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万古天骄 > 第2389章 言传身教

第2389章 言传身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白醒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他怔了怔,似难以置信,半响才激动道:“是……是师尊救了徒儿?”
  
      林寻点了点头:“你伤势很重,还好并未伤到道基,这次跟我返回后,就一起前往万道界吧。”
  
      苏白狠狠点头。
  
      这些年里,他早已是古荒域绝巅准帝第一人,性情坚毅孤僻,被不知多少修道者所推崇。
  
      可此时在林寻面前,却像手足无措的少年似的,露出羞愧之色,低声道:“师尊,是徒儿无能,给您丢脸了……”
  
      林寻将其从地上扶起,拍了拍其肩膀,道:“在我离开的这些年,你一个人就能闯出如此大成就,已让我感到很意外,说起来,对不住你的是我才对……”
  
      他发出轻叹。
  
      当年收录苏白为徒不久,他就匆匆离开,前往昆仑墟,这么多年过去,根本不曾给予苏白任何的指点和帮助。
  
      在这等情况下,苏白却能凭借自身的力量,在道途之上高歌猛进,让林寻动容之余,心中不免也有亏欠之意。
  
      “师尊,您千万莫要这么说,若非是您当初收我入门,我苏白焉可能有机会踏上道途?”
  
      苏白连忙说道。
  
      林寻笑了,苏白虽早已成长起来,再不是当年那质朴内敛的草鞋少年,可他骨子里的坚毅的朴实,却并未改变。
  
      “走吧。”
  
      林寻说着,就带着苏白离开了这座黑暗牢狱。
  
      这天。
  
      天剑阁被踏破,包括掌教华云渡在内的一众高层大人物伏诛,消息传出,整个大罗古域震动,掀起轩然大波。
  
      直至人们前往查探时,就见那被誉为天下第一福地的青崖剑山,早已倾塌为废墟,其山中埋藏的灵脉都被抽走。
  
      至此,人们才终于敢肯定,那称霸大罗古域无数岁月的第一剑宗……已彻底沦为历史尘埃!
  
      这一切是谁做的?
  
      无人得知。
  
      也是在以后的岁月中,人们才终于了解到,当年那以一己之力颠覆整个天剑阁的是何方神圣。
  
      而那时的林寻,早已是万界公认的一位无上传奇!
  
      ……
  
      似乎是为了弥补苏白这个记名弟子,在苏白的伤势愈合后,林寻并未就此返回古荒域。
  
      而是带着苏白一起,前往毗邻在大罗古域旁边的“血魔古域”。
  
      一路上,林寻并不着急赶路,而是带着苏白行走山河间,偶尔也会进入城池之地游历。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这一路上,林寻也是将自己修行之上的一些心得,以言传身教的方式,给予苏白指点。
  
      没有揠苗助长,他所阐述之道,皆是修行中的感悟和体会,这对苏白修行反倒大有裨益,不会影响到其所求索的剑道之路。
  
      苏白也自知机会宝贵,一路上但凡有所感悟,皆会跟林寻进行探讨,自身修为虽提升不多,可对大道的理解,对修行的认知,则愈发深刻了。
  
      十天后。
  
      林寻和苏白一起来到先天魔宗盘踞之地“洞天魔窟”。
  
      血魔古域第一大势力,就是先天魔宗,当年在九域战场,林寻所遇到的青冥八绝之一“血青衣”,就是来自这个宗门。
  
      和天剑阁一样,先天魔宗也是血魔古域的第一霸主。
  
      言传之后,便是身教。
  
      在抵达先天魔宗后,苏白终于见识到了自己这位师尊的战力,是何等之恐怖。
  
      仅仅片刻,那防御森严的洞天魔窟,就被踏碎成废墟,先天魔宗内一众高层大人物,皆如草芥般,被弹指间一一斩杀!
  
      直至林寻返回,苏白都有一种懵掉的感觉,这也太快了,完全就不像是踏破了一域之地的霸主势力,反倒像随随便便闲逛了一圈……
  
      也是这天,苏白体会到了“身教”的意义。
  
      在绝对的战力面前,什么第一势力,什么一域霸主,也不过是土鸡瓦狗般,不堪一击!
  
      也是这天,林寻问了苏白一个问题:“你觉得,我此次踏破先天魔宗的举动,是否欠妥?”
  
      苏白一怔,沉思许久道:“师尊必是有出手的理由。”
  
      林寻摇头:“杀人之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由,可如何辨认这种理由究竟是滥杀无辜,还是名正言顺?”
  
      苏白苦苦思忖,直至半天后才说道:“若是搁在世俗世界,关于杀人之事,尚有律条规章予以约束,可在修行者的世界,杀戮之事,则以强者为尊,天下之大,无可约束。”
  
      “在这等情况下,我辈厮杀战斗,自当是以保全自身性命,庇护自身亲友为底线,如此,便谈不上是滥杀无辜。”
  
      林寻点头:“这是底线,但并非是理由。事实上正如你所说,在这修道者横行的天下,很难去界定杀戮这件事的好坏。”
  
      苏白脱口而出:“这世上那么多修道者,每个人的看法注定不一样,依徒儿看来,我辈行事,当问心无愧便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