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赴任途中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赴任途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的地是应天府,浙江提刑按察使司官署所在地,距离靖南有千里之遥。在现代这距离也就五百多公里,开车半天时间就到了。不过在古代,这需要数天时间,这还是有马匹做代步工具的情况下。      原本预计五天时间就能赶到应天府,不过看样子,至少要需要六天时间才可以了。      靖南老百姓携老扶幼,坚持一路相送朱平安,怎么劝都不行......      放眼望去,一路上全是人,一眼望不到头,道路都要被堵塞了。看着走路颤巍巍的大爷大娘,朱平安如何忍心,也只能下车一路步行......      所以一直到傍晚时分,朱平安依然还在靖南,总共走了不到数里路而已。      傍晚时分,朱平安一行进了靖南段溪镇,住进了一家客栈,摆出今晚在镇上安歇一晚的架势。不过,盏茶时间后,朱平安一行轻装简从,乔装打扮从客栈后门而出,留下刘大枪、刘大锤两人在客栈迷惑众百姓,翌日两人再赶着马车上路。      “咯咯咯......某人明明是升官了,却活脱脱像一个丧家之犬......”      妖女若男环着画儿御马与朱平安并马而行,咯咯笑着调侃朱平安道。      “姑爷不是丧家之犬。”画儿嘟着小嘴,在马背上扭动了下身体,表示抗议。      “咯咯,再乱扭,掉下去摔花了脸蛋,被某个丧家之犬嫌弃了,可不怪我哦。”妖女若男咯咯笑了一声,俯在画儿耳边吹了一口气。      “姑爷不是丧家之犬,人们舍不得姑爷,都说姑爷是青天大老爷呢。姑爷是着急赶路。”画儿听到妖女若男又说朱平安是丧家之犬,不由鼓着腮帮子瞪了妖女若男一眼,坚持说道。      “如此丧家之犬,再多几次又有何妨。”      朱平安扫了妖女若男一样,不无骄傲的扯了扯嘴角,悠悠的说了一句。      轻装简行速度就快了很多,到宵禁前朱平安已经出了靖南县,赶到了太平县境内。      太平县方被倭寇肆虐过,朱平安一路走来,随处可见被焚毁的断壁残垣,几乎家家都悬挂了白幡,哭儿唤女、哭爹念娘的哀哀悲声不绝于耳。      沉重,沉痛,愤慨......      一路走来,朱平安沉默不语,心中五味杂陈,对倭寇的愤怒值一路飙升,无数次发誓扫除倭寇。      “朱平安,我现在理解靖南的老百姓为什么那么不舍的让你走了......”      妖女若男看到太平县无处不在的悲剧,一脸沉重的抬头看向朱平安,缓缓说道。      靖南的老百姓是真的舍不得书呆子啊,有书呆子在,靖南老百姓平安度过了两次倭患、一次水患,难得过上了安稳日子,尤其是跟相邻的太平县相比(太平县老百姓被倭寇蹂躏了两次,被水患蹂躏了一次,境内的老百姓死伤大半),靖南老百姓简直像是生活在桃花源一样,如何舍得朱平安离开呢。      “如果海晏河清、天下太平,我愿意一辈子做他们的知县。”朱平安扭头看向靖南方向轻声说道,继而又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可惜,如今倭寇肆虐,江南再无宁日,为之奈何......”      “天下很大,不止一个靖南;百姓很多,不止十万靖南百姓。”      “驾!前面有个客栈,就去那里落脚了。”      朱平安说着一夹马腹,伸手指着前方不远的客栈,驱马快行。      客栈名字很俗“迎客来”,客栈门口还有纵火的痕迹,看样子也是遭遇了倭患。不过,迎客来客栈是幸运的,至少还能营业。      迎客来客栈旁边的当铺就只剩下光秃秃、黑乎乎的残垣了。      “客官里面请。马匹交给小的就可以了。”      店小二看到朱平安一行上门,很是热情的上来迎接。      朱平安一行是他们店铺今日为数不多的生意。倭患刚过去没几日,太平县又受灾极重,现在还没有从阵痛中恢复过来呢。      “有劳准备一桌家常菜,再开四间房。”朱平安微笑着说道。      “好嘞。客官请坐,饭菜马上就来。”店小二将朱平安一行引到一张圆桌上。      因为客栈人少,上菜速度很快,没一会就上了一桌家常菜和一盆米饭。      “没有酒就算了,怎么一点荤腥都没有?!是怕我们付不起银子吗?我们老爷随行带两个婢女服侍,还有五大三粗的护院保护,像是没银子的吗?”      妖女若男是个无肉无酒不欢的,看着一桌素菜,不由叫住了店小二。      “客官请息怒,小的又没长狗眼,不会看人低的。还请客官听我解释,我们‘迎客来’客栈只供应素食,不供应荤食。”      店小二解释道。      “咯咯......这是什么规矩?!只供应素食,不供应荤食?!那你们还开什么客栈,你以为客人都是和尚尼姑啊?”妖女若男翻了一个白眼。      “好了若男姑娘,素食也一样。吃完歇息,明日还要赶路呢。”      朱平安摆了摆手,一路上看了那么多悲剧,这会也吃不下荤食。      “老爷连一点肉都不舍得给奴吃吗?”妖女若男眨巴了眨巴眼睛。      朱平安无语了。      “客官真是对不住,小店真的只供应素食,不供应荤食。”店小二一脸歉意的说道,“其实我们在三天前也是供应荤食的。”      “那为什么现在不供应了?”妖女若男追问道。      “客官是外地来的吧!我们太平县三天前遭遇倭患,县城都被倭寇攻破了。倭寇在县城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满街到处都是死人,太惨了。我们客栈是福大命大,引火处不远的水缸炸裂了,浇灭了柴薪,这才才侥幸躲过了一劫。三天前,我们县城各行各业一致决定,素食三七,以祭奠逝去的父老乡亲。”店小二一脸哀痛的解释道。      “这样啊,对不住啊。”闻言,妖女若男也不再要求荤食了。      唉!      可怜可叹可悲啊。      朱平安闻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一行人沉默的用完了晚膳,各自安歇,一夜无语,第二日早早起来赶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