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万古天骄 > 第1972章 诸天之争 暗流涌动

第1972章 诸天之争 暗流涌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斜雨微风,草木清新。
  
      老僧衣袍被雨水浸湿,却浑然不觉,只专注于眼前的棋盘上。
  
      和他对弈的,是一名头戴莲花冠,一袭黑袍,容如少年,眼神却蕴含着无尽沧桑气息的男子。
  
      “黑暗世界内,你地藏界和我神照古宗,都要掺合到这一局对弈中,可唯独铜雀楼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道兄不觉得奇怪?”
  
      黑袍莲花冠少年将一枚白子捻在手中,慢条斯理说道。
  
      “不奇怪。”
  
      老僧道,“没有动静,就是最大的动静,这一局,牵扯到一件神妙无比的混沌重宝,以铜雀楼的行事风格,可不会置身事外。”
  
      黑袍莲花冠少年笑道:“我也这般认为。”
  
      沉默对弈半响,老僧忽然道:“眼下已可以确定,金独一此子,就是方寸山安插的一枚棋子,道友觉得,到时候那些飘落在诸天各地的孤魂野鬼……是否有胆出现?”
  
      黑袍莲花冠少年怔了怔,笑道:“道兄,你说错了吧,那金独一可是归元道庭传人,他的身份早已得到青叶的认可。”
  
      老僧抬眼,淡然地看了看对面这个貌如少年,实则坐镇神照古宗不知多少岁月的祖境老古董,道:“这件事,可以瞒过其他人,但绝对瞒不过你‘神虚帝祖’。”
  
      神虚帝祖!
  
      这个称号,若被黑暗世界的修道者听到,注定会为之心颤胆寒,产生无尽畏惧。
  
      黑袍莲花冠少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兄,何必计较这些旁枝末节,无论归元道庭,还是方寸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该如何下好这盘棋,从而最终获胜。”
  
      老僧沉默片刻,道:“诸天上下都要争,这一盘棋……可不好下。”
  
      “那就看最终谁能棋高一着了。”
  
      黑袍莲花冠少年笑得讳莫如深。
  
      老僧法号“涅空”,自太古时坐镇神照古宗至今,一身道行深不可测。
  
      黑暗世界尊称其为“涅空帝祖”!
  
      ……
  
      “青叶,自今日起,你便在山门内闭关吧。”
  
      玄黄道庭,禁地深处,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
  
      青叶帝祖皱眉:“为何?”
  
      “唉,你还不懂吗,此次古仙禁区牵扯甚大,诸天上下暗流涌动,不出意外,三个月后,必有大风波爆发。”
  
      那一道声音喟叹,“我们已拥有玄黄道碑,还去谋求另外一件混沌重宝作甚?”
  
      “即便如此,为何要令我闭关?”
  
      青叶帝祖眉头皱得愈发厉害。
  
      长久的沉默后,那一道声音再度响起:“我只能告诉你,金独一此子,早已成为风暴之眼,当古仙禁区的行动落幕时,无论此子是否能够夺得那混沌重宝,皆都已不重要。”
  
      青叶帝祖瞳孔一眯,隐约猜到什么,道:“有人要对付归元道庭?”
  
      “也对,也不对,个中缘由,三个月后你自会明白。”
  
      那一道声音带着一丝罕见的凝重,“切记,这一次的风波,我们玄黄道庭同样要保持中立,断不能掺合其中,否则,必会有伤筋动骨之灾祸。”
  
      青叶帝祖沉默了。
  
      他心中已预感到,古仙禁区的行动,明面上或许是为了那一件混沌重宝,可同样的,也有一场天大的阴影,趁机而来!
  
      只是,青叶帝祖想不明白,为何……
  
      要针对归元道庭?
  
      难道,曾在太古末期、上古末期皆曾爆发的“道统之争”,又要在当世卷土重来?
  
      上一次,方寸山道统被毁。
  
      这一次,归元道庭也要遭难?
  
      想到这,青叶帝祖心中蓦地一颤。
  
      “我明白了。”
  
      他唇中轻轻吐出四个字,便折身返回自己静修之地。
  
      ……
  
      “风雨将临……”
  
      一座孤立海岸的山巅悬崖之上,一名穿着缀满粉色蔷薇云纹衣裳的女子静静凝望着远处的汪洋。
  
      她一头乌黑长发被一枚发簪斜插,露出一张漂亮到足以令天地暗淡的绝美容颜。
  
      她体态修长,肌体凝白如羊脂玉般娇嫩,一对带着天然风流味道的丹凤眼清澈如星辰,随意立着,那种不经意流露出的风姿,已足以惊艳岁月韶光。
  
      海面上,一重重乌云如墨汁般不断汇聚,晦暗阴沉,压抑人心。
  
      静默凝视许久,她长长伸了个懒腰,一对漂亮无比的丹凤眼微微一挑,轻笑道:“朴真师兄,躲躲藏藏这么多年,这世上似乎还有人以为,当年我们是败在了他们手中啊……”
  
      无声无息地,崖岸之畔出现一个相貌朴实,肌体黝黑,头戴斗笠宛如农夫般的男子。
  
      他挠了挠头,露出一个憨厚笑容,答非所问道:“师妹,我觉得你不假扮男人的时候,看起来更顺眼。”
  
      唰!
  
      一道剑气无声无息地掠过农夫的耳畔,吓得他脖子一缩,苦笑道:“刹那道成空,剑道最风流,师妹,你再这样下去,我可真被你吓得一身道行溃散一空了。”
  
      女子,自然是君桓,她没好气地剜了朴真一眼,道:“走吧。”
  
      “去哪?”
  
      朴真一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