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初入官署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初入官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说一大早院子里喜鹊怎么喳喳叫个不停,原来是我们的朱大人来上任了,这可真是一件大喜事啊。”      朱平安坐在门房里,尚未看到来人,便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      有人来了。      朱平安闻声起身走出门房,便看到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官员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这位大腹便便的官员长的慈眉善目,端是突出一个“胖”字,小眼睛大耳朵,脸上肉多的都快把小眼睛给挤没了,挺着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身上穿着的五品官服,被身上的肥肉撑得异常有型。      “呵呵,这位便是朱大人吧,久仰大名,未尝得见,今日一见,端是一位少年英豪,果然名不虚传。我是咱们官署的佥事楚雄,往后我们就是一个官署里同僚了,可要多亲近亲近。”      楚雄一副自来熟的上前,笑呵呵的上下端详了朱平安一番,称赞的拍了一下朱平安的肩膀,就势揽着朱平安的肩膀熟络的说道。      “在下朱平安,见过楚大人。楚大人过誉了,‘英豪’二子,平安愧不敢当。”朱平安拱手与楚雄见礼,很是谦逊的说道。      这便是自己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同僚了,朱平安不着痕迹的观察楚雄。      楚雄身材肥胖就不用说了,一看就知道,朱平安目光较常人敏锐的多,注意到楚雄脖颈有一块胭脂色,现在是下午,楚雄脖颈上的胭脂不可能是他的家眷留下来的,因为若是他家眷昨晚留下来的,他今早洗漱定会洗除,那么便是中午期间新留下来的。按照常理,都奔五的认了,昨晚有一晚耕田的时间,中午应该没有那么大兴致再回家耕田了吧。那么更大的可能是,楚雄利用中午这点时间,争分夺秒去风花雪月找刺激留下来的,也正是如此,才来不及检查、清洗身上留下的痕迹。      另外,楚雄身上传来的一股廉价的胭脂水粉味也侧面映证了这一点。      以楚雄五品佥事的身价,他的妻妾所用的胭脂水粉肯定是高档货,不可能用如此刺鼻的廉价胭脂水粉,也只有哪些勾栏瓦舍、风花雪月场所里的女子才会用这种廉价且刺激的胭脂水粉。      这是一个好色的胖子......朱平安给楚雄贴上了一个标签。      由于楚雄靠的近,朱平安除了嗅到一股刺鼻的胭脂水粉味儿外,还嗅到一股子浓厚的酒肉味道......这是一个喜好口腹之欲的胖子,也是,能长到他这种体量,没有这个爱好才怪了。      “咱们同署为官,称呼楚大人多生疏。”楚雄呵呵笑着说道。      “楚兄。”朱平安更换称呼道,言毕嘴角忍不住有些抽搐,楚兄,楚雄,怎么感觉叫称呼他楚兄,像是唤他名字楚雄似的。      “咳咳,你可以叫我楚大哥,我齿龄虚长你三十余,如此称呼也不算是占你便宜,我以后就叫你朱小兄弟了。”楚雄一副自来熟的说道。      “楚大哥。”朱平安从善若流,微笑着拱手与楚雄再次见礼。      “呵呵,朱小兄弟。走,楚大哥带你去拜见臬台大人,顺便顺路熟悉下咱们江浙提刑按察使司官署。”楚雄笑着伸手对朱平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扭头对一个门子说道,“李三,你们招呼好朱小兄弟的亲随,回头等朱小兄弟安置了,再派人通知你们。”      在接待自己的时候,还不忘记关照刘牧、刘大刀两人。朱平安通过这一点,感受到楚雄此人不仅自来熟,在他大咧咧的表象下,心还很细。      “有劳楚大哥。”朱平安微微拱了拱手,又扭头向刘牧、刘大刀点了点头。      对于楚雄口中的臬台大人,朱平安很清楚,指的官署的主官、最高领导——按察使。“臬”这个字就是“刑法”、“法度”的意思,比如“奉为圭臬”一词。提刑按察按察司掌一省刑名按劾之事,兼具司法和监察的职能,因此也被大家俗称为“臬司”。提刑按察使司的主官按察使也因此被称为“臬台”,其实跟民国时期的委座、军座这种带有尊称的简称相似。      相类似,地方官员称呼布政使为“藩台”,也是一样的道理。      出了门房,步入江浙提刑按察使司官署,迎面而来便是一条宽阔的林荫大道,大道两侧是狭长的长廊,粉墙堆砌的长廊,黛瓦为顶,色方砖铺地,长廊配有一个个镂空花窗,每一处都体现了江南特色。      “朱小兄弟这边请。”楚雄说着,伸手牵着朱平安的手腕步入林荫大道。      牵手而行,这不是说楚雄取向有什么问题,而是古人有以牵手表达善意、热情的习惯,再善意、热情一点,那边是同榻而眠、抵足而眠,比如三国时期的刘备同志就有这种爱好,桃园三结义时,刘备对关羽、张飞便是“寝则同榻”,对诸葛亮便是“抵足而眠”。      在古代这种情况很正常,可是在现代就不一样了。在现代两个男人手牵手,怎么看怎么感觉gay里gay气,指定被人侧目而视,指指点点。这一印象,根深蒂固,朱平安也无法免俗。      所以,从现代来的朱平安,被一个大男人牵手,如何也忍受不了,不止嘴角忍不住有些抽搐,便是全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楚大哥,前面的这栋建筑是?”朱平安装作问路,不着痕迹的从楚雄手里抽出手腕,伸手指着前面的一栋占地颇广的三层飞檐建筑,一脸好奇的问道。      “哦,你说前面这栋楼啊,这是档案楼,我们官署的机密档案都存放于此处,毫不夸张的说,江浙官员的档案尽存于此。每时每刻都有兵卫把守,闲杂人等莫能近前,便是你我,若非公务,也不得私自入内查阅档案。”楚雄对朱平安解释道。      朱平安点了点头,江浙提刑按察使司掌一省刑名按劾之事,兼具司法和监察百官职能,江浙一地的官员档案尽存于此也不意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