃的士气也恢复了许多。   “刘典吏,你领三百人伐木设置鹿角、栅栏,安设营寨;韩典吏,你领两百人搭建军帐;钱典吏,你领一百人埋锅造饭......”朱平安在人心稳定了之后,便大手一挥,下令众人安营扎寨、埋锅造饭。   伐木,安营,埋锅造饭......   朱平安一方就在山下堂而皇之、大摇大摆的安营扎寨、埋锅造饭。   朱平安在众人安营扎寨的时候,叫来刘大刀、刘大枪他们,对他们说道:“大刀、大枪你们辛苦些,带五十兄弟去前面两里处警戒,防范突袭。”   “公子放心,有我们在,绝不会给南蛮可趁之机。”刘大刀他们领命而去。   兵者,诡道也。   大摇大摆、有恃无恐,只是摆给南蛮苗裔看的,朱平安实则非常谨慎小心。安营扎寨、埋锅造饭的时候,巡防、捎探、站岗俱是一应俱全。   南蛮苗裔盘踞的山上,一个赤着胳膊、穿着狼皮的汉子来到一位五十余岁的老妇人跟前,单膝跪地禀告道:“爵主,明狗在山下安营扎寨、埋锅造饭了起来。”   这位老妇人便是五溪苗的土司——彝兰夫人,她原是五溪苗土司龙鹿的夫人,后来龙鹿在一次征讨不服部落的战争中,中了毒箭,毒发身亡。彝兰夫人继承了土司之位,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彝兰夫人是个女强人,不仅压制部落内的反对声音,以女人之身继承了土司之位,还替龙鹿复了仇,铲平了不服部落,二十多年,稳坐土司之位。她在部落之中的威望比龙鹿巅峰时还要高许多,深受五溪苗的拥戴。   “有恃无恐,明人必有依仗。乾骨打,传令阿虎满他们不得轻举妄动,不要中了明人的圈套。”   彝兰夫人拄着一根虎头拐杖,在一个丫头的搀扶下,往前走了数步,来到一块突出的石头前,由丫头搀扶着登上石头,往山下观察了片刻,看着山下大摇大摆、有恃无恐的安营扎寨、埋锅造饭的朱平安一方人马,眼神越发慎重了起来,少卿扭头对单膝跪地的汉子吩咐道。   “遵命爵主。”乾骨打领命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