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万古天骄 > 第1802章 跪下,行礼,道歉

第1802章 跪下,行礼,道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赤灵子,我只是想与你切磋一番而已,为何要不辞而别呢?”
  
      在赤灵子刚抵达不久,一道冰冷如雪的声音响起,紧跟着,一个通体黑色纱裙,肤如凝脂般的女子破空而至。
  
      “玄水大世界,同境无敌水碧云!”
  
      许多人惊呼。
  
      同境无敌,代表着在玄水大世界的绝巅大圣境中,力压同辈,无可匹敌,唯如此,才能配得上如此尊称。
  
      禹云河他们都咂舌不已,望着虚空中的水碧云和赤灵子,眼神中露出震撼之色。
  
      赤灵子神威惊世,撼天动地,压得人喘不过气,水碧云却毫不逊色,欲与之切磋!
  
      “和他们一比,我才发现什么叫天外有天。”
  
      禹云风颓然。
  
      同为绝巅大圣,可是赤灵子、水碧云就如天上神龙,令他们都只能仰望。
  
      “和林兄相比,他们算的了什么?”
  
      禹云河忽然道。
  
      一时间,禹云风和禹云龙皆神色一滞,他们竟差点忘了,身边这位可是一个能镇杀圣人王的逆天角色!
  
      赤灵子、水碧云的到来只是开始。
  
      接下来,随着时间推移,一位位名震紫蘅星域的绝世人物纷至沓来,皆来自不同的大世界,身边不少都带有扈从和强者,映衬得他们宛如众星捧月。
  
      “锐金大世界‘厉幽’,万年罕见的剑道奇才!”
  
      “青崆大世界‘烈东战’,据说已一步迈入圣人王境,功参造化,战力超绝。”
  
      “白澜大世界‘肖步渡’……”
  
      九州河之畔,从未像这今日这样热闹,那些个天骄、奇才犹如璀璨星辰,绽放不同光芒,更有绝代神女,风姿盖世。
  
      同样也有来自大禹界的风云人物,如第一宗门星璇剑阁的传人等等。
  
      禹云河他们的神色也是越来越凝重,感到压力倍增。
  
      唯有林寻,眼观鼻鼻观心,对场中出现的一位位耀眼人物视若无睹,自始至终都很平静。
  
      “禹云河,你竟还有脸出现?”
  
      蓦地,远处一群人走来,为首的是一男一女。男子一袭华袍,剑眉星目,仪表堂堂,一看就非寻常之辈。
  
      女子一袭墨绿裙裳,肌体晶莹,乌发盘髻,脸庞精致妍丽。
  
      开口的,正是这绝美女子。
  
      “丹鼎道宗的牧修齐和张白容!”
  
      “原来他就是张白容,丹鼎道宗真传第一人,大禹界四大绝巅骄阳之一!”
  
      附近人群一阵躁动,认出了这一男一女的身份。
  
      “牧修齐?”
  
      与此同时,林寻想起来,在天曲界时,一个名叫牧修远的家伙,曾撕毁和南秋的婚约,而牧修远的姐姐,正是牧修齐。
  
      而据林寻所知,当初禹云河这家伙前往天曲界,为的就是给牧修远撑腰,以此来博取牧修齐的好感。
  
      简而言之,禹云河就是这牧修齐的狂热追求者。
  
      林寻抬眼看去,见这牧修齐姿色倒是极其出众,可此时眉梢间带着冰冷之色,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修齐师妹,白容师兄,你们也来了。”
  
      禹云河打了声招呼。
  
      “休要套近乎!”
  
      牧修齐呵斥,就如训斥下人般,“我问你,我弟弟呢,你说过要将他从天曲界接来大禹界,可他人呢?”
  
      禹云河神色一滞,解释道:“师妹,此事说来话长,你那弟弟有眼无珠,得罪了一位高人……”
  
      不等说完,就被牧修齐打断,她柳眉倒竖,声音冰冷,“你说我弟弟有眼无珠?禹云河,你现在胆子很大啊!”
  
      “呵呵。”
  
      旁边的张白容笑起来,带着不屑,“修齐师妹,当初你就不该委托他办这件事,一个跋扈纨绔,办事哪可能牢靠了?”
  
      搁在以前,禹云河肯定会认怂,不会反驳,甚至会陪着笑脸跟牧修齐解释。
  
      可自打经历了诸多变故后,禹云河早已洗心革面,此时面对牧修齐的咄咄逼问,他心中泛起一阵说不出的厌憎。
  
      自己以往竟会喜欢这样一个女人,简直是瞎了眼!
  
      “修齐师妹,念在以往情面上,我不会跟你计较,以前是我喜欢你,才会对你千依百顺,诸般忍让,现在……请你最好注意分寸!”
  
      禹云河冷冷开口。
  
      牧修齐登时呆住,这还是那个对自己言听计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禹云河?
  
      这些年里,他何时敢跟自己顶嘴?
  
      她气得俏脸发青。
  
      “云河师弟!”
  
      张白容站出来,冷冷道,“你未免也太过分,还不赶紧跟修齐师妹道歉赔罪?”
  
      在宗门中,他的地位可比禹云河尊贵多了,往日里,心中最看不起的也是禹云河这等纨绔。
  
      故而开口时,毫不客气。
  
      禹云河嗤地一声笑出来:“张白容,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命令我道歉?”
  
      “你……大胆!”
  
      张白容脸色一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